Linux
龙骸 第二卷【贵族领主】 【结局】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新书黑权杖,番外篇会在以后发表在那里,拜谢各位支持!

    沙哑的嗓音,深奥晦涩的龙语,克里迪尔神上的衣服更像是龙鳞转化而成,深黑的颜色和反射着类似金属光泽的一道道痕迹,好似被异种金属修补过一般。***

    许多面色并不好看,身居三大圣器,力量却并没有占据优势,许多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了这头巨龙的恐怖之处,规则,在两人对战的时候完全就是不断扭曲变化的,空中还残留着因为过于强大的能量流而撕裂的空间裂痕——这种情景只是魔法书籍上的“理论情景”,属于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范畴,却在两人战斗过程中不断闪现,神祇力量的恐怖可见一斑。

    不过到了如今的地步,两位神祇的争斗已经超过了这个世界所能承受的范围,继而造成的结果就是谁也不敢用尽全力——因为后果就是被这个世界的最根本法则所反噬!

    许多头顶的星空就是这种庞大秩序反噬的前兆——虽然黑龙统领秩序,但说到底还是处于罗斯洛立安最根本秩序之下,无法撼动根基。

    手中的光辉权杖已然消失,克林之刃转换了状态出现在许多手中,三件圣器在他手中自由转换着,能量巨大,却隐隐有着让位面因此崩溃的先兆。

    两人僵持的瞬间,一个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不远处。

    奥古斯丁表情诡异的笑着,仿佛计谋得逞而毫无掩饰之意。

    “一个计划了三千年的黑龙,一个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普通人类,”奥古斯丁的黑袍在风中猎猎作响,“不觉得这一切结束的太快么?”

    克里迪尔的视线焦点猛然转移到了奥古斯丁身上,带着一股灼人的感觉,却没有蔑视之感。

    强大到一定境界后,这种目光往往比任何言语都能表达自己的情绪。

    “你的两个儿子可并不认为你做的是什么好事情,不过很显然,他们的下场都不怎么样。”

    奥古斯丁耸了耸肩膀,“一个成就了深渊大陆的绝世女妖之名,一个成就了罗斯洛立安的奥迪托雷领主,不过最终还是奈里奥斯险胜一筹啊。”

    这个惊天事实已经不能让许多有什么心理上的震荡,格雷希尔的下场和奈里奥斯近乎相同,都是在惊世阴谋的策划中陨落,凯特为什么能以女妖之姿惊艳大陆,正是因为她成为了格雷希尔龙骸的吸收者!

    而作为同样命运的许多,虽然没有集齐所谓的全部龙骸,却因为三大圣器的集齐而实力跨越半神直达神位,两人虽然命运相似,却没有过多的交集。

    命运,总是在不经意间开着玩笑。

    克里迪尔对奥古斯丁似乎忌惮的很,浑身上下毁灭的气息好似因为这位亡灵的到来而收敛了不少——很难想象一位在历史上出现比克里迪尔晚了几千年的“后生”何以让一位龙族族长如此,但是很显然的,此刻的三人如同站在了世界的顶端,俯瞰众生名副其实。

    “命运之轮已经被拨动,罗斯洛立安的预言正在逐渐成真。”

    奥古斯丁的声音如同魔咒,缓缓地回响在许多和克里迪尔的耳旁,这位亡灵轻轻张开双臂,“准备好迎接命运的选择了么?”

    伴随着他的动作,已经恢复湛蓝的天空仿佛有什么东西猛然遮盖住了太阳的阳光,黑暗从天而降,笼罩大地,整个世界瞬间漆黑一片,没有星光,没有任何光亮,如同这个世界从未出现过太阳。

    温度骤降,仿佛极寒结界般,整个战场进入了一片混沌状态,因为两军始终没有摆脱胶着状态,而新进的部队又狠狠的和深渊大军碰撞,骤然相遇,整个战场在混乱中陷入了黑暗,一下子让所有的士兵完全失去了攻击的目标。

    天空中的三人去了哪里,没有人清楚,而头顶的魔法波动也是瞬间消失不见,如同从未出现过。

    瓦萨琪夫人第一个向空中使用了照明术,但是魔法元素竟然没有任何反应——有人试图点燃火把,却发现自己能感受到手中那燃烧着的火焰所放射出来的温度,却根本看不到任何光明。

    这种感觉,如同整个战场上的所有人成了瞎子。

    混乱之中,天空之上有闷雷的声音响起。

    许多望向身旁,天地无界,一片空白。

    纯白的颜色如同当初进入的那个雪山结界。许多皱眉,随即看到了身旁的东西。

    一副棋盘,是自己曾经研究过的战棋,两把扶手椅,令许多惊异的是,克里迪尔正襟危坐,仿佛在等待着自己坐在对面。

    他的身上穿着一身黑袍,如同当初许多在奈里奥斯记忆中看到的那个背影,深邃而内敛,双眼清明异常,黑色的眸子如同黑洞,没有丝毫疯狂与愤怒。

    “很意外?”

    克里迪尔抬起了头,半长的黑色头发被他抬手轻轻向后抚了抚,话语随意而亲和,丝毫不像刚刚许多见到的那般孤注一掷的疯狂。

    许多转头望了望,奥古斯丁的身影并不在这里,手中的光辉权杖消失不见,头顶也没有裁决之冠,低头一看,自己穿着的是很久之前在卡罗城穿的那套佣兵皮甲。

    没有过多的疑问,许多坐在了克里迪尔的对面,这位黑龙族长姿态优雅,黑色袍袖轻轻垂下,被他捻起一角,随即拿起棋子落下了第一步。

    许多没有说话,静静的下起了棋。

    一盘棋终,并无胜负。

    克里迪尔望着眼前的棋局,十指交叉,眼眸微微抬起,视线在许多脸上停留,出声道:“是不是对我心存疑问?”

    “不多,不少。”

    许多心平气和,仿佛之前的惊天决战都在瞬间风轻云淡——因为圣器的记忆和奈里奥斯留存的那些从未解除封印的印象都在这一刻彻底在许多脑海中显现,眼前的人,从一开始就不是疯狂的家伙。

    或者说,他的理智近乎疯狂。

    “罗斯洛立安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这个大陆三千年的喘息,但是却无法阻止三千年后它的覆灭。”

    克里迪尔的声音低沉,没有人知道他口中那位守护者罗斯洛立安是他最好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挚友,他的死亡带给了克里迪尔从未有过的伤痛。

    “所以,你用自己的堕落换来了今天的一丝希望?”

    “堕落?若为秩序的稳定,我愿抛弃一切。”

    克里迪尔的话语并不显得慷慨激昂,却让许多真真切切的明白他心中那从未放下的底线。

    “接下来怎么办?”

    “命运之轮的运转方向改变了,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克里迪尔坐直了身体,渐渐归于沉默。

    两人的旁边,奥古斯丁的出现突兀异常,不过他的形象却是让许多瞳孔骤缩!

    “你的选择?”

    奥古斯丁手中拿着的东西许多这辈子都不会陌生,一样是他曾经使用次数最多的狙击步枪,并非道根与瓦萨琪夫人制作的那柄,而是自己在曾经的世界中执行任务所携带的psg1,另一个则是刚刚被贝琪牧首亲自加冕的裁决之冠。

    自己从头到尾都身处眼前的两人或许是巧合又或者刻意的谋划之中,从来到这个世界,便注定了他会在今天面临选择。

    “我的使命已经完成,剩下的,就交给那些棋子去完成吧。”

    克里迪尔没有等待许多做出选择,似乎根本不对那柄不属于罗斯洛立安的狙击步枪干任何兴趣,轻轻起身,叹气一声,转身离去,走向了看不见边际的世界。

    渐渐消失。

    许多望着他的背影,却是有一种感觉——自己再也不会见到这位黑龙族长了。

    至于他为什么会攻击自己,为什么会在之前展露出那种癫狂姿态,或许将永远的埋藏在历史的尘埃中,成为许多都不知道的未解之谜。

    奥古斯丁表情诡异,望着许多,等待着他的选择。

    “呯!”

    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连带着树枝折断和草丛被压弯的闷响,一片原始森林中,许多躺在地面上,愣怔怔的望着天空。

    耳边有森林特有的虫鸣鸟叫,深吸一口气,鼻尖满满的泥土的芬芳。

    痛?

    许多感觉不到,已经跨越半神阶级的他明显不会因为从高空掉落在地而受到伤害,可是许多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摔在这种地方还一点防备都没有。

    阳光静静的洒下,带着一种圣洁的意味,许多撑起了身体,却是猛然变了脸色。

    他看到了四周的树木,却是觉得异常眼熟,立刻站起身,低头却发现自己身上竟然什么都没穿!

    抬手一看,空间戒指仍然在手上,而自己的右手则是紧紧的握着一样东西,以至于他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拿的是什么。

    裁决之冠,古朴而安静的在这个世界上静静的被自己握着。

    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许多轻轻的抬起手,赤身**的带上了冠冕,随即取出了一套黑色长袍穿上,向着感知中最近的城市走去。

    他没有飞行,没有使用撕裂空间的瞬间移动,却仿佛凡人一样靠着自己的脚步行进,光辉权杖以一种异常朴素的木杖形象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如同拐杖。

    心里的震惊被压下——他很清楚这里是自己当初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上时所见到的场景,同样是昏迷中苏醒,同样是高空坠落,连位置都一模一样。

    “这就是轮回么?”

    许多不知道现在是哪一年,身为名副其实的神级强者,他如同苦行僧般穿越了森林,最终走出了森林,站在一座高大的城池面前,微微发愣。

    卡罗城,变了摸样的卡罗城。

    断壁残垣,满目疮痍。

    这是经历过战争过后的城市,但是并没有萧瑟的气息,却有着勃勃的生机——卡罗城的四个大门打开着,来往的商队络绎不绝,植物结构的城墙自我修复着,并没有什么精灵在辛勤的修理,一切都透着一股别样的气息。

    喜悦。

    许多迈步走进城市,带着冠冕的形象引来不少人的注意,但是却没人多说什么,偶尔会有人类帝国的商队成员回首,有个声音打趣道:“那个人好奇怪,好像一条狗诶。”

    街道依旧在,许多转过中心大街,想走向自己熟悉的树藤酒吧,却瞥到远处整个卡罗城中心城主府正在竖立着一尊巨大的雕塑。

    并非月亮女神,而是一个让许多再熟悉不过的形象,佣兵皮甲,腰挎双刀,诺达的面庞上多了一道伤疤,此刻竟然成为了卡罗城标志性的雕塑!

    缓缓走过去,许多在人群的议论声中看到了雕塑前镌刻的话语——

    “精灵最伟大的将军,我们的诺达。”

    落款日期和题词者也很熟悉:“希尔娜?银月”

    让许多欣慰的是这个雕塑似乎是精灵第一次为生者所铸造,在诺达的生平旁没有出现那个“卒于某某年”的介绍。

    转身离开,头戴冠冕的许多毫不起眼。

    ……

    树藤酒吧的门被推开,厅堂内热闹的紧,但是保罗却不见了踪影,扬了扬眉毛,许多走到前台,轻轻将光辉权杖靠在吧台,动作缓慢的坐在了椅子上,问向了那个面生的新老板:“保罗呢?”

    “你说大老板?他去了圣兰斯帝国奥迪托雷领开了分店,据说就是那位传奇领主的领地呢!”

    还未等许多多说什么,眼角看到了一抹白色,转过头,许多笑的异常开心。

    身穿朴素白袍的希尔娜泪流满面,从当初那个偷听许多谈话的位子上站起身,伸手抹去了已经抑制不住的眼泪,扑进了许多怀中。

    此刻,距离罗斯洛立安大陆“末日审判”一战,已经过去了一年。

    【结局】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