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九一三前夜的秘密召见 正文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1971年9月12日中午,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正在家中吃饭,忽然接

    到了时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吴德打来的电话,通知他有重要任务。

    吴忠赶到吴德家后,吴德说:“我们马上走,具体情况车上谈。”说完与吴

    忠上车,向北京市郊飞驰而去。

    在路上,吴德简短向吴忠介绍了情况,说:“主席已从南方返回北京,专列

    将停靠在丰台车站。中办要我们马上到丰台去,主席要和我们谈话。”

    到外地巡视,一般都是夜间回京,而且很少停靠丰台车站。吴忠听完

    吴德的介绍,心中一怔,隐隐感觉到这次谈话,非同寻常。他小心地问:“主席

    怎么突然在白天回京,还停靠在丰台车站,我们事先没有接到通知呀-遣皇怯

    什么重大情况发生-崽ǔ嫡镜陌踩保卫工作怎么办-褂校主席要听卫戍区工

    作汇报,要不要通知杨政委一起去-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吴德说,“中办值班室给我打的电话,是汪东兴

    同志要我们马上到丰台,而且只通知你和我两人去,谈什么,哪些人参加,都没

    有说。既然没有通知卫戍区布设警戒,肯定是中央另有安排。等到了丰台,见到

    主席,一切都清楚了。”

    汽车驶入丰台车站,站台上空无一人。过了一会儿,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

    和政委纪登奎也乘车赶到车站。四人正在寒暄,的专列于13时10分进

    站。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下车,带着4人上车,走入的车厢。

    端坐在车厢中央的沙发上,手中夹着一枝点燃的香烟,见到4人后,

    站起来与大家一一握手,然后示意众人坐下。

    先问李德生率团出访阿尔巴尼亚和罗马尼亚的情况。在李德生谈到阿

    尔巴尼亚方面对尼克松访华的态度时,说:“他们是左派,我是右派。”

    众人听了大笑起来。

    李德生继续汇报出访情况,但显然对听汇报已经没有兴趣,说:“你

    们打过鱼吗-憬驳氖悄浚我要讲的是纲,纲举目张。”示意众人听他讲话。

    说:“我们的方针是,路线正确与否决定一切。人多、枪多代替不了

    正确路线,路线正确就有一切,路线不正确,有了也会丢掉。路线是个纲,纲举

    目张。”

    谈话持续近两个小时,基本上是一人讲,众人只是偶尔插话,回答毛

    泽东提出的问题。从党内历次路线斗争的历史谈起,很快把话题转到了庐

    山会议上面,说:“庐山会议,他们搞突然袭击,我说过,是大有炸平庐山,停

    止地球转动之势。”

    这时,吴德插话,说:“主席,庐山会议时,我没有看六号简报的内容,就

    签了名,这是非常错误的行为。我要向主席和中央深刻检讨错误。”

    “没有你的事。”大手一挥,加重语气地说出了四个字:“吴德有德。”

    继续说:他们讲天才论,就是在搞唯心论。什么顶峰啦,一句顶一万

    句。“不设国家主席,我不当主席讲了六次,一次就算是一句,是六万句,他们

    都不听。半句也不顶,等于零。”

    侃侃而谈,吴忠在旁边越听越紧张。吴忠并不知道此时已经下

    定决心要彻底解决反革命集团的问题,更不知道在巡视南方期间,曾

    多次指出庐山所发生的事情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纲领的”,这场斗争的实质

    是“有人急于想当国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权”,并公开点名批评,说:

    “这次保护林副主席,没有做个人结论,他当然要负一些责任。”

    他也根本想不到反革命集团此时已经狗急跳墙,正在密谋发动反革命武

    装政变。

    但是,自庐山会议召开一年多时间里的党内斗争,已经使吴忠感觉到了局势

    的紧张。

    此时已经谈到了核心问题:“五个常委,瞒了三个,一点气都不透,

    来了一个突然袭击。出简报,煽风点火,这样搞总是有目的的嘛-

    吴忠闻言,不由地脱口而出:“主席,我们党内可能有坏人吧-

    转头面对吴忠,凝视片刻,方点点头,满意地说:“讲得好,吴忠有

    忠-

    吸口烟,又强调说:“你讲得对-山的事情还没有完结,黑手不止

    陈伯达一个,还有黑手,确实是有坏人-

    的谈话到下午3点多钟方告结束。吴德和吴忠驱车回城后,径直来到

    台基厂5号吴忠的住所。吴忠关上房门,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与吴德一起对毛

    泽东的谈话内容逐句进行回忆,仔细研究每句话的含义。

    的谈话内容表明,中央已经下决心要彻底解决集团的问题。但是

    的谈话只是在打招呼,自始至终都没有直接点的名字。要不要向市委

    常委和卫戍区常委的同志传达谈话的精神,怎样传达的谈话才不至

    于引起不必要的思想混乱,干扰和党中央的总体部署,吴德和吴忠一直讨

    论到9月13日凌晨1时多,也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

    吴德说:“脑袋都昏了,干脆先睡觉,明天再说。”

    吴忠送吴德出门后,刚躺下不久,电话铃突然响了。长期军旅生活养成了吴

    忠的职业敏感,不用开灯,他就知道这是通往卫戍区作战值班室的专线电话在响。

    他习惯地看了一下床头的闹钟,指针指在9月13日凌晨2时30分。话筒

    里传出秘书李维赛急促的声音:“司令员,周总理要你立即到人民大会堂,有紧

    急任务-底右言谀懵ハ碌群颉-逼车疾速掠过空旷的街道,不到10分钟,就

    冲到了人民大会堂门前。中办的一位同志已在门口等候,马上把吴忠带到了周恩

    来设在大会堂的办公室。

    吴忠进屋后,发现吴德已经坐在沙发上,周恩来正在隔壁打电话。两人刚刚

    分手还不到一个半小时,点头示意,算是打了招呼。吴忠走到靠墙的一张椅子坐

    下。

    这时,隔壁的周恩来忽然提高了声音,大概是线路不好,周恩来几乎是对着

    话筒在喊叫:“庐山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那个人,带着老婆、儿子坐飞机跑了,

    你还听不懂吗-

    吴忠“腾”地站了起来。刚刚打过招呼,因此他一听周恩来的话,立

    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可怕的念头划过他的脑海,他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乘飞机逃跑的人是,是中央副主席、的接班人

    他转身看看吴德,发现吴德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嘴巴张得大大的,一脸惊

    异的神情,见吴忠转身,忙问:“你听清楚了吗-芾硭档氖撬-遣皇恰-

    “就是-蔽庵一姑淮鸹埃周恩来已经打完电话,从隔壁房间走了进来。

    吴忠后来说:“总理面色苍白,神情冷峻,似乎忽然苍老了许多。我到北京后,

    多次面聆总理的指示,可哪一次都不如这一次印象深刻。我从来没有见过总理如

    此震惊、紧张。”

    周恩来已经是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他对吴德、吴忠说:“叫你们来,是要宣

    布一件重大而严重的事件。跑了-着老婆、儿子从北戴河乘飞机往北边跑

    了-这是自绝于党和人民,是叛国投敌的行为-

    周恩来向两人简单介绍了出逃的经过后,说:“现在已经可以断定,林

    彪出逃的目标是苏修。刚才接到报告,又从沙河机场起飞了一架直升飞机,也是

    朝北飞行,目标与是一致的。空军歼击机起飞拦截后,雷达显示,直升飞机

    在北京郊区消失。”

    周恩来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党的副主席外逃,这是我们党和国家历史上

    从未发生过的严重事件。国内外会有什么反应,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衷诨刮

    法预料。但的党羽、死党不少,要防止他们趁机作乱,同时也要防止国外反

    动势力趁火打劫。和党中央已经做好了应付最坏的情况发生的准备。”

    他目光炯炯,盯着吴德和吴忠说:“现在我宣布、党中央的决定:首

    都立即进入紧急战备状态,由你们两人具体负责执行。你们要对、党中央

    负责,绝对保证、党中央和首都的安全-

    吴德、吴忠同时站了起来,共同表示:“请、党中央放心,我们决不

    辜负党的信任-

    周恩来与两人紧紧握手,示意他们坐下,然后说:“现在情况还不明朗,中

    央决定对外逃事件要严格保密。北京市的范围内,只限于你们两人知道,不

    允许向任何人泄露。当务之急,是要确定首都进入紧急战备状态的实施方案。你

    们有什么想法,提出来一起讨论。吴忠同志,你是卫戍区司令,你先讲-

    吴忠略加思索,说:“总理,我建议增加杨俊生同志参加组织指挥工作。”

    周恩来不动声色,问:“为什么-可以信任吗-

    吴忠回答:“我向中央保证,杨俊生同志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他是卫戍区政

    委,有他参加,便于指挥部队执行任务。”

    周恩来遂决定:“同意你们的建议,增加杨俊生参加首都紧急战备的组织指

    挥工作,同时可以向他说明事件真相。”

    简短的讨论之后,周恩来归纳所开列的措施,正式下达了命令:

    一、卫戍区部队立即协同民兵,严密搜索外逃的直升飞机,要人、机并获,

    并将搜缴物品直接报送中央。

    二、卫戍区部队立即出动,严密封闭北京的所有机场,没有中央的命令,任

    何飞机不许起飞和降落。

    三、立即查封集团在北京的所有黑据点,并搜集罪证。

    四、卫戍区立即向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附近地区增派部队,协助中央警卫团,

    确保、党中央的安全。同时,加强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

    社、电报大楼等要害单位的警卫力量。

    五、首都所有驻军进入一级战略,由卫戍区统一部署指挥。

    周恩来最后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们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从现在

    起,你们只对我负责,向我直接报告。在发生突然情况时,可以临机处置,先斩

    后奏-

    9月13日凌晨4时左右,吴德和吴忠回到了卫戍区,打电话叫来杨俊生,

    向他传达了周恩来的指示。随后,三人共同拟订了紧急战略状态的部署方案,决

    定:卫戍区机关和部队马上进入一级战略状态,全员发动,全面准备,严密组织,

    就地待命,确保一声令下,迅即出动。

    吴忠叫来秘书李维赛,令他立即通知卫戍区作战值班室:从现在起,卫戍区

    机关、部队只执行来自周总理办公室和他们三人下达的命令。对来自军委、总部

    的所有电报、

    电话,只收听,不回复。卫戍区的任何部署,一律不上报军委、总部。

    卫戍区部队迅即出动。初秋的北京,城乡公路上骤然出现了一列列疾速开进

    的车龙,车上的士兵全副武装,神情严肃。轰鸣的马达,雪白的车灯,划破了黎

    明的寂静,也惊醒了部分熟睡的北京市民。一些早起晨练和上班的市民,不知发

    生了什么事情,伫足路旁,惊恐地观望。

    负责加强中南海、人民大会堂警卫任务的部队,与中央警卫团密切协同,隐

    蔽进入指定位置。在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和中央首长驻地附近,岗哨和便衣流动

    哨骤然增多,严密注视过往行人、车辆,随时准备应付突然情况。

    负责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要害目标警卫任务的部队,干部亲自带哨,

    官兵荷枪实弹,同时在目标周围秘密安置了武装人员。

    以卫戍区机关抽调的数十名干部为主组成的搜查分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秘密包围、查封了集团的北京的5个黑据点,扣押全部人员,封存全部材料

    和物品。吴忠亲临现场指挥官兵细致检查,获取了反革命集团的大量重要罪

    证。

    担负封闭机场任务部队,携带各种重型装备,于13日凌晨进入北京附近的

    几个机场。

    这样,到13日晨曦初露时,卫戍区部队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全部到达指定位

    置。北京已经处于严密的控制之下。

    与此同时,北京地区的战略部署调整也在加速进行之中。

    集团的成员,都是身居高位、执掌兵权的高级将领。而作为“副统

    帅”,掌握着国家、军队的重大机密,他所逃往的那个北方军事大国,当时与中

    国关系紧张,在边境地区陈兵百万,虎视眈眈。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地区不仅面

    临着内部政变的危险,也面临着外部入侵的威胁,不能不全力防范,紧急备战。

    13日,中央军委下达命令,决定增调某机械化军以及部分坦克师、炮兵师,

    加强北京地区的战备力量,并规定:所有进入北京地区的部队,由北京卫戍区统

    一指挥。吴忠作为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成为当时北京地区紧急战备的最高军事指

    挥员。

    至此,北京地区的紧急战备工作全部落实,部队全部到位,做好了应付各种

    突发事变的准备。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