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离缘歌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芷岚失踪了!

    才一个晚上的时间,芷岚自己办好出院,却没有回到韩家或黑家,只留张纸条说她要离开一阵子,离婚证书只要交给任何一个黑家的人就可以……

    黑岳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却也找不到人可以询问,韩家的人都对芷岚的去处毫不了解,只气愤地说她太意气用事。

    一直到这个时候,黑岳才发现,芷岚一直都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不只黑家的人对她不友善,连娘家的人都不谅解她。而自己该是她的天、她依靠的丈夫,却也负气的没有挺身而出,由着她伤心离开。

    天啊!该死的、天杀的自己啊!他醒悟得太慢,这个错误让他慌乱不已,好怕会就这样失去芷岚。

    而现在,却没有任何人愿意帮他找回她……

    对了!

    谢老师!

    黑岳突然灵机一动想到这个人,知道谢老师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于是他十万火急地直接赶到谢老师的住处,得到的却不是好消息。

    「我不知道芷岚在哪里?她没来找过我。」谢老师摇头。

    「连你都不知道,那芷岚一个女孩子,还能去哪里?」黑岳跌坐在椅子上,脑中一片空白。

    看着他茫然失措的反应,谢老师微微皱眉。黑岳的表情……不像是芷岚所形容的那般不在乎,是不是这中间有了什么误会?或许自己还有机会再帮上一把。

    「你有认真听芷岚说过你误会她的事吗?」谢老师决定好人做到庭,干待黑岳反应,便一鼓作气地将最近的事全说出来,连带着说明造成这纠葛的原委,是缘自于上辈子的爱恨瞋痴。

    「你是说……这一切全是小月设计?因为小月上辈子为了我自杀,所以这辈子存心来破坏我的婚姻?」黑岳不可置信,压根不能相信这么离谱的说法。

    「我自然没办法逼你去相信什么,只是希望你能秉持一颗清明的心,好好看清这一切,因为你眼前有着太多阻挠,全是你注定该受的罪,只是这罪……唉,却连累了同样为情所苦的芷岚。」谢老师除了心疼,也无力再做什么。

    「这实在是太离谱,我没有时间在这里听你说故事,我必须把芷岚找回来。」黑岳只是摇摇头,匆忙的再度离开谢老师的家。

    「芷岚啊芷岚,妳的苦难就要结束,千万要撑下去啊!」谢老师似乎已预测到什么,默默地在心里为她祈祷着。

    ***  bbscn  ***  bbscn  ***  bbscn  ***

    从谢老师家离开之后,黑岳从没停止过寻找韩芷岚,但是她却像是从人间蒸发一样,铁了心不跟任何人联络,断了所有的援助,让黑岳担心不已。

    自从那天听了谢老师说的话之后,他在夜里不停地梦到一些奇怪的画面!翻飞的红帐、大红的喜字,那娇羞闪躲他炙热目光的女人!赫然就是芷岚!

    那梦愈来愈清晰,清楚到他能感受她身上的淡香、她柔滑肌肤的触感,那一头长发散在百年木床上的模样……

    梦转换情境,芷岚的笑容不见了,清澈的大眼被乌云遮住光采,白皙的颊失去颜色,惨白得像是被人冷落的怨妇,却硬是扯出怡然的笑容。然后,他见到自己拥着另一个女人往房里去,那女人竟然是小月?!

    他从梦中惊醒,讶然所有的记忆都回到脑海中,他甚至清楚的记得,在阎王殿上,他拉住芷岚的手,大声且坚决的告诉她说,他会照顾她一辈子。

    然而看看现在的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他如何能接受,他千辛万苦求来的结果,竟是与芷岚谱下离缘歌?

    这不是他要的结局,他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俩的情分划下句点,他要把芷岚追回来,一定耍追回来!

    他从床上跳起来,看了看时间是凌晨一点多,原来他真的是被梦给吓醒。

    他振了振精神,打算到厨房弄杯水来喝。

    才到客厅,却见到大门虚掩,门外有可疑的人影闪动。黑岳直觉是小偷上门,便轻手轻脚的到门边,想伺机行动、大喊捉贼时,却发现门外的人是小月?!

    而此时也有个仆人发现门外的异声,跟着来到门边,看到黑岳站在门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仆人便安静的站在一旁,观察着情况。

    只见小月拿着电话,压低音量,像是与谁争执。

    「别想赶我走,我绝对不会走的,之前韩芷岚在,我都没离开了,现在她失踪,我更不可能放弃留下来的机会。」小月气急败坏的说。

    正当黑岳质疑着,大半夜的,小月到底打电话给谁时,答案就揭晓了。

    「珍姨,我以为妳是站在我这边的……别想威胁我,就算那堕胎药是我放进果汁里的那又怎样,别忘了,药是妳给我的,别以为我不会把妳供出来,妳如果想逼走我,到时大家都很难看。」小月像变了个人似的,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空气仿佛突然凝结,门后的黑岳闻言全身僵硬,一双黑眸瞇了起来,脸上尽是比愤怒还要可怕的冷酷。

    要不是亲耳听到,他绝不会相信,这一切竟是小月与珍姨所设下的陷阱,不但让他们夫妻离散,连他未出世的小孩都因此而丢了性命……

    黑岳移步出大门,脚步声惊动了小月,她一回过头,看见竟是黑岳在身后,吓得脸都白了。

    黑岳站在她面前,冷漠地俯视着她,凶恶的模样,吓得小月眼中泪花乱转,知道刚才的对话已经被他听个一清二楚。

    「我、我、我……只是……」小月支吾地想替自己解释,但事发突然,再加上黑岳吓人的脸色,她的脑袋根本无法作用。

    「我不想再听任何解释,也不想追究妳伤害了芷岚的这件事,明天天亮之前,我要妳消失在我面前。」黑岳冷冷地说道,表情严酷。

    不想追究,是因为他必须担负起大部分的责任,小月的错是他纵容出来的,他的看不清事实,更是上辈子他造下的孽,他只希望她尽快消失,不准再伤害芷岚.而芷岚所受到的伤害,他会负责弥补,那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黑大哥……」小月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黑岳一声喝阻。

    「别逼我跟妳算帐,不只是小孩,连芷岚都差点没命,妳如果还想说什么,而不怕激怒我一早就扭送妳上警察局的话,妳就试试看!」黑岳未曾如此凶狠的对待任何人,但对于小月,他这次算是硬下心肠。

    「你就不能看在我腿伤的份上,原谅我一次吗?我只是想留在你的身边。」小月噙着泪水,再次使出可怜的悲情攻势。

    黑岳冷凝的表情微僵,知道这一点是他永远无法推掉的责任。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时,一旁的仆人突然插了嘴——

    「少爷,有件事我搁在心里很久了,以往因为少爷忙,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只是现在夫人不见踪影,而我也实在看不下去……」仆人看了小月一眼,深深地吸一口气,像是要给自己力量,之后丢下一颗震撼弹。

    「我看过小月小姐走路,虽然只有几秒钟,但是我保证我真的看过,我想少爷您应该查一查是怎么回事。」

    黑岳的怒火再起,他恶狠狠地握住小月的肩膀,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竟愚蠢地被她摆布。

    「他说的是真的?」他几乎是咬着牙问出口。「是真的吗刊」

    「我、我……」事已至此,小月知道再没有转园的余地,只能黯然垂下头,一句辩解也说不出口。

    慢慢的站起身,她离开自己坐了长达三年的轮椅,回房打包行李,飞上枝头当凤凰的美梦从此破碎。

    黑岳震惊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被悔恨填得满满的!

    事实证明,芷岚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是他笨得无法看清事实,而目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将芷岚寻回来……

    ***  全本小说网独家制作  ***  bbscn  ***

    经过了两个月的奔走,黑岳还是找不到芷岚,他整个人情绪几近爆发边缘,除了在公事上还能冷静处理之外,他对黑韩两家的态度已经接近疯狂。

    尤其在知道珍姨就是伤害芷岚的主谋之后,更是直接下最后通牒,容不得珍姨继续待在黑家。

    黑中军虽然是长辈,但知道黄芳珍这次真的是做得太过分。正好自己已届退休之龄,索性带着黄芳珍离开家中,搬到欧洲去,不再出现在黑岳的面前。

    黑岳不停的工作再工作,非得累趴到沾床就能睡的程度才肯休息,只是当他一闭上眼,胸口就袭来一阵空虚:心中有一处空白始终没能填满,锐利的疼痛蔓延,痛得撕心裂肺,因为找不到芷岚的行踪,他的心终日直往下沉。

    而今天,老天爷总算肯放他一马。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他突然得到寻获芷岚的消息,居然是在育幼院里当义工,他马上驱车前往。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一家不起眼的育幼院门前。黑岳疑惑的下了车,隔着栅栏与围墙,很快便发现了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极长的黑发被盘在后脑上,几缕发丝散在雪白的肌肤旁,满脸幸福的芷岚,恬然的笑意漾满她的眼底,他几乎感动得快要落泪。

    「恬恬,要小心,别摔跤了。」芷岚开口柔柔的喊着。

    顺着她的目光,黑岳发现一个有着柔细长发的小女孩,穿着可爱的花花裙,在一群男孩中间,想尽办法要挤上溜滑梯。

    看着恬恬露出笑容,芷岚的心感到很平和。

    这阵子她得知大哥的财务出问题,全是因为合伙人王圣掏空公款之故,但在父亲伸出援手之后也终于获得解决,她乐得一个人在外安静一阵子。

    打从在医院里,自医生口中得知她可能永远不孕的消息之后,她消沉了好一阵子,茫然的离开黑家,冥冥之中又来到这个育幼院里,与那个名叫恬恬的小女孩相处愉快。她甚至不喊她阿姨,直接喊妈咪。在那一刻,她的心被填得好满好满,觉得似乎没什么好遗憾了,跟这些孩子比起来,她拥有的已经太多。

    虽然还是会想到黑岳,但是她只将这份嗯念藏在心底,不让自己过分在乎,努力忘记那无缘的丈夫,将所有的精神用来照顾恬恬与育幼院里的小孩。

    她一直以为自己成功了,直到那熟悉的高大身影,突然占领她的视线……

    韩芷岚站起身来,无法压抑激动的心情,看着在栅栏外的黑岳。

    黑岳迎视她的目光,缓缓推开门向她走去,那双黑眸专注她看着她,用目光吞噬她的身影。

    韩芷岚以手捂唇,克制着不要哭出来,但是一看见他,泪水就像是决堤似的,怎么也不受控制。

    原本正在挤着要溜滑梯的恬恬,很快便发现「妈眯」泪流满面:心急的想冲向芷岚,还不小心跌倒,但她也不去理会,直接冲到芷岚面前,以不到一百公分的小小身高挡着,想保护芷岚。

    「你是谁?走开,走开!」恬恬大声叫喊,大眼怒瞪着黑岳。

    芷岚的眸光从黑岳的身上拉回来,看到恬恬染尘的衣服,再看到她膝上的伤,心疼的赶忙蹲下来。

    「痛吗?妈咪看看。」芷岚弯身下去查看伤口,还好只是些微的擦伤,没有大碍。

    「不痛,妈咪,我保护妳。」恬恬仍一脸防备的看着黑岳,这表情让韩芷岚好感动。

    「他是……妈咪的朋友,没关系,没关系。」芷岚艰难地找到一个小孩听得懂的形容词,澄亮的眸扫了黑岳一眼:心里仍是一酸,不知道他为何会来到此地。

    黑岳在听到小孩对她的称呼时,先是一惊,紧接而来的是一阵心痛。

    她仔细抚摸那小女孩的模样,带着全心的温柔,纤指很努力想抚去小孩肌肤上的疼痛,那样的姿态显得认真而专注,悄悄牵动了他心里深处的一根弦,痛得让他几乎站不住,因为医生说过,芷岚再也无法生孕,同时,他也想起在梦中对阎王说的那一句话!

    他宁可付出一切代价,也要全心全意照顾芷岚。

    但现在,他不但没照顾好她,还害得她一辈子无法生育……黑岳摇摇头,算不清自己到底欠她多少,又该怎么偿还她。

    芷岚安抚小孩时,也乘机收拾自己的情绪,待她认为已做好准备,这才慢慢的站起身,示意黑岳到门外,两人单独的聊一聊。

    「为什么不告而别?」黑岳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看着她,双手紧紧握拳,怕一个控制不住,他就会冲过去将她抱个满怀。

    「在你请珍姨送来离婚证书之后,我不觉得转身离开算是不告而别。那是你希望的结果,不是吗?」芷岚逼自己挂上冷漠的面具,不允许泪水继续流下。

    她筑起自卫的高墙,打定主意不再让他伤害她,更不要再为他心痛。

    「那是珍姨自作主张的决定,不是我!」黑岳急切地将一切告诉芷岚,他不容许再有误会横亘在两人之间。

    「是我错了,我不该不相信妳,是我错了!」黑岳站在原处望着她,不敢奢望她能马上原谅自己,但黑眸流露的渴望是一次回头的机会。他是一个从不知屈服为何物的男人,这是他有生以来,首度低头,而为了芷岚,他愿意这么做。

    温热的情绪陡然充塞胸口,让芷岚难以呼吸、也无法说话,只能瞪大眼睛望着他,像是突然之间无法接受这样的转变,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肯相信我?」芷岚捂住唇,好不容易控制下来的情绪,再度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失控,费尽千辛万苦筑起的心墙也顿时崩塌。

    「该死!」黑岳咒骂着自己,看见她的泪又流出来,他感到阵阵心痛。

    「我当然相信妳!」他已经错过千次百次,在他弄清楚的现在,怎么可能还会不相信她?

    「可是小月……」芷岚摇着头,不敢再一次的交付希望,她的心早巳被伤得体无完肤,再痛一次,她真的会撑不下去。

    「没有小月,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小月了!」黑岳急切的摇头。

    「从此之后,妳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再也不会让妳孤单一人去承受任何的苦难。」那原本都是他该承受的,却落在芷岚的身上,教他子心何忍?

    芷岚整个人僵住,不敢相信地看着他,泪水不自觉又落了下来。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芷岚挫败的哭着,几近不甘愿的流着泪,她好不容易才收拾起她爱恋的心,不想要再一次又跌进去,她会粉身碎骨的……

    黑岳心跳仿佛快停住,喉头哽了一口气,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的拒绝他,好半晌才恢复思绪。

    黑岳往前走几步,紧紧握住她纤细的肩膀。

    「为什么不可能?!妳一定要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不想再一次……」芷岚摇着头,真的不想再尝一次心被划上千百刀的痛。

    黑岳倏地将她拥入壤中,无理急切地命令道:「用不着想、不要想,你只要相信我就可以了。」

    顿时被拥人熟悉而温暖的怀里,芷岚的城墙早就变成一堆废土。她流着泪不停的啜泣,想到这些日子所受的委屈,就无法控制地在他的怀里狠狠哭着。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她既沮丧又生气,不由得开始捶他,万分激动。

    「是,都是我!」黑岳嗄哑地说,拭去她脸上的泪,慨然接下她的指控,双手收得更紧。「不过,就算都是我的错,我也不再放手了。」

    他会一辈子记得,他差点就要失去她的痛。

    韩芷岚泪眼蒙眬,再看不清他的面容:心里既委屈又感动,哭得像个泪人儿。她没再挣扎、没再推开他,只是任他拥着,将脸埋在他的肩颈上,像是要哭尽这阵子的难受。

    待她的啜泣声较为平息,黑岳才肯稍稍松开手,让她抬起头,看见她哭红哭肿的双眼。

    「跟我回去。」将她粉颊上的一络发丝勾回耳后,黝黑的手掌滑进黑发里,将她的脸拉近,近到能在她黑眸里看清楚自己的脸。

    「可是……」韩芷岚顿了顿,咬了咬唇。

    「我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证书上,妳舍得签名,我可不肯。」黑岳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痕,将她粉嫩的脸蛋捧在手中,对她摇摇头。「那证书已经裱了框,放在我们的卧室里,不时的提醒我,我是怎么样差点失去了妳。」

    覆盖在芷岚心头的阴霾,就像是遇到阳光的冬雪,瞬间全部都融化了。此刻她的心是喜悦的,再也没有半点怀疑。

    「可是……」芷岚又想到另一件很重要的事。「你是黑家的长子,但是我……却有可能再也不会生育,我不知道……」她不想在若干年之后,又为了这事发生争吵。

    「我不在乎。」黑岳对她扯出笑容,回答得理直气壮,轻抚着她的脸蛋,黑眸中都是深情。「我真的不在乎!」

    这是他好不容易求来的姻缘,虽然让芷岚同时失去成为母亲的资格,但是他相信她的宽宏,同样能让她感受当母亲的快乐。

    「我听那小女孩喊妳妈咪……」就算没能拥有亲生孩子,但有芷岚在身边,他的心是幸福满溢的,充满了太多的欢欣与温柔。

    「我很欢迎她加入我们的家庭,虽然我会有点吃醋,因为妳的温柔本来应该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有了芷岚温暖他的生命,他的一生再也别无所求。

    「谢谢……谢谢你。」韩芷岚心中一暖,娇小的身躯倚进黑岳的胸膛,倾听着他的心跳。

    不可思议地,只是这样靠着他,她就觉得心安,像是找到一辈子的依靠。

    「是我该谢谢妳还肯相信我,还肯给我机会。」他灼热的气息拂在她唇畔,他的瞳眸转为深黯,眸光深处更掠过些许火苗。

    这唇、这迷人的香气,让他在夜里辗转难眠,而从今以后,他不用只是在梦里想着她,而是能真真实实的拥住她。

    还好他觉悟得不算太晚,他在心里衷心感谢阎王的宏恩,让他在最关键的一刻里,回忆起那些过往的事,想起他的承诺、想起他的爱,才能及时破除挡在他面前的那些阻碍。

    「有没有恨过我?」黑岳揪着心问道,在他对她做了那么多可恶的事情之后,如果她的答案是肯定的,他也不会太意外。

    芷岚看着他,想也不想的摇头。

    「我爱你。」

    黑岳心中一紧,胸口涨满了说不出的惊诧与喜悦,这是他没预料到的答案,他狂喜到甚至说不出话来。

    「这里,我不停梦起上辈子的事,你的温柔体贴,像是烙进我的骨子里,即使到了这辈子我都还记得,我对你的爱一直没变过,不曾恨过你。」如果她能恨,那事情就简单多了,她不会一想到他就掉眼泪。

    「芷岚……」黑岳的心因为芷岚的几句话而柔软,一簇火苗在那双幽黯的黑眸里点燃,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像是怎么都看不够。

    「我一直以为你不爱我,所以诅咒才成真,可我从来就不曾恨过你……」她不是轻易将爱挂在嘴边的人,或许是重逢的喜悦冲淡她的羞涩,她只想与他分享她真正的心隋。

    「我爱妳,一直都很爱妳。」或许他曾经迷失,但要不是爱她,他不可能还会回头寻找她。

    从今往后,他会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不再让她离开自己身旁,也不让自己再有失去她的可能。

    而且,她爱他!芷岚还深深爱着他!黑岳心中的焦虑全都消失了,此刻只想紧紧地抱住她,发誓这一辈子都要好好爱她……

    不、不只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他都会疼她爱她。

    「真的?」韩芷岚的嘴角浮现一抹满足的笑。

    「真的!」黑岳满意地宣布,看着她娇嫩的唇笑得微弯,再也无法忍耐,一伸手,不让佳人再有机会逃开,炙热的唇覆盖了她,汲取其中的香甜……

    阳光普照,将这一对相拥的俪人身影拉得好长,像是在预告,两人的幸福就要展开!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