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没有如果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范青岚要施夷光搬去他那边住,她拒绝了。他要她讲出十个理由来才不刁难,施夷光不以为然地只说了一句“懒得搬东西。”竟就堵住了他的嘴。

    结果,当晚范青岚就堂而皇之地住进了施夷光的家。

    那晚,是他们同居的开始。

    而那天,也是他们的关系被大肆宣扬开来的肇端。

    一切都是范青岚故意造成的,本来大家都还只是在猜测传言的真假,范青岚故意对外证明了这一切,造成她骑虎难下。

    当时,是这样子的。

    “这是什么?”范青岚走出办公室,经过施夷光身边时很自然地停了下来,瞥见她桌上一罐像糖渍蜜饯之类的东西,好奇地问。

    施夷光整理好一堆纸,用大夹子夹住,抬头望了他拿在手上的东西一眼,又低下头,懒懒地道:“酿梅。”

    总机学妹三不五时回娘家就必定会拿来孝敬她的土产。其实她怕酸,又不好意思和她讲,每次都要偷偷分送给同事,才解决得掉一大罐的酿酸梅。

    范青岚出其不意地捏了她的粉颊一把。

    “做什么说话有气没力的,这是跟老板说话该有的口气吗?”顿了顿,居然又加上一句:“昨晚害你没睡好?”

    施夷光苍白的颊顿时染上了红云,忙跟他保持安全距离,低叫道:“上班时间,请你自重一点。”

    “我做什么事怕别人知道?你怕?那么就把助理秘书调到楼下去。”他说得像吃饭一样轻松简单。

    没错,范青岚不怕,她也不怕,男女交往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就是不喜欢听见被扭曲的事实传扬开来。

    每次到化妆室或在楼梯间难免都会听到一些很荒唐的话,每个人都拿怪异的眼光在审视她,好象她长了一条狐狸尾巴似的,令人十分地不舒服。

    “啧!好酸,不吃了。”他将咬了一小口的酸梅塞进施夷光张口欲言的嘴里。

    施夷光冷不防,含着泪将酸梅子含在嘴里,好不容易才将果肉吃掉,吐出果核,她出声抗议。

    范青岚见她怕酸而皱在一块的小脸,大笑出声,伸手捧住,在她红唇上印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吓坏了施夷光。

    她忙偏过头看向办公桌就在不远处的助理小姐,发现她正瞪大着眼看着他们这边,不用想也知道她糟糕了。

    都是范青岚这不知检点的家伙害的!这下子她真的要变成绯闻皇后了。

    范青岚将施夷光的不安看在眼底,笑了笑,没说什么,径自走下楼去。留下施夷光和助理小姐“小眼瞪小眼”。

    低头处理自己的公务,眼睛的余光瞥见助理小姐强自镇定地笑了笑,左手则轻轻地拿起一旁的电话。

    在细碎的交谈声中,施夷光忍不住轻咳了咳,笑道:“我建议你直接打给总机,请她用广播的比较快。”

    至少,这样可以减低多重版本的讹误,她也不会在某一层楼听见一套,在另一楼听的又是另外一套。要知道人的判断力也是很有限的,听那么多各家不同的说法,她要相信谁?

    相信自己吗?清者自清?啧!

    谈恋爱并不是罪过,就算目前的对象是范青岚也一样。

    ※  ※  ※

    员工餐厅内喧腾不已。如果不注意那些喊话的内容,这样的情形稀松平常,根本不值得注意。

    但是仔细地听,就会发现今天的餐厅成了多人聚赌的赌场。

    但是毕竟不敢太明目张胆,所以只能算是暗盘作业。

    周宝菡和一堆女同事挤进围成一圈的人群中,大伙纷纷下了注,而且还是一窝蜂地一面倒。周宝菡捏着已经从皮包中掏出来的三千元大钞,考虑着要不要跟大家一样,下在同样的盘子上。

    三千元不算大数目,但是一赔十的赚头倒还吸引人。她该赌哪一边?

    犹豫了下,她将三张纸钞压在空荡荡的红盘上,鼎沸的人声顿时安静了五分钟。

    她饶富风情地撩了撩头发,扬着下巴面对悉数看向她的眼神,庄家一句“下好离手”犹未说全,周宝菡只手抚了抚微突的小腹,漫不经心地道:“怎么?我赌施夷光跟范总会有好结果不行啊?”

    赌小施不会被判出局成为下堂花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些人有病啊?专爱看女人被范青岚拋弃的结局。

    不随波逐流了,这回她要赌。女人被范青岚拋弃是稀松平常,赌这有什么意思!既然要赌,就要来一点特别的,这才是真正的赌徒本色。在夹缝中求取那渺茫的一点点希望才够刺激。

    大家还是以一副很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她,她抿起唇。

    “莫名其妙!”她转身欲走,足下的二吋高跟鞋没怀孕以前是穿五吋以上的踩着磨石子地板喀啦喀啦地响,走出三四步,她又折回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皮包中所有的纸钞统统掏出放在红盘上,引来大大的嘘声。她满意一笑,扭着腰风情万种地离开餐厅。一赔十,如果她赌赢了就现赚十万,到时就拿来当宝宝的奶粉钱好了。

    周宝菡的举动被视为疯狂,大家看到她不疾不徐地离开,却没看见她进了电梯伸手按下的是二十二楼的灯号,当然也没看见她一出电梯那副狂奔的模样。

    她直奔进秘书室,粗鲁地打开大门,看见埋首桌前的施夷光。

    施夷先被周宝菡吓了一跳,挥笔疾书的手抖了一下,原子笔划过重要的签名文件,她哀喊一声,抬头看向气喘吁吁的周宝菡。

    “你要运动也不必选择这么剧烈的方式啊!”还顺带毁了她一份重要文件,高明!

    周宝菡左右张望了会儿,整间办公室只有施夷光一人。“老总呢?”

    “在里面啊!”施夷光翻找出备份文件,懒兮兮地说。

    “干嘛?有气没力的。”周宝菡不爽地拍拍她的肩膀。“没吃饭啊?”

    周宝菡随便问问,施夷光也随便答答:“是没吃啊!”

    周宝菡一听,眼露好奇的光芒,倾身过来,丰满的胸部顶着桌缘。“怎么,等老总带你去吃好料?”

    看着眼前春光外泄的酥胸凝脂,施夷光叫道:“快满出来了啦!阿宝小姐!”

    周宝菡哼笑着,改用臀部靠着桌缘,睨向施夷光的胸前。“你就秾纤合度了?等你怀孕当妈妈,你也会跟我差不多。好了,废话少说,快讲。”

    “哪有什么好料?有,也只限于他的办公室里。”施夷光抱怨道。

    她饿得半死,居然还不准她下楼吃饭,也不让她买上来吃。等!就一个字要她等。搞清楚,她是人,不是神,是人都会肚子饿的。

    周宝菡利眼一扫,看向雕花门,眼神利得像能透视似的。“里头有狐狸精?”

    凭女人的直觉,她断定施夷光的抱怨是因为吃醋。

    施夷光朝她翻了个大白眼。“什么狐狸精,是台北分部的特助刘倩玲小姐,他们在讨论一些重要的事。”

    周宝菡哟了声,又道:“还是只骚味藏在骨头里的狐狸。”

    施夷光笑了笑。“别乱说了,被别人听见不大好。”

    “我管它好不好,倒是你,这个位子可别让别的人坐去了。”

    “哪个位子?办公椅?”她拍拍自己股下的椅子。如果有人要来坐,她欢迎都来不及了。

    周宝菡白了她一眼,这女人是真装疯还是假卖傻?“范太太的宝座啦!”

    不管是真是假,都是装疯卖傻。

    “我还没坐上去呢!”况且要不要、有没有得沾一下边都还是个问题。而最主要是“愿不愿意”,她还未有嫁给范青岚的打算。目前他们是情人,情人的前提便是好聚好散。

    她大概很不识好歹吧!从周宝菡的眼中,她读出这样的讯息。

    “总有上过床吧?”周宝菡紧接着问。

    施夷光闻言,两颊窜上红云。“你问那么多干嘛?”

    这才是该有的反应。周宝菡点点头。“反正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一定不要放走范青岚这只金龟子,不管是用绑的、用拉的,甚至用身体来留住他都好,就是想办法留在他身边,当好他的情人。范青岚不挑食的——”

    “有吗?我觉得他比我还挑嘴耶!”施夷光插嘴道。

    她真是败给施夷光了。“我是指范青岚不挑女人。”否则怎会看上施夷光?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近水楼台,日久生情。“只要身边的女人安安分分,他不会说换就换,但是大部分的女人都不安分。”看施夷光收拾桌上的东西。“你干嘛?”到底有没有在听她说话?

    她合起活页夹,站了起来。“我下楼买个饭,你在这里帮我坐一下台。”

    在这里听她说教还不如去买点东西来填胃。她拿出皮夹,笑容可掬地请周宝菡上座,不理会她的叫嚷,径自走出办公室。

    十五分钟后,她拎了一个饭盒回来,周宝菡正百般无聊地修指甲——不晓得哪来的挫刀?

    施夷光拉了张椅子坐到桌前,才要打开饭盒,左后方的大门咿呀一声地打开,施夷光与周宝菡同时看过去,看见范青岚正和刘倩玲有说有笑地走出来。

    刘倩玲站在范青岚身边,极高雅地微笑,跟英挺的范青岚站在一块,看起来就像一对金童玉女,好登对。

    施夷光筷子咬在唇边,周宝菡挫刀还拿在手上,两个人都默不作声,直到金童玉女笑够了,发现她们的存在,才朝这方走了过来。

    刘倩玲走过来,笑道:“施小姐,你怎么买了饭盒啊?总经理说要一起去餐厅吃饭耶!”

    范青岚瞥见施夷光面前的饭盒,看了她一眼。施夷光心虚地低下头,电话适时地响起,施夷光忙伸手去接——“喂,总经理办公室您好。”她抬头看了一下,将话筒交给范青岚。

    “总经理,你的电话。”

    范青岚走到她身边,从她手中接过话筒,短短两分钟便结束这通被施夷光视为救命的电话。

    正等着接受训话,施夷光头垂得低低的,未雨绸缪地做起忏悔的工作。周宝菡虽不知发生了什么,却一副看好戏的姿态等着将上演的剧码。

    然而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等范青岚与刘倩玲相偕离开了办公室,门关上的剎那“砰”了声,她们才如梦初醒。

    施夷光抚抚胸口,庆幸万分地坐下来享用美味的饭盒。周宝函的反应更慢,待她反应过来,她气得跳脚。

    “你的男人跟别的女人跑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吃饭!”

    施夷光万分无辜地咬着竹筷,只手掩着差点被喊聋的耳朵。周宝菡愈想愈不甘心,出手夺下她咬在唇边的筷子,随手往地板一丢。

    施夷光瞪着横陈在地上的竹筷,敛起懒散的神情,严正声明道:“阿宝小姐,请你搞清楚,你没有权力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抢走我手中的任何东西,筷子是无辜的。”

    “范青岚就不是无辜的?还是你早就默许了?早知道你这样,我才不会把我的钱押在红盘上,让别人赚到了。我是一个呆子!”

    “什么钱?”施夷光并不晓得她与范青岚的事已不只是娱乐性质而已,还有经济效益。

    “哼,我才不跟你说。你说。你连自己的男人跑了都不放在心上,说也只是浪费我的口水。”

    施夷光皱着眉道:“谁说我不放在心上,而且,他不是我的男人。”

    但,她却是他的女人。就算决定要谈一场爱情,他们之间的关系依然是不平等的,因为一开始她就不是站在平衡的秤台上。

    “算了算了,就当我倒霉吧!竟然看走了眼,你好自为之吧!”周宝菡有气无力地道,不再理会施夷光,径自离开。

    施夷光回神过来,看着面前的午餐,有点寂寞地用小汤匙盛起一口白饭进嘴,缓缓、缓缓地咀嚼。

    白米饭初尝时无味可言,嚼一段时间后却开始尝得到甜甜的味道,跟爱情一样,都需要细水长流地经营,自得个中滋味。问题是,如果这饭是半生不熟的,这样的饭还咀嚼得下去吗?

    手中的塑料汤匙掉在桌上,眼眶莫名地湿润起来。她恐怕比她想象的还要在意范青岚,而她没有把握能留得住他。她天生就不是束缚住别人的料子啊!

    这下子可真的惨了!爱上范青岚绝对是一件很悲惨、很麻烦的事。现在后悔来不来得及?

    “哭什么?”

    低沉的嗓音出现在身后,施夷光转过头看,眼睛不可置信地眨了好几下。

    她回首,拿着筷子翻搅盒内的饭粒。“你不是跟刘小姐去餐厅了。”口气不觉有些酸酸的。

    他可以将这视为吃醋吗?“我是陪她去了没错。”

    “喔!”吃一顿饭有可能这么快吗?施夷光满心纳闷。

    “不问为什么这么快回来?”他明明感受到那股浓浓的疑惑。

    施夷光将饭盒用橡皮筋束起,站起身收拾桌面。“秘书可没有资格过问总经理私事的权力。”

    收拾完桌面,她又无厘头地忙东忙西,这里摸摸,那儿碰碰,很无聊,却不愿意让自己停下来。

    范青岚笑了笑,在她先前坐过的椅子坐下。看她纤细的身影东西南北走动,等她终于也受不了持续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举止而自动停下来,他伸手比比对面的椅子,示意她坐。

    施夷光抿起嘴,在他的注视下走向那张椅子。

    “呀!”她冷不防地低呼出声。

    范青岚长臂一拉,将她拉进他怀里,让她坐在他腿上。看她惊慌的样子真的很有趣。

    两人面面相觑了良久,施夷光忍不住开口问道:“有事吗?”不知道要说什么,她乱问一通。

    范青岚咧嘴笑开。“今天天气不错。”

    “对呀!气象局说今明两天都是晴朗的好天气。”施夷光接着他的话哈拉下去。因为一旦沉默下来,气氛又会变得很诡异。

    “你还没吃饭对不对?”她的饭盒还沉甸甸的,而且肚子还不时发出“我要吃饭”的咕噜声响。“让你等这么久,有没有饿坏你?”

    废话!她都快饿死了。怪了,好象一生起气来,食欲又直线上升。

    “去野餐好不好?”范青岚提议道。

    “你不是吃过了,还吃啊?”野餐,饶了她吧!她现在宁愿在这里吃泡面。

    “谁说我吃过了?我才下楼十五分钟,能吃什么东西?”

    啊?误会他了。

    “你醋劲不小。”他调侃道。

    “我才没有。”施夷光抗议,死不承认。这时她才注意到桌上多出来的三个饭盒。

    范青岚将她拉起来,只手提起装着饭盒的袋子。“一起去野餐吧!”

    施夷光看着他手上的饭盒。“好。”

    原来他没有丢下她陪别人去吃好料。她很意外,有一种被捧在手心里的感觉,好温暖。现在不管他说要去哪里,她都会跟他去。但总经理办公室里可以“野餐”吗?有点令人匪夷所思。

    范青岚牵着她来到他办公室里的那一大片玻璃墙边,席地而坐。笑道:“野餐。”

    施夷光迟疑了会,在离墙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板上坐下,边吃着范青岚准备的午餐,有些话想说,却又犹豫着该不该开口。

    “我有点怕……”

    “嗯?”范青岚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皱着眉,她又道:“你像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可能将我炸得粉身碎骨,如果我说‘分手吧!’,你觉得怎么样?”

    范青岚静静地转她将话说完,支手撑着下颔,沉默了一会儿所给的响应却是“我不准”三个字。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炸碎你的同时也必须先毁灭我自己?我不是这么笨的人,不会做这种两败俱伤的事,你想的太多,也想的不够多,而你会想,是因为我在你心底已经有了一定的分量,换句话说——”他伸手抚上她的脸庞,弹去一颗不小心跌出眼眶的泪滴。“你爱我。”

    到现在还在恶质地强索她的情感!施夷光叹了一口气,纤手捉住他爬上她脸蛋的大手。

    “爱你好辛苦,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我如你所愿地爱你了,然后呢?接下来我的工作是什么?”

    范青岚得意地笑了,缓缓地,他公布答案:“继续爱我。”

    施夷光一脸惨白。

    范青岚仍是笑道:“你难道没有自信从我这里换取相同的东西回去?我的浣纱女,对自己有自信一点嘛。”

    “什么浣沙女?”施夷光不知道她对自己能有多少自信。

    “施夷光,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好熟,后来才想到浣纱的西施就是这名字,同名的你请对自己有信心一点,因为我对你也很有信心。”

    “我对你却不太有信心。”她悻悻然地说。

    “一纸婚书能挽救这一点吗?”他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眸。

    施夷光难掩惊讶地道:“你是指结婚?”

    范青岚不可置否地笑道:“我们在恋爱不是吗?恋爱之后不该进入婚姻的阶段?我以为结婚是理所当然的。”

    “你觉得理所当然?”施夷光怀疑地道,怀疑她的耳朵有没有听错。范青岚会说这种话?理所当然?

    “就结婚吧!”范青岚轻轻松松地说,好象结婚对他而言跟吃饭一样简单。

    像是为了怕她跑掉而用婚姻来绑住她,施夷光不能同意他这种观念。她小心地问道:“那么你爱我吗?”

    “你认为呢?我以为你该感觉的出来才是。我对你,跟对别人是不一样的,你是我的例外。”解决掉一个便当,他又开始进攻另一个。

    他就不能说明白一点吗?

    “结婚以后,还是会有很多问题存在。”

    “存在就存在,遇到了再说,你不觉得其实我们现在除了一个婚姻的仪式,其它的一切都跟一对夫妻没两样吗?我们生活在一起、睡在一起……”他瞇起眼,不安好意地道。

    施夷光没心思理会他的挑逗语气。真的要让时间来决定一切?好消极。

    “结婚以后,如果我爱上别的男人怎么办?”

    范青岚闻言脸色微变,捉住施夷光的手腕。“你不会爱别的男人。”

    “那如果是你爱上别的女人呢?还有,如果届时我怀孕了,如果你的家人反对我嫁你,如果……”

    “停!没有如果、没有如果。”天啊!还没结婚她就得了婚前恐惧症了?

    “但是——”真的有很多“如果”呀!

    范青岚伸手捂住她一张还想喋喋不休的嘴。

    “施小姐,你太杞人忧天了。”放开他的大掌,他改用唇封缄,摩挲道:“也没有但是,天塌下来都有我替你挡着。”

    施夷光终于露出一抹笑容。“你别先被压扁就好了。”

    唉,就让时间来决定一切吧!真心相爱的情人都可能分手,因爱结合的夫妻也可能离婚,既然永恒不存在,那么先就爱了再说。未来会怎么样,到时候再看看吧!

    “好,就结婚吧!”

    没有鲜花、没有戒指,但是有好吃的鳗鱼饭。他们的爱情开始得不够自然、不够浪漫、不够精采,如果重新再爱一次怎样?

    算了吧!爱他好辛苦,这样就好。至于以后会怎样,就像他说的,以后再说,因为那些“如果”也未必真会存在。

    她要结婚了,给她一点祝福吧!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