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失忆情人 第十四章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许君泽很直接的说:“要不就好好道歉,我是说有诚意的那种,要不就忘了她,找个好女人重新恋爱,不然你每天游魂似的来,游魂似的回去,洪玉芬的履历是你筛检出来的最后三份之一,居然不认得她,你这样下去真的不行,我就说到这里,你觉得怎么样比较好,那就去做吧。”

    说完,许君泽离开。

    留下被棒喝的贺明人。以及一张撕下来的报纸。

    下意识的打开,是娱乐头版已婚影后与旧情人的亲密出游,他知道这是从夏前阵子在追的新闻,也知道这是她的独家一一他没仔细看过报纸,只是纯粹的听莫佳旋提起过。

    旧情人搂着影后的肩膀,亲昵非常!地点是……

    慢着,照片中,在吧台旁边低头的女人很火辣,男人的衣服他很面熟,因为他有一件一样的,是从夏送给他的情人节礼物……

    他妈的,那个男人就是他!

    伦敦

    即使是在这边生活过几年,从夏还是觉得天气有点冷,她在这里没有穿过短袖,无论四季,外套都不离身。

    她在这边工作很简单,提供台湾报社的新闻,然后编纂伦敦华人周报,一起工作的还有六个人,都是当地出生的华裔,最年轻的才刚刚大学毕业,最老的已经当爷爷了。

    打入最后一个字,存档,接着关机。

    今日工作结束。

    “从夏。”办公室另一头的美琪呼唤她,“晚上我跟陈要去皮卡地里那边新开的一家素菜馆,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我要回家。”

    “约会?”从夏笑了笑,没承认,也没否认,背起包包,“我走啦。”

    办公室在霍本区,每天上班下班,都会经过泰晤士河,从夏喜欢沿着河畔的行人步道走,只要不下雨,悠悠闲闲的感觉会让她放松很多,最快乐的是走在路上有人跟她搭讪的时候,虽然那样很虚荣,不过的的确确带给她某种程度的自信。对她来说,那是可爱的心情点缀。

    她当然不会因为这样就真的跟人家去他口中所说的“不错的小酒店”喝一杯,可是好心情指数却可以维持到隔天,如果搭讪的是帅哥的话,喜悦跟虚荣会持续得更久一点。

    河流,游船。红色电话亭,观光巴士,地铁。

    从夏住在苏活区一间单身公寓里,因为房间多,有时候会租给自助旅行的游客,就像她刚搬去的时候,对门还有人住,但前几天,房间就空了,最近陆续有东西送到,管理员说,有人要住进来,跟她一样是长约租住。

    希望是个俊男,从夏想。

    就算谱不出爱的火花,但养养眼睛,有助心理健康。

    走出地铁站,在附近的超市买了几样东西,在面包店里买了南瓜派,抱着牛皮纸袋慢慢往家里走。

    雾色天空,石板道,听得懂的语言,以及,可以重新开始的环境,现在虽然偶有失落,但她相信,一天会比一天更好。

    走上石阶,进入公寓出入口,在信箱中拿了信,接着按下电梯,往上,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

    从夏住在左边最里面那间。

    拿钥匙预备开门锁,几乎是同时,听到对面空屋传出声音,有点像是移动家具的感觉一一大概是搬来了吧。

    从夏不以为意,正预备旋开门把的时候,对门哗的一声突然拉开。“你回来啦。”喜悦十足的标准中文。

    不,会,吧——

    从夏皱眉!不可能的,对,一定是幻听,这栋公寓只有她一个华人,怎么可能出现其它的标准中文,何况那声音是……是……是……

    不可能是他。

    一定是自己日有所思的关系,人累的时候容易晃神,晚上早点上床睡觉,明天醒来就没事……

    但就像要印证自己的想法错误般,有人拉了她的手,有人扳过了她的肩膀,有人笑容满脸的模样直直映入她的眼里。

    “干么?吓傻啦,是我啊,是我。”

    真的是他!

    一下被抱住,感觉耳朵被亲了一下,一下被放开,有人对着她左看右瞧,一副高兴得不得了的样子。

    “你瘦好多,都没好好吃饭对不对?没关系。我现在在学做菜,以后我天天做大餐,把你不见的肉都养回来。”

    从夏过了半晌,终于回过神来,指着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苏活区,她家对门!

    这世界能有多小,她可不相信这是巧合。

    贺明人笑咪咪的拨掉她的手指。“我要来这边住。”

    “住?”从夏怀疑是不是听错了,“你说的是住耶。”

    贺明人轻轻松松的点头,“就是租房子,付水电,有这里的钥匙,自己开伙,然后买本书弄清楚这个城市。”

    他怎么可以讲得这么愉快?

    他住英国,那工作怎么办?他是那种闲不下来的人,难不成要在这边开个伦敦分店吗?

    可是外国人要在这里立业不容易,光是营业申请就有他麻烦了,何况他在这边一点人脉都没有,哪像台湾要调什么有什么。

    再者,每个国家民族性不同,虽然结婚工坊在台湾很成功,但相同的经营模式不见得可以移到这里,台北人喜欢的,伦敦人不见得喜欢……等等,她替他烦恼这个干么啊……

    “你在担心我吗?”

    “谁担心你啊。”

    “嗯,我也是觉得你不会担心我。”

    看着他落寞的微笑,她很不争气的发现自己的胸口有点痛。

    可恶,他干么这样讲,她怎么可能不担心他……她只是……只是不想让他这么以为而已。

    “台北那边,我不做了。”

    “什么叫不做了?”

    “我退股,以后工坊是许君泽跟沈修仪的。”

    轻轻松松几句话。却力道万钧的打入从夏心里。无法掩饰的震惊。她一路看着他创业过来,从压低价格到处拜托,到现在终于靠着口碑在市场上占有一定的位置,从人人看衰到现在生意接不完,五年多的时间他投注了多少力气在里面,她比谁都了解。

    他讨厌办公室,喜欢这种工作,所以就算再忙再累,也显得神采飞扬,结婚工坊是他很大的心血,他居然……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啊?那是你多年努力换来的,居然这样就不要,如果你要在伦敦创业的话,我可以告诉你,除非有本地业者支持或者依附在财团下,不然不可能。”

    “我没有要在这边创业。”

    从夏觉得自己快被他搞糊涂了。“那你来这里干么?”

    “来找你。”“来找……”他说什么?

    从夏看着他,半晌,只进出一句,“不好笑。”

    “我是认真的。”贺明人看着她,语气真诚,“你换了电话,也换了MsN,不回mail,我知道除非我来,不然永远也联络不到你。”

    这人……感觉到自己被拉入一个怀抱,有人搂着她腰,在她耳边说话。“你想骂的话就骂,想打的话也没关系,不过我先告诉你,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会放开你了……我要跟你在一起。”

    从夏闭上眼睛,深呼吸一一接着稍稍抬起右腿,往他脚上弓踩,在贺明人因为吃痛而放松手臂的时候,顺利挣脱。

    “从夏,你……”好痛。

    “你这混帐!我才不管你为什么到伦敦,反正我不会再跟你在一起了,懂吗?我二十六岁了,接下来就是变成中年妇女,老年阿婆。我没那个体力让自己三五年来个里外大换新,让你有新鲜感,我不知道你哪根神经不对,可你不要再来招惹我,没有你我也……唔……”

    嘴巴被吻住了。

    “你这……”

    “你好吵……”

    “你……你……”

    “专心接吻好不好……”

    身体被牢牢抱住,他的吻持续着。持续着,持续着……

    “从夏,我们上次去跳舞时你不是有穿了一件红色洋装吗?可不可以借我?”快下班时,美琪跑过来跟她说,“星期天大卫要带我去参加大学同学会,他以前的女朋友是舞会皇后,所以……我想穿得辣一点。”那件衣服……“

    “不能借我吗?”失望的语气。

    “被洗坏了……”被贺明人故意丢进洗衣机洗坏了。

    前几天她要出门的时候,他借口帮她打扫,拿过她原本预备锁门的钥匙,当天晚上她回家里,发现自己的低领衣服,迷你裙,两件背后全镂空的洋装,都被他混着会褪色的便宜棉T恤丢进洗衣机里面,洗坏的洗坏。染色的染色,总之,通通不能穿。

    沙发上的几个时装品牌纸袋有新装,是他特别去买回来赔偿这个“不小心的失误”,当然。都是保守样式。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但奇怪的是并不会觉得不高兴,反而有种小小的,被在乎的开心……

    “我那件白色小礼服借你好不好?虽然不火辣也不性感,不过那个牌子很贵,应该也不会太失色。”

    美琪笑开花,“那太好了,我原本就想跟你借AN那件,不过因为它很贵,怕你不愿意。”

    “有什么好不肯,不过就是衣服而已,我明天带来。”

    六点一到,从夏拿起包包,走出大楼。

    一样的河流,游船,一样的红色电话亭,观光巴士,一样的地铁,但是,此刻感觉完全不同了。

    从夏不知道贺明人白天去哪里,不过每天晚上她回到苏活区的公寓之前,他一定已经在自己的家里,煮好饭。等她一起吃一一用的是他从台北带来的,当初她一见钟情的蓝白希腊风格杯盘组。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复合,只是开始讲话而已。

    虽然很没用,但她知道自己这几天一直很开心,雾色天空变得美丽,从来没有停止的观光客,好像也不再感觉那样干扰。

    快到地铁时,她看到贺明人站在那里一一不是很明显的位置,但是她却一眼就看到,来不及思考要装作没看到让他来叫自己还是怎么样的时候,脚步已经朝他移动过去。

    他对她笑了一下,“刚好来附近办点事情,想说你差不多也该下班了,干脆等你一起。”

    “办什么事情?”他们所在的地方是霍本区,除了皇家法庭跟那四座法学院之外。她实在想不太起来,附近有什么可以办的。

    “你记不记得以前我申请过国外大学的法研所?”

    “记得,对方还愿意提供奖学金,不过后来你不去念,伯母不是还很生气跟你说要断绝母子关系……”慢着,为什么他笑得这么诡异?国外的法学院?霍本区就有四座法学院啊……

    “你……”“我刚刚跟校长谈过,他们愿意提供我当年核准的相同金额,让我进入就读法研所,以后上下学都跟你同一条路,请多指教啦。”他对她咧嘴一笑,“为了庆祝我重新得到的奖学金,你请我吃饭吧。”“为什么要我请你?”

    “你是上班族,我是穷学生啊。”

    “你这个穷学生台北的房子值一千多万,另外还有一千多万的存款,这么有钱居然要我请客。”

    “那我请你总行了吧。”“这还差不多……”啊,上当了,这不就等于答应跟他去吃饭吗?转过头,看他笑得一脸得意,这人——

    这人……虽然曾经让她伤心,可是,她发现自己还是比较喜欢有他在身边的日子,就算他们之间还有距离等待拉近,还有伤口等待抚平,可是她真的觉得,那终究会过去。

    有过失去,才能懂得珍惜,她想,等到雨过天青那天,他们会比以前更好,更懂得眼前的重要。

    手被牵了起来,耳边是他带着笑意的温柔声音,“走吧,我们吃——饭——去——”

    【全本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全本小说阅读网(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