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掠爱撒旦 第十一章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于筱筑回到关嘉骏身边,可令移民后远在加拿大温哥华的关展鹏夫妇乐翻了。

    关夫人还特地打越洋电话给她。当关夫人得知小勇的存在,又同时得知小勇已不在人世,悲伤得泪流不止;也不时问她这六年来的生活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吃苦了?

    对于关夫人的关心,于筱筑很感激。而那些怨恨,应该都过去了。时间,真的能让一些不愉快的事沉淀,渐渐让人遗忘……

    平常这间大宅,关嘉骏上班去了,好姨也去采买,就只剩她一个人在家。习惯性的,她又拿出了小勇的照片,细细地看着。

    没有小勇在身边,她变得好怕孤独。只要是她一个人在家,必定是开着电视机,或是扭开广播,否则她一定会因太过宁静而崩溃;至少有声音陪伴着她不再深陷寂寞里,不是吗?

    过了这么久,再看小勇的照片,她还是忍不住会掉泪。小勇,她的孩子,在她最难熬的那段日子里,给了她力量撑下去。

    得到了关嘉骏,代价却是失去小勇……这教她怎么选择呢?非要择其一吗?两个都是她的至爱呀!老天为何这么残忍?

    广播传来了一阵歌曲的前奏,那极动人的音符吸引了她的注意,让她忘了哭泣……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怎会有不安的情绪

    每个莫名的日子里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爱是折磨人的东西却又舍不得这样放弃

    不停揣测你的心里可有我姓名?

    于筱筑静静地听着,似乎有些感同身受,令她不禁掩脸低泣。

    他的心里……可有她的名字?从没对她说过爱,他……究竟爱不爱她?

    傍晚六点,关嘉骏就到家了。自从接回于筱筑后,这些日子来都是这么准时的,下班后不参加任何应酬,是个再标准不过的好丈夫。

    于筱筑正巧由饭厅走出来,一边解下身上的围裙。见关嘉骏已坐在沙发上,她也坐近他身边,帮他松开领带。

    “累不累?可以吃饭了。”近来她已经习惯自己下厨,好姨就提早下班去了。

    关嘉骏抓起她的手,细细端详,他蹙起了眉。“不是要你别下厨了吗?瞧你,又被割伤了!”他半是责备地说着。

    于筱筑心虚地低下头,不敢承认自己做菜时的确是心不在焉,甚至是一边掉泪、一边完成的。

    “你又哭了?”他的眉拧得更紧了。以指抬起她的脸,不舍地轻吻她红肿的眼。“不是向我保证过不再为小勇掉泪?”

    于筱筑的头垂得低低的,低声道歉。“对不起!我只是……太思念小勇……我不会再这样掉泪了!”才说完,鼻子又酸了起来。

    “别哭、别哭!”关嘉骏用袖子拭去淌下她面颊的泪水,着急地嚷嚷。她的泪水,烫伤了他的心呀!

    于筱筑抓住他的袖子,哀哀低泣。“你不懂、你不懂!在你还没有出现以前,小勇是我的一切!如果不是你又在我身边,我真的会活不下去……”

    “我现在就是你的一切!”他不假思索地说

    于筱筑抬眼看他,深深地看他,哑着嗓子问:“你是我的一切?你懂得爱了吗?你爱我吗?”他真的是她的天空、她的世界吗?

    关嘉骏有些不自在,但他却又不舍她这哀伤的模样,便说:“我可以学着去爱!这种东西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体会出来的,给我时间!”主要是不确定自己是否会爱人,是否懂爱?那种没有质量的东西,他好难揣摩……

    “给你时间?”于筱筑苦笑着重复他的话,又道:“就怕我给你的时间,你仍嫌不够!”他还是不懂,她要的究竟是什么。

    “不会的!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于筱筑因他的回答而冷了眼。 “若哪天你又不要我了呢?先别说一辈子,若做不到,那会是一个很伤人的讽刺!”

    关嘉骏眯起了眼,仔细地打量她,淡淡地说:“你变了。”

    她一笑,拿起他袖子拭去颊上残留的泪。“不变行吗?被伤过一次,我总得变坚强一点,否则怎样面对第二次的打击?”这……并不是她的真心话呀!为什么她说出这样的话呢?

    关嘉骏掐紧她双肩,使她面对自己,微愠说:“为什么仍在耿耿于怀我曾伤了你?我都说过不会有第二次了,你为什么还要一再提起呢?”

    “难道要我再受第二次的伤?你口口声声说不再伤我,可是未来的事有谁知道呢?”于筱筑也没有挣扎,就这样眼泛忧伤地与他对望。

    “我答应了就一定做到!”关嘉骏回答得很霸气。

    “我已经爱你够深了!别再说些动听的话,让我将我仅存的爱都不要命地交给你,好吗?我想保留一点,否则到时候的我全都被你掏空,再也爱不了人呢?”

    “你除了我,绝不会再去爱别人!”关嘉骏说得好狂妄。“只有我能够完全得到你的心!我就是要全部的你;包括你的人、你的身体、还有这里……”他的手指着她胸口,坚决地说。

    “那你呢?骏。”她淡淡的反问他。“那你的心呢?我又得到了吗?你肯给我吗?”他还是这样的傲慢啊!

    关嘉骏一怔。“只要你永远跟我在一起,总有一天会是你的!”从没对谁交付过真心,又怎知如何交心?

    不知是有意刁难或是真的想追根究柢,于筱筑又再问道:“若我没有这么多时间去等你的心呢?嘉骏。”

    关嘉骏已微有愠色,他挑高了剑眉,不悦地说:“筱筑,你这是在为难我?或是在挑战我的耐性?”这得寸进尺的女人!

    她躺进他怀中,默不作声,让他几乎以为是个没有生命的娃娃,显得那样的飘忽难近。“为什么不说话?”他亲吻她发顶,低声问。

    不语的于筱筑拉起他的左手,轻轻抚摸那强健的大掌,在摸他左手的男用戒指时,她动容地轻问:“那时……收到离婚协议书时,为什么撕了那张纸,却留下了戒指?”既然不要她,为什么还留下曾经属于她的东西?

    关嘉骏一愣,没想到她会问这个。“纪念吧!”他答得简单,却不是那时真正的想法!

    “哦?”她仰头看他,心里为了他这草率的回答而难过。以为他是因为想她才保留她退还的婚戒,没想到只是为了纪念……纪念他的报复成功吗?

    关嘉骏撇撇嘴,决定投降。“好、好!我承认,当时我会留下戒指是因为潜意识里还想挽回你;可是我却没有付诸行动,而害你吃苦了!”其实说出心里的话,似乎并不如想像中的那样困难!

    于筱筑咬着下唇,忍住不让泪水滴下。她的要求并不多,只要知道他在分离的六年里,都还会想起她,这——就够了!毕竟在她惦记着他时,他也想着她!够多

    了,她不会再贪心地多做奢求……。

    “别再哭了!好丑。”他笑着点点她红通通的鼻子。

    于筱筑破涕为笑,偎进他怀里,深深呼吸他的气息,想一辈子就这样赖在他安稳的怀里,别再让她孤独一个人了……

    夜晚,于筱筑和关嘉骏相偕从电影院出来。

    “都是你,干么爱看这种打打杀杀的片子?”于筱筑任他将她送进车里,抱怨着说。

    关嘉骏扬起了眉,将车子开上路。“莫非你想看的是TITANIC?不会吧?那种爱得要死的片子……”显然他很不以为然。

    “我就想看,那男主角很帅!”她装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关嘉骏沉下脸,用力扳过她的脸,不悦地低吼:“喂、喂,我会比他差?笑话!这么帅的男人在你旁边,你居然不称赞?还说那小子好看?”有没有搞错?

    于筱筑被他逗笑、伸手安抚地拍拍他脸颊。“你以为除了你,我还会觉得谁帅?”见他马上眉开眼笑,便笑斥道:“真是,像小孩似的!”

    越认识他,他越显露出他的本性——像个小孩子一样,尤其爱对她撒娇!若一不顺他的意,他就开始闹别扭,非要她哄哄他,才会笑开脸。这孩子似的男人,却也教她放不开!

    关嘉骏开心地笑着。

    车子正好因红绿灯而停下,于筱筑也就这么盯着前方庞大的车流看。突然间,于筱筑看见有个小孩要过马路,想穿越那喧嚣且流量极大的马路——一股熟悉的情景猛然窜上她脑海,心脏倏地揪紧泛疼。她不假思索地推开车门往那个小孩的方向跑去!

    “筱筑!”关嘉骏大喊,也开了车门追上去。

    小男孩已迈开步伐,走到了马路上。

    于筱筑在心中不停地喊着:小勇……小勇……别过来——她忽然停在马路中间,看见小男孩被他母亲焦急地唤回。

    但她仍这样呆呆地站在那里,脑中不断浮现的,是小勇倒在血泊中小小的身影……

    头好痛……她受不了那椎心的疼痛,缓缓蹲下身,抱紧了头颅……那疼痛却没有减缓的趋势,反而更强烈的直冲她脑海,让她快失去意识……心,为什么也一并疼起来了呢?她捂住疼痛的胸口,跪倒在地上。

    追来的关嘉骏伸手拍了拍她肩膀,为她刚刚的举动惊心,正要说话责备她,没想到她居然向后一瘫,瘫进了他怀中——

    “你还要睡多久?”关嘉骏对着病床上熟睡的女子这样抱怨着,像个耍着脾气的孩子,要母亲快点起床陪他玩。

    她睡了两天了……自从那天晚上她倒在他怀里,到医院后,她就这样呈昏迷状态,有两天了!

    医生说她或许是受太大的打击,所以潜意识里才会不愿意醒来,也有可能她就这样一直沉睡下去、再也不会睁开眼了……可是他不管,他就是要她快点醒过来!但已经两天没有合过眼的他,此时再也抵挡不了睡神的召唤,趴在她床边沉沉睡去——

    “别走……你不可以离开我……不要走……”关嘉骏不知作了什么梦,双手在空中不停地乱抓,呜咽着说:“不!筱筑……你不可以走……不——”关嘉骏猛然清醒!

    他傻住了,愣愣的双眼就定在于筱筑熟睡的面容上,月光将她照得好虚幻……他心里乱哄哄的,他刚刚梦见于筱筑在对他说再见,说她要去找小勇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关嘉骏颤抖的手抚上于筱筑的胸口,感觉她的心跳。

    是那样的微弱呀!像有,又像没有……起伏是这样的微弱,微弱得令他的心好慌!她会就这样离开他吗?

    她会不会就这样一直、一直睡下去,再也不睁开眼看他……不!怎么可以这样呢?不!他绝对不允许!

    他轻声唤着紧闭着眼的于筱筑。“筱筑、筱筑……”她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他急了,摇晃她摇晃得愈来愈用力,口中不停地喊着:“筱筑、筱筑……”

    每喊一声,他的心就绝望一分,就怕刚刚的梦是真的,怕她渐渐在离开他了!他的心被这个可能性撕裂了,好痛、好痛!

    “起来,你起来……你不要我了吗?为什么不睁开眼睛看看我?!你再睡下去,就再也看不见我了……我不想失去你!在我们分开了六年以后,好不容易又在一起……醒来!我不能没有你呀……”

    何时她在他心中竟是占着这样重的分量?只要一想到即将要失去她,他就心痛如绞——这就是爱了吧?他早就已经爱上她了,为什么就是要到这种时候才肯承认呢?

    那些恨、那些报复,全都不重要了,现在他只要她醒来,不要就这样丢下他!

    她以为已习惯了有她在身边的他,在失去她后,还能过得很好吗?还是她被他伤透心,再也不肯醒来了呢?她就是在惩罚他不该不开口告诉她,他爱她,是吗?

    “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我不能没有你……”他急得哽咽了,眼眶渐渐濡湿,哽声道:“我爱你呀……你又怎么舍得下已经爱上你的我呢?在我好不容易懂得爱了,你却已经不在我身边……我不恨了!于毅、你……我都不恨了,早就不恨了……这样够不够唤回你?”

    关嘉骏将脸深深埋在她颈间,像孩子般哭泣。  “你醒醒嘛……”现在内心的惶恐是关嘉骏这辈子都不曾尝过的!

    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爱她这么深了?早该告诉她的,他早该告诉她的……现在说还来得及吗?

    “筱筑,你醒醒呀……我都说爱你了,还……还不够吗?”他的眼泪洒在她颈间,紧紧地拥住她,怕她下一秒就不见了。

    “够……”突然有个声音温柔地回应他。

    关嘉骏怔住了,忘了哭泣,僵住了不能动弹,他怕那只是幻觉。

    “我被你压得好难受呢!”于筱筑的眼角淌下了感动的泪水,她笑着,但泪水却仍汩汩而出,沾湿了她发鬓。他的话她都听见了,包括他动听的告白——他终于承认爱上她了!

    他回神起身,又哭又笑地拥住了她,像孩子似地不停亲吻她,口中喊着:“我爱你、爱你……别再离开我了……”失而复得的喜悦彻底淹没了关嘉骏!

    “你懂爱了?”她仰头亲吻着他温暖的唇,流着热泪问道。

    关嘉骏搂紧她,真心地笑了,肯定地点点头,再也不愿意放开手了!

    原来,爱人也可以是这么简单、这么愉快……这场报复的游戏,他仍是彻底赢了,因为他得到了于筱筑——他要用一辈子珍爱的女人!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