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前妻玩叛逆 第三章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关雅淳一踏进家门,久候多时的苏涵旋即迎了上去。

    「你怎么受伤了?」她被他额头上怵目惊心的大肿包吓了一跳。

    「被高跟鞋砸了。」

    「王嫂,快拿冰敷袋出来。」苏涵一边朝厨房大声吩咐,一边拉着他往沙发坐下。「是谁这么没教养,随便拿高跟鞋砸人?」

    「我的前妻。」关雅淳似笑非笑的轻扯唇角。

    「汪心媛?!」苏涵十分愕然。「在你面前,她不总是唯唯诺诺、半声不敢吭的吗?怎么会莫名其妙出手打你?」

    「因为我禁止她当狗仔记者。」他淡淡说道,随手解开束缚的领带。

    「什么不好做,竟然跑去当狗仔记者!哈,她的脑子是不是有毛病?」王嫂拿了冰敷袋出来,苏涵接过,帮他红肿的伤处冰敷。

    「一离婚,她就开始变样了。」他语气隐约透着不悦。

    「人被欺压久了,就会忍不住反抗,她这是正常心理。」苏涵轻笑了声。「不过,既然你们都已经离婚了,不论她做什么,应该都不关你的事了吧?」

    「就算离婚了,她的身分永远是关家的前媳妇,所作所为依然会影响关家的名誉,甚至是爸的政治前途,我绝对不会容许她乱来。」

    「那你打算拿她怎么办?」苏涵讨厌他与前妻继续牵扯不断,但她聪明的没有表现出来。

    「我自有打算。」

    「这间屋子没了女主人,我能暂时搬进来吗?」苏涵偎入他怀里,半诱惑半撒娇的要求。「以后我们一起上班,也会方便点。」

    「好不容易才脱离一段令人窒息的婚姻,我需要自己的独处空间。」关雅淳不假思索的立即拒绝她。「时候不早了,妳该走了。」

    「好吧!」知道他讨厌不听话的女人,苏涵不敢再任意要求,带着满心失落离开。

    接着,关雅淳回到房里梳洗,然后上床睡觉。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浮气躁,脑海全是汪心媛拿高跟鞋砸他的暴力模样。

    这一夜,他居然为了叛逆的前妻而失眠了。

    *****************

    那女人在笑!

    午后的金色灿阳洒落她身上,映出有如天使般的淡淡光圈,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容,耀眼如阳,神奇得令人感觉一股温暖的力量。

    结婚两年,他从未见过她这般无拘无束的笑着。

    而且出乎意料的,她笑起来相当漂亮迷人。

    关雅淳伫立于一幢日式老屋的竹篱笆围墙前,带着研究的眼神瞅着正在庭院里帮腊肠狗洗澡的小女人。

    腊肠狗甩着身子,泼了她满脸水珠,她不怒反笑,笑声如银铃般悦耳。

    「汪!」腊肠狗突然发现关雅淳的存在,兴奋地想朝他跑来。

    「乖乖,别乱动啦。」汪心媛头抬也没抬,一手牢牢抓住牠,另手拿着洒水器冲洗牠身上的泡沫。

    关雅淳推开未上锁的木门,走到她身前。

    庞大的阴影忽而落下,她一愣,顺着黑色裤管抬头往上看,顿时惊得从地上跳了起来。「你……你怎么会来这?」

    「该死!」她没拿好洒水器,喷了他一身湿。

    「啊,糟糕。」她赶紧移开洒水器,然后手忙脚乱的关了开关。

    「汪心媛!」他抹了抹脸上的水珠,咬牙切齿的瞪着她,浑身湿漉漉的,头发还不断滴着水。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她缩了缩肩,怯怯地拽紧洒水器。

    「上次拿高跟鞋砸我的脑袋,这次用水淋我,我很怀疑妳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冷笑。

    她心虚地瞄瞄他额头的伤处,红肿已消褪,只剩下淡淡的瘀青。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借住黄雅莉家中这件事除了姊姊知情以外,她没告诉其它人,姊姊是绝不可能出卖她的,那他又是如何得知?

    「调查这一点小事,对我来说并不困难。」

    「我不是说过了,我们以后都别再见面,你干嘛又跑来找我?」她垮着小脸,感觉好困扰。为什么离婚了,还不能摆脱他呢?

    「先把我的衣服烘干。」他要求。

    「可是这里没有烘干机。」他命令式的语气令她不悦地轻撇小嘴。

    「那就用吹风机。」他推开她,径自走入屋里。

    「你不能随便进我朋友的屋子,她知道了会不高兴的。」她扔开洒水器,连忙追了进去。

    「我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妳朋友和一个男人出去约会了,我想此刻她应该没空管有没有外人入侵她的屋子。」他一屁股往客厅的藤制木椅坐下,然后当着她的面脱掉湿衬衫。

    觑着他精壮结实的裸胸,她不禁红了红脸。

    即使他们已经有过夫妻之实了,但每次一看见他迷人的,她还是免不了觉得害羞,甚至想起他们以前缠绵交欢的画面。

    虽然关雅淳这男人性格冷若冰山,但在床上可是相当热情狂野的……

    「拿吹风机过来。」他说。

    「啊?」她惊然回神,脸蛋涨得更红了,暗暗为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害羞与气恼。

    那种事有啥好回想的!她应该把和他之间的过往忘得一乾二净,快快乐乐过着崭新的人生才是。

    「还发什么愣?吹干它。」他把衬衫扔给她。

    「喔。」他如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教她莫名心慌,为了掩饰心虚,马上听话地去找来吹风机帮他吹干衬衫。

    「妳没告诉妳父母我们离婚的事。」他跑到她家中找她,才晓得这件事。

    「是啊,你怎么知道……」她霍然抬头,面露惊慌。「你、你该不会找到我家去了吧?你把离婚的事告诉我爸妈了?!」

    「这种大事他们当然有权知道。」他取过已吹干的衬衫穿上。

    「惨了!」她迅速抓起桌上的手机察看,果然十多通未接来电都是从家里打来的。「你真多事!」她怨瞪他,真担心自己自由的日子到此结束。

    「立即辞了狗仔记者的工作,搬回娘家安安份份的生活,免得给关家招惹麻烦。」穿好衣服,他强势拉着她走往门口。

    「我不要!」她用力抽手,停在门边不肯走。

    「汪心媛,妳已经不是孩子了,不准再任性。」他怒凛面容。

    他犀利的瞪视教她心生畏惧,可是她不想再继续被他控制下去了,她必须为自己的人生抗争……

    她眼一闭,索性豁出去了,娇柔的嗓音忽地扬高──

    「我只想自由地过自己的人生,找到自己真正的价值,对自己负责,这才不叫任性。而你关雅淳,只是一个被我抛弃的前夫,没有资格再对我限制东限制西了,拜托你识相点,滚出我的人生。还有,假如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控制欲,建议你去养只宠物,每天专心管牠吃喝拉撒好了。」

    一口气骂完,现场陷入一片寂静。

    她紧闭双眼等待他的回应,因过度紧张而呼吸急速,胸前快速起伏。

    等了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六秒……

    怪了,怎么没有动静?

    她微掀一眼偷瞄他,预想他会大发雷霆,但是……

    「骂完了?」他仅微挑一眉,淡淡问了句。

    「呃……嗯。」她呆呆点了头,不懂他为何不生气?

    「想不到妳骂人还挺溜的。」她气到涨红脸,同时却又害怕得全身隐隐发抖,瞧见她这矛盾的模样,他不禁气消了,感觉她既好笑又可爱。

    真可笑,彼此同床共枕两年,如今他才发现原来这女人也有可爱的一面。

    「我、我……」他不发脾气反而壮大她的胆子。「是的,我会骂人了,所以往后请你不要再来烦我了。」

    「要我不烦妳,除非妳不当狗仔队。」

    「不关你的事!」趁他一时不备,她猝然使劲将他推出门外,再快速关上门。

    她背贴门板,大大呼了一口气,想到胆小的自己居然能够鼓起勇气臭骂他一顿,忍不住笑瞇了眼。

    「汪心媛,妳真是有出息啊!」

    *****************

    既然离婚的事情已经被揭穿了,汪心媛无法再逃避,只好战战兢兢的回到位于阳明山的娘家,亲自向父母请罪。

    「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一进屋,她便自动跪在父母面前。

    「离婚不是妳的错,快起来!」汪母将她拉起来,摸摸她的脸,心疼得老泪纵横。「我可怜的孩子,妳这么乖巧善良,为什么老天爷偏偏要这样对待妳,让妳终生不孕……」

    「妈咪,不要难过嘛。就算不能生小孩,我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开心的。」撒谎让母亲难过,汪心媛内心自责,连忙安慰着。

    「最可恶的就是关雅淳那一家人,一听到妳无法生育,就立刻将妳扫地出门,实在是太冷血无情了!」汪父为女儿抱不平,忿忿地拍桌怒骂。「昨天那小子上门找妳的时候,我应该多打他几拳才是。」

    「爹地,你打了关雅淳吗?!」汪心媛不敢置信的惊呼。

    「他亏待我的女儿,我打他有什么不对!」汪父理直气壮的一哼。

    她为了离婚而不择手段的撒谎,却意外连累关雅淳挨揍……咳!只能算他倒霉啦!汪心媛忽然心虚,不敢多说什么。

    「媛媛,妳不必担心,爹地一定会再帮妳找一个比关雅淳好上百倍的再婚对象。」汪父拍胸脯保证。

    汪心媛一惊,连忙说:「虽然现今社会风气开放了,但还是有许多男人无法接纳离过婚的女人,况且我还无法生育……假如第二次的婚姻依然无法过得幸福,那我……呜……」

    她紧颦着眉,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让汪氏夫妇瞧了万般心疼。

    「找新对象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还是先让媛媛冷静一阵子,平复心中的创伤再说。」汪母不忍见女儿再受伤害,帮忙缓颊。

    「那好吧!」汪父点头赞同了。「从今天开始妳就搬回家来住,让爹地和妈咪好好照顾妳。」

    「爹地、妈咪,我想继续住在大学同学的家中,这样工作时也比较方便。」她乘机大胆说出内心的渴望。

    「工作?!妳在做什么工作?!」汪氏夫妇感到纳闷。

    「我在一家杂志社担任文字记者。」她轻描淡写的带过,免得让父母知道她成为狗仔队后会加以阻挠。「长期以来我都被保护在你们的羽翼之下,没什么人生历练,现在也应该多见见世面,学习独立了。」

    「找点事情做也好,免得整天在家胡思乱想、郁郁寡欢的。」

    「妳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汪氏夫妇最大的心愿还是希望她能过得幸福快乐,于是愿意一改过往强势的态度,放手让她选择自己想过的生活。

    「谢谢爹地、妈咪!」没料到这么轻易就能说服父母,汪心媛乐得眉开眼笑,在他们的脸颊上各赏一个吻。

    *****************

    是夜。

    台北郊区,一幢独立式的花园别墅灯火通明,震天价响的音乐声不断从里头流泄而出。

    这里就是当红歌手萧磊的秘密住所,Z周刊锁定的主要目标人物之一。

    两个女人鬼鬼祟祟的靠近别墅的后门。

    「听说这个萧磊私底下为人非常好色,经常找一堆舞小姐回来开xingai轰趴,假如我们能潜入屋里***到他们***的照片,这期周刊的销售一定会飙高。」黄雅莉的语气格外兴奋。

    「如果不小心被抓了,那该怎么办?」汪心媛从小到大就是奉公守法的乖宝宝,连红灯都不敢闯,现在居然叫她像个小偷似的侵入民宅,不免让她有些提心吊胆。

    「放心,我们只要别太靠近他们,就不会被发现的。」黄雅莉蹲在围墙前。「妳先踩着我爬进去,然后再打开后门让我进屋。」

    「喔,好。」

    汪心媛小心翼翼的踩上黄雅莉的肩头。

    黄雅莉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使劲撑起,帮助她往上攀爬。

    手忙脚乱的爬上围墙顶端之后,汪心媛瞄了瞄底下颇有距离的草坪,不禁胆怯地抖了几下。

    「快跳啊!再磨蹭下去,他们的Party都要结束了。」黄雅莉急声催促。

    「好啦,就跳了。」她闭紧双眼,牙一咬,往下一跃。

    她整个人跌坐地上,右脚踝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呜……笨死了!任务尚未完成,就先把脚给扭了。

    「快帮我开门。」黄雅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来了。」汪心媛忍着脚痛,迅速移向暗赭红的铁门,用力拉扯门栓上的粗重锁头。「这门安装了铁锁,没有钥匙不能开。」

    「该死!怎么会这么刚好?」黄雅莉气急败坏的低骂,紧接着在围墙外跳来跳去,无奈她的体格矮胖,连围墙的顶端都勾不着,在附近也找不到适合的垫脚石,根本无法顺利攀墙入屋。

    最后,她只好宣告放弃。

    「我进不去了,心媛,看来现在只能靠妳了。」

    「我?!可是我怕只有我一个人不行……」汪心媛紧张起来了,她还是菜鸟记者,尚未单独执行过任务呢!

    「妳别担心,只要照片拍得越煽情火辣,越能助长销售率。还有,假如有看到什么垃圾,记得统统带出来,搞不好能从中挖到什么八卦新闻。」黄雅莉指导着。

    「喔……」她仍有些踌躇不安。

    「上次我们无法从雄哥那里挖到毒品交易的艺人名单,结果被其它周刊抢到独家新闻,这次我们绝对不能再输了!」黄雅莉激励喊话。

    是啊,上次在夜店里就是因为关雅淳将她强行扛走,才会搞砸一切。

    这一次,她绝对不能再让Z周刊损失重要的独家新闻了。

    「好,就交给我,我一定会努力拍到精彩的照片!」

    汪心媛心中燃起熊熊斗志,拖着受伤的脚踝穿越后院的草坪,往主屋靠近。

    她悄悄躲在玻璃落地窗外,往里头窥视──

    客厅里一群男女衣衫不整的喝酒、抽大麻、跳舞狂欢,而知名歌手萧磊和一名穿着清凉的美眉靠在吧台前热情激吻,两只色手还不断揉捏美眉的翘臀。

    好机会!

    她立刻拿起相机,连续拍下好几张火辣又煽情的照片。

    没想到一切会如此顺利,她兴奋地掩嘴窃笑。

    准备撤退之际,瞄见通往屋内的后门旁堆放一袋垃圾,顿时想起黄雅莉的吩咐,又急忙趋近过去偷垃圾。

    同时间,两名彪形大汉从屋里走出,厉声斥喝:「嘿!妳是什么人?!」

    惨了!她大惊失色,转身就跑,可是碍于脚踝扭伤了,尚不及跑远就被两名大汉左右箝制住。

    看见垂挂于她胸前的相机,其中一名大汉说:「看来是溜进来***的狗仔,带她去见萧先生。」

    「不、不,你们误会了,我、我不是狗仔……」她惊慌失措的狡辩,但他们不理会她,依旧强势地把她抓进屋里。

    众人因她的出现而暂停狂欢,整间屋子顿时安静了下来。

    「萧先生,我们刚才从监视器中发现这个女人翻墙进来***。」

    两名大汉将她带到吧台前,然后强行夺过她的相机,交给萧磊检查。

    萧磊推开怀中的女人,看见自己***的行径全都被清楚拍摄下来,当场大发雷霆,狠狠砸了相机。「妳是哪家报社的记者?!」

    「我、我……」汪心媛被他暴戾的模样吓着,未免更加触怒他,只好诚实招供。「我是Z周刊的记者。」

    「妈的!我最痛恨你们这些无孔不入的记者了。」萧磊猝然朝她挥出拳头。

    「啊──」她惊得倒抽了一口气,急忙后退闪躲,却意外撞入一堵宽厚的胸膛里。

    萧磊突然停住攻击,对她身后的男人说:「关律师,你来得正好!这个死狗仔私自翻墙进入我的屋子***,我要控告她!」

    她转头见到意外出现的关雅淳,表情旋即垮了下来,心中忍不住犯嘀咕。

    真是冤家路窄呀,怎么老是在工作时碰到他呢!

    「为什么妳还没辞掉记者的工作?妳父母知道妳离婚了,没把妳抓回家去?」关雅淳阒沉脸色,不悦地质问。

    「我爸妈疼爱我这个女儿,他们现在愿意尊重我自己的选择了。」他以为利用她父母,就能逼得她放弃工作吗?哼,他打错如意算盘啦!

    「他们的纵容会害了妳!」他不赞同的拧眉。

    「你不必担心我,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她看着他的眼神增添了一丝鄙夷。「一个外表正义凛然的大律师,原来也喜欢参加这种荒唐的xingai轰趴。」

    原来他不只有苏涵一个情妇,还喜欢和其它女人乱搞,如今她才算看清他的真面目。

    「我是为工作而来,萧磊找我过来讨论他的经纪合约。」

    至少他们也当过两年的夫妻,她还不了解他的人格品行吗?在她的印象之中,他是这种低级下流的男人吗?

    她轻蔑的态度不禁让他莫名气闷起来。

    「关律师,你们两人认识?」听见他们的对话,萧磊显得十分惊讶。

    「她是我的前妻。」

    关雅淳的坦承不讳令汪心媛相当诧异,她还以为他会为了顾及他自己和关家的名声,而断然否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萧磊愣了一下,紧接着表明强硬的态度。「就算是你的前妻,她侵犯我的权,我照样要控告她。假如你不帮我的话,那我只好另外聘请律师了。」

    关雅淳凛容,冷冷瞪住汪心媛。

    「妳晓得自己愚蠢的行为,替自己招惹来什么麻烦吗?」

    「……」她低着头,不敢说话。

    「妳无故侵入他人的住宅,触犯了刑法第306条的『侵入住居罪』,可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罚金。妳还无故以照相窃录他人非公开之活动,触犯了刑法第315条的『妨害秘密罪』,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万元以下罚金。」

    「我、我……不知道事态会、会、会这么严重……」汪心媛吓得结巴。

    关雅淳瞄见她偷藏在身后的垃圾袋,厉声补充:「再加上一条『加重窃盗罪』,可处六个月以上、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汪心媛脸色瞬间刷白,像被火烫着似的飞快扔开垃圾袋。

    「我、我只是想帮忙倒垃圾,不是偷窃……」好心虚啊,连声音都好虚弱。

    「看来关律师是愿意大义灭亲,帮我讨回公道了。」萧磊满意笑了。

    汪心媛瘪着小嘴,急得眼眶泛红。

    她真不敢想象当家人们得知她犯法、必须承受可怕的法律制裁之后,对她会有多么失望与愤怒……

    看着那张充满无助的小脸,关雅淳微扬嘴角,倏然想到了该如何整治这个叛逆的前妻了。

    「假如我能帮妳平安无事的解决这个麻烦,妳必须答应我一件事,如何?」他和她谈条件。

    「只要真的能平安无事,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应该不会有比被扭送法办更糟的事了,她想也不想的答应了。

    「很好,记住妳的承诺。」

    关雅淳转身面对萧磊,低声交谈。「萧磊先生,假若你坚持提告的话,今日你在xingai派对中抽大麻的荒唐行径就会被 baoguang在大庭广众之下,你的演艺事业肯定也会跟着受影响,这是你乐见的情况吗?」

    「这……」一语惊醒梦中人,萧磊的态度转为犹豫了。

    「不如这样吧,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们双方就当作没有发生过。只要你别对她提出告诉,她也不会将这件事报导出来,彼此都能相安无事。」关雅淳提出最佳的建议。

    「你保证她不会报导?」萧磊一脸怀疑。

    「我保证。」此刻那个小女人已经快被吓死了,谅她没有胆量再去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好吧,就这样算了。」为了保护自己的前程,萧磊愿意妥协。

    汪心媛没听清楚他们实际交谈了什么,最后只听见萧磊答应不再计较,顿时大大松了一口气,抹了抹额上的冷汗。

    「谢谢你喔!」她对关雅淳露出感激的微笑。

    「现在妳也该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了。」

    「什么?」他笑得不怀好意,她隐隐不安起来。

    「立刻辞了狗仔的工作,到我的事务所来上班。」

    她的家人若继续放任她为所欲为,总有一天一定会再惹出麻烦,然后殃及关家的名声。

    不如就由他亲自看管,免得前妻继续叛逆。

    「我不……」好不容易才离婚摆脱他的掌控,她才不想回去受罪!

    「还是妳更想被萧磊移送法办?」他轻柔的嗓声饱含可恶的威胁。

    「我……」她垂头丧气,完全被吃得死死的。「我答应就是了嘛!」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