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误上贼床 第十章(终)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龚正华的血液都凝住了,看着江波白越来越逼近的脸,他用力挣扎,“江先生,我对你没兴趣,拜托请不要……”

    “有什么关系,就算你不想跟我在一起,我们只要做这么一次就好了,在小月回来之前你把身体洗干净,你不说、我不说,小月又怎么会知道你跟我做了?”

    这个恶心的建议让龚正华想吐,他血液直冲头顶,挣扎得更厉害。“你少恶心了,放开我,江波白!”

    江波白压住他,龚正华全身鸡皮疙瘩都站起来了。以前被关山月摸时还能感觉到那种上冲的快感,但是现在他被这个人抚摸,却让他恶心得直打哆嗦。

    江波白低下头,在他脖子上舔弄,龚正华简直快吐了,他双手猛捶,在江波白怀里拼命的抵抗,“放手,江波白我要吐了!”

    “你跟小月总有做过吧?再跟我做一次而已!”

    龚正华猛力的摇头,眼里盈满害怕的泪水,额上也冒出一堆冷汗。

    江波白把头抬起来,看着他的脸严肃的问:“真的不想跟我做?”

    看他好像不再强迫他,龚正华用力的点头,江波白掏出手帕擦擦龚正华额上乱冒出的冷汗让他站起来;经历刚才的惊吓,龚正华腿都软了一半。

    江波白没有露出任何羞愧,或是不得满足的表情,他又点上一根烟,语调淡然的说:“你了解了吧?有些人的确跟任何人都可以做,但有些人是宁死也只愿跟心爱的人做,不论男人或女人,就算被爱抚、被亲吻,若不是真正愿意,是死也不愿意让别人乱碰他的身体的。你如果真的对小月没有感情的话,应该是死都会挣扎的人吧?但是你跟小月做过爱,看起来也不像只做一次的一夜风流。”

    龚正华突然一惊,他看向江波白,这个人只是要让他明白这个道理才做刚才的事吗?其实根本就没有要跟他的意思,更不是要强暴他,他只是要让他明白自己对关山月的感情。

    江波白继续吸口烟,表情淡漠得可以,“你不觉得你很幸运吗?有个像小月这么热情爱着你的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毕竟要爱人本来就很困难了,更何况是被一个你所喜欢的人爱呢?那不是得到加倍的幸福了!而且幸福不是有权、有势、有钱的人就可以得到的。”

    江波白露出自嘲的笑容,“像我们这些有钱、有势、有权的人,对于什么爱阿喜欢啊早就放弃了,毕竟爱我们的钱的人多于喜欢我这个人的人。”

    原来有钱人竟有这样的烦恼,龚正华从来没有想过,他脱口问出:“你真的很有钱吗?”

    江波白坦承:“没错,我很有钱,但个性却很坏,我从小就被别人巴结,养刁了我的个性。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我的个性需要改变,因为从今天到我死的那一天,永远都会有一堆无聊的人巴结我,不过今天,我忽然有点羡慕小月,毕竟能找到一个不被一千万诱惑的恋人可是很少的,不,应该说是稀世珍宝吧!”

    对于他自嘲但又羡慕的语气,龚正华无法言语,也许江波白在嘲讽的笑容之下,是一个曾经追求过爱,然后又在失望中放弃的人,所以才会造成他这种玩世不恭的无谓个性。

    江波白站了起来,他沮丧的言语却配上的自信笑容,使他看起来英俊无比。“很抱歉,弄脏你的衣服,那我先走了。小月若是回来告诉他,有事别来烦我,自己解决,多谢你这一碗面了。”

    江波白潇洒的走出去,龚正华到浴室里冲洗自己满是面汁的衬衫,但听了江波白的一席话后,他整个心神都围绕在那上头。

    关山月爱自己是毋庸置疑的,那自己是不是爱关山月呢?若是不爱,为什么要跟他发生性关系?刚开始那么疼痛的行为,自己却不排拒,反而紧紧抱住关山月的颈项,不由自主的让他做到餍足。

    若是爱,但是两个男人相爱,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安。水龙头的水不停的流出来,龚正华整个人呆愣的怔怔看着水流。

    这一刻,他忍不住要认真的问自己,到底是爱或不爱关山月呢?

    ???

    “店长!店长!”关山月几站一把钥匙插进钥匙孔,还未转动就猛拍门,大吼大叫的把门用力扳开。再看到餐桌上的碗倒在地上,面汤倒得整地都是,关山月喊龚正华的名字更加凄厉。

    龚正华还一身湿的呆在浴室里,被这个声音叫得惊醒过来。他看看手表,竟然已经下午一点了,他到底在浴室待多久?他赶紧把水龙头关起来,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水浸得湿透,等一下走出去,若不披件衣服,第二天一定会感冒。

    他缓缓走出浴室。“关山月,怎么了吗?”

    关山月一脸快要嚎啕大哭的样子,在看到龚正华没事般的走出浴室门,只不过身上的衣服都湿了,不由得张大嘴巴,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店长,你、你怎么没有去开店?”

    龚正华不好意思的说:“一发呆就整个人傻了,竟然连已经一点多了都不晓得。”

    关山月火速冲过来,搂住他的手臂,“店长,你知道我多紧张吗?你重视那家店比重视你的生命还多,结果你今天竟然没有去开店。我中午要去帮忙时,看到门没开,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你出事了!”

    龚正华失笑,“你想太多了。”

    看到关山月头冒热汗,全身都是热气,他一定是看到店没开,想也没想的就直冲回家。“你跑回来的吗?”

    关山月点头,“是啊,因为太担心了,所以就赶紧跑回来看看,幸好店长你只是发呆,没有发生什么事。”

    龚正华忽然很感动,关山月就是因为看到他的店没开,立刻就奔回来,他对他的这一份热烈情意,若自己老是用不晓得、不知道自己感情的借口来搪塞,那一直狂烈爱着自己的关山月未免也太可怜了。

    “店长,你在想什么,为什么看我的表情怪怪的?是不是我脸上流了太多汗,所以看起来很狼狈啊?”

    这每一滴汗都是为他而流的,不但不狼狈,每一滴汗还都很珍贵,但是龚正华当然说不出这么恶心的话,他要坦白时,看到关山月目不转睛,好奇的盯着他看,他反而吞吞吐吐的说不出来:“你不狼狈啦,是……是……”

    “怎么样,店长,你这么吞吞吐吐的,一点都不像你的个性耶。”

    龚正华急忙拿出手帕,擦擦关山月脸上的汗,越想要表白,好像越会说不出口,他一脸涨红,只觉得想说的话太可耻了,自己一定说不出来,所以他嗫嚅了几个字就说不出口了。

    倒是关山月一脸怔住,然后慢慢的笑开来,兴奋地道:“店长,你说你喜欢我,对不对?”

    龚正华脸都红透了,关山月猛抱住他,往了脸上狂亲。“店长,你终于承认你爱我了,我好兴奋喔,太幸福了,好快乐,我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人!”

    龚正华被关山月紧紧抱住,又窘又羞,但是他在羞愧之中不由得两眼睁大,因为他发觉自己的小腹上,一直抵着自己的关山月慢慢变的兴奋。他推开他,一张俏脸简直红得像苹果。“你……你……”他羞得不知该怎么面对这个情况。

    关山月低下头,一脸冲动,快乐地道:“店长,你承认你爱我,我当然兴奋,我们来做好不好?店长,我一定要让你在床上叫到没声音为止。”

    龚正华没有办法反对,更何况被关山月紧紧抱住,连摇头的空间也没有,他轻轻的说了一声:“好!”

    关山月没想到他这次会这么轻易的说愿意,高兴得立刻把他抱起往床上抛,自己也随之压下去。浓烈无比的吻在两人的口腔里展开,龚正华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吻关山月,关山月高兴得简直快疯了,已经迫不及待的在脱他的衣服。

    他也慢慢解开关山月的制服扣子,直到关山月上身都了,他红着脸,用手去摸关山月的胸膛,那副胸膛已经很有大人厚实的样子。在的激励之下,他冲动的吻了一下关山月的胸膛,关山月发出难耐的申吟声,一边还吁吁喘息着,连眼角都快流出兴奋的泪,充斥着的快感。

    龚正华没想到自己只是轻轻吻一下,关山月就这么激动,他好奇的伸出舌头去舔一下,关山月立刻按住自己的下身。

    “店长,拜托你不要恶作剧好不好,我会受不了的!”

    他没想到自己一个轻微的触碰,就能让关山月这么激动,他更好奇的伸手去摸关山月的胸。他想到关山月曾对自己做过的动作,那时他轻啮自己的,从身体涌出的狂烈快感让自己不停的申吟,他如果也照这样子做,关山月会不会也会觉得很有快感呢?

    他有样学样,关山月立刻全身颤了一下,整张脸被激得又快乐又痛苦,连话都说不出来,咬牙忍受着快感。 龚正华没想到一个这么轻微动作,就让关山月露出这么好看的表情,他自己也受影响的全身一颤,整个涌至全身。

    他慢慢的学关山月以前的动作,轻咬着关山月。

    关山月叫了出来,赶紧喊道:“店长,我受不了了,不要玩了,好不好?”

    “我想要试试看,可不可以,关山月?”

    关山月看他似乎玩兴大发,他咬着牙,脸上已经冒满汗。“店长,你第一次主动是很好,但是我实在是太容易激动,只要一看到你吻着我的身体,拼命讨好我的样子,我就……我就好想直接进去,但是我又怕你会痛,所以……啊,店长!”

    不理会关山月的话,龚正华再一次轻吻关山月的身体;他紧绷着身体,快要受不了的脸上不断冒汗。 龚正华第一次看到关山月这副被折磨的表情,他慢慢的随意吻着关山月的身体,似乎快无法呼吸,而自己已每烙下一吻,体内的热潮也更往上攀升。

    “店长,拜托,不要做了,我快受不了!”

    关山月紧闭着眼睛,全身快感流窜似的发抖,手抓住他的发。

    “店长,我真的受不了了,下次再让你玩,这一次我忍不住了。可能会有点痛,你忍耐一下,我一定要进去!”

    “嗯!”

    “店长,感觉还好吗?”

    龚正华说不出话来,只能用身体轻微的晃动来表示他的愉悦。他轻轻摇动腰,关山月立刻大叫出来,紧紧抓住他的腰不让他动。

    “别动,店长,感觉太强烈了。”

    “我想要,我想要!”体内酸麻的感觉还没有退,而且身体越来越渴望解放的快感,令龚正华再也受不了的要求。

    关山月听到他的恳求,的奔窜更加的强烈。

    充满的快感,让龚正华眼泪激动的掉下来,身体发抖的追求着至极的快感,他放肆的叫出来:“小月!小月!”

    “我爱你,店长!”在关山月爱的表现中,两人一起到达了快乐的巅峰。

    ???

    关山月牢牢的把他抱在怀里,害龚正华很不好意思,尤其想到自己刚才那么激情的表现,更觉得害羞得只差没找个地洞钻下去。

    “店长,亲一个。”关山月快乐的朝他唇上吻去。

    龚正华满脸通红的被他亲,刚刚才发泄过一次,但是关山月的亲吻又让他全身燥热起来,他觉得自己好丢脸。

    “店长,你还想做是不是?”在被子里,触摸他身体的手慢慢往下滑。

    龚正华捉住关山月的手叫道:“住手啦,我没有想做。”

    “是吗?店长真不老实,你的身体老实多了。”关山月嘻嘻笑,“店长,你今天好热情喔,是因为你终于承认你喜欢我的关系吗?”

    大概是这个原因吧,但是龚正华死也不会在关山月面前承认这件事,以免以后他老是在他面前提起。“没有,不是,是……”

    关山月用手指压住他的唇,“其实店长你真的很迟钝耶,难道你不晓得你早就喜欢上我了吗?”

    “啊?”龚正华以为关山月又要开始发表他的谬论,想不到关山月却很开心的对他点头,“店长,你以前是不敢承认,要不然你看我的眼光很不一样,你自己都没发觉吗?店长你也实在太迟钝了,我一直以为你是故意的,但是你又不是那种故意的人,所以看来你自己真的没发觉。”

    “我以前就喜欢你?”龚正华真的完全没有意识到。

    “是啊,店长,要不然我在你店里砸了那么多盘子,再加上我每天都对你性骚扰,其实你口头上说受不了我,但是事实上,却是每当我在你身边,你的脸色就会变得很好。所以那时我才觉得追店长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因为你早就喜欢上我了。”他再加上一句:“不过没有我早啦!”

    是这样子吗?想来应该也是没有错,因为若是别人对他这么性骚扰,自己个性再怎么温和,也一定会快点辞掉这个工读生才对,绝不会让别人在口头上占他便宜。

    “所以我早就知道店长喜欢我,只不过店长都没有意识到,你总算今天意识到了,店长,我好开心喔,而且你刚刚的热情让我觉得很爽耶!”

    想到刚才的激情,龚正华就忍不住脸红。“你不要一直提刚才好不好?”

    “提这个有什么关系,反正我老婆我老爸娶定了,我老爸以后有那个凶巴巴的女人管他之后,就没空来打扰我们了!”说完后,又露出一脸笑咪咪兼色迷迷的表情,衬得他那张可爱的脸英俊又帅气。“店长,我们再做一次,好不好?”“我们刚才才做过的啊!”

    “没办法啊,我正在最容易冲动的十八岁,而且身边又躺了一个我最爱的人,我就算快累死了,也会有感觉的。”

    “说什么死不死的,别胡说,童言无忌,大风吹去。”龚正华板起脸。

    见龚正华管他,代表龚正华多么的在乎他,关山月笑得更开心,当然也更色情。“店长,你好关心我喔,我该怎么回报你才好?”

    说着、说着,手又往龚正华的下身摸去。 龚正华措手不及,被抚个正着,关山月笑得很淘气,“店长,为了回报你刚才的热情,我决定这一次以双倍的热情来回报你,你要很感谢的收下喔!”

    “少胡说了,你住手——啊碍…”

    关山月抱住他,就给他一个深吻,可爱的脸露出快乐的表情,龚正华心脏怦怦乱跳,不由得承认关山月真的很可爱,也许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更可爱的人了!

    而这个长相可爱的恋人在他耳边吐了一段话,让他面红耳赤#0;#0;

    “今夜不让你睡觉喔,店长,因为今天的你太热情、太可爱了,店长,我要爱你一千万遍,更要在你耳边说几百万遍的我爱你!”

    本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