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无限进化3 贰拾伍 兽人大战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见过一次兽人却没有深究,不代表洛炎就能坦然接受这些怪物。上次看见那个兽人的时候,洛炎还以为他真的是传说中的狼人,是天生看见月圆就会变身的怪物。虽然陌生、虽然样子一样丑陋,但是洛炎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人长得丑是没办法的,就算是被生成了一个狼人也一样是天生。然而在知道那个其实是个普通人类、是被人类改造成这样的,洛炎本能的有一种恶心的感觉。

    所以,在洛炎看见这五个兽人的时候,一种皮肤下爬满虫子的感觉让他浑身僵硬和恶心。

    “这个,样子虽然是丑了一点,但是他们沟通起来很有说服力,希望过程不会让你们觉得太辛苦。”男人有礼的对他们行了个礼,然后就退出了房间锁上了门。

    随着男人的退出,五个兽人也动作迟缓的朝他们移近。手上拿着沉重的铁棒和长刀,着上身露出结实的肌肉和异常浓密的体毛,黑色的手掌和脚掌上长着长长的灰质长爪,一对混浊无光的眼睛死鱼般的瞪着洛炎他们。

    这些东西,跟他上次在四喜院见到的不一样。

    看见这些东西的一瞬间洛炎还以为上次夜袭四喜院的就是这些人,但是定下神后洛炎就发现,同样是兽人,但是这几个跟他在四喜院见到的不一样。那天的兽人不单动作灵活,而且眼晴很有神,洛炎甚至还从那对兽类的眼睛中看到了戏谑的神色。但是这五个兽人却像在梦游一样,动作迟顿不说,从他们死气沉沉的眼神中,洛炎甚至感觉不到他们是有智慧的生物。更不用说他们身上只拿了最原始的武器,而四喜院的那个,洛炎敢说国内最好的特种兵的配置都比不上他。

    动手前洛炎转头看了看莫苦,莫苦阴沉着脸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感觉不到神力的影响,这五个也是人工合成的怪物。

    虽然那五个怪物让他恶心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可以的话洛炎连一根毛都不想碰他们,但是现在形势所逼,想从这里出去只有先干掉这些东西。但是话说回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生化兵已经普及到随便一家舞厅就能养个五只吗?而且,到现在为止洛炎还没感觉到过进化者的共鸣,难道莉莉斯他们根本就没有出面,四喜院的那些人就被这些兽人给干掉了?

    沉思间那五个兽人已经一拥而上,洛炎灵活的闪过了攻击,耳边一阵铁器乒乓砸烂地面的声音,洛炎一个回踢踢在了左手边兽人的腰眼。脚下传来一种像是全力踢在沙袋上的强烈冲击感,看来这些兽人虽然动作迟顿,但是肌肉强度是一样的。

    “吼──”腰上的酸痛让兽人愤怒的大吼,抄起手上的长棍就朝洛炎扫去。

    兽人意料外的突然暴走,手上的棍子就像严冬里猛然刮到了面前的冷风一样,一个激灵的工夫棍子已经贴在了洛炎的头上。

    一瞬间,洛炎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突然沉进了深水里,周围变得一片死寂,头脑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停止。然后,剧烈的激痛就像决堤的洪水猛烈冲刷过洛炎全身的感官。

    靠!收回前言,这些家伙哪里是动作迟顿,根本就是还没睡醒!

    “疯子!”

    彷佛从很遥远的地方,身后传来了九局的呼喊声。洛炎微微回过头,看见想过来的九局被小铃一把拉住。

    “不要过去!”小铃瓷偶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诡异的让九局打了个冷颤后身 体也失去了控制般的停了下来。

    没错!不要过来!就像他跟小铃约定好的,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过来。就算他被人打死了,也要不犹豫的转身就跑。如果做不到这点,就离他远远的,不要靠近他。没有意义的担心喊叫只会让他分心,不自量力的跑过来也只会碍手碍脚,九局这个大学生还没小铃这个中学生会看热闹,真可悲!

    愣神间那个发怒的兽人又 “嗷嗷”叫着像头熊似的跑了过来,洛炎一开始的那种恶心的感觉现在已经被满腔的怒火烧得没了踪影,剩下的只有想杀人的念头。不断冒出来的血滑下了额头,染红了洛炎的眼,顺着脸颊流到了嘴边。洛炎伸出舌头舔到了腥甜的液体,铁锈般的气味弥漫在他的鼻间,那种气味引诱了洛炎脑子里所有的疯狂。

    受了刺激的兽人的速度明显超过了普通人,巨大的身形也让他们冲速更加惊人,不到半秒的工夫已经再次冲到了洛炎的面前。然后洛炎一把抓住兽人胸前的长毛,另只手抓住了兽人的腰带,藉着他的冲势洛炎又狠狠地把他扔了回去。

    “砰!”整个房间都在跟着摇晃般的巨响,兽人巨大的身 体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墙上,然后轰然掉在了地上。直到两秒后,那个被撞闷掉的兽人才头晕眼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洛炎一声怒吼,露出一口淌着口水的锋利牙齿,面目狰狞的再次扑了过来。

    对于欠打的人,洛炎是从来不会客气的,就算对方是个兽人也一样。

    然而洛炎的手掌刚刚翻开,还没来得及招出手心的火焰,一种熟悉的空气的凝固感突然包围了他。下一刻,自己的手被人牢牢的抓在了手里,莫苦同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不要做奇怪的事。”莫苦从一开始就在帮着洛炎一起打,但是他的注意力却一直没有离开过洛炎这里。事实证明他担心的事确实发生了,洛炎就像在他们面前一样打算毫无顾忌的使用异能。

    “放手!”

    莫苦没有放手,只是抬头示意洛炎看天花板的四个角,白色的墙体上,四个角落里都有一个如手指般粗细的黑洞,那里装着的恐怕是四个隐藏式的镜头。

    “那又怎么样?”就算看见了这个,洛炎依然冰冷的问道。

    “他们只是人类造出来的东西,你不能用那种能力。”

    那又怎么样?对于莫苦的坚持洛炎不屑一顾。对他来说,只有能不能活下去,没有能不能做!

    然而没有给他们更多的讨论时间,身后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示意着那个兽人已经跑近,莫苦放开洛炎转身迎上了那个兽人。

    就打架的感觉来说,莫苦和洛炎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洛炎就像桶烈性炸药,极具破坏力的血腥风格让人一开始就心生怯意。莫苦给人的感觉却是扎实,包括一招一式都像表演一样流畅有力。受过长年正统武学教育的他,就算是应付各项指标都强化了的兽人的时候,也是从容不迫──但是这也仅限于一对一或者一对二、三的情况下。事实上从一开始莫苦就帮洛炎拖住了另四个兽人,现在又为了不让洛炎使用异能,变成了莫苦一个人对付全部的兽人,就算有再厚实的功底也显得有点狼狈。

    但是从一开始莫苦就错了,洛炎不是个会乖乖被别人保护的人。甚至在他的眼里,莫苦的坚持根本就是个笑话。强大就是强大,没必要去设置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压制自己。用一个普通人的身分跟五个高科技下已经变得不像人的兽人对打,这本来就等于是在自虐。更可悲的是,现在在这里根本就没人去限制他,莫苦却被自己脑子里的陈规绑住了自己。

    这就是出悲剧!

    而他洛炎却是头野狼!

    无视莫苦的反对,洛炎的手上“轰”的蹿出了两道半身高的火柱,黄色的火焰下洛炎笑得格外嚣张。

    但是让洛炎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手上窜起火焰的同时,莫苦竟然一个转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双手来势汹汹拍在了他的双肩上。这样轻轻地一拍,就跟那天晚上莫苦对他做的事一样。洛炎手上的火柱消失不见了,两只手臂同时无力的垂了下来。然后莫苦拎起他的衣领把他扔给了一边的九局照顾,最后返身重新迎上那五个兽人。

    整件事发生得太快也太突然,洛炎直到像个沙袋一样被扔到了九局身上才回过神,无力下垂的两只手臂让洛炎充满杀意的眼神狠狠瞪着莫苦的背影,几近暴走。如果不是两只手臂都失去了知觉,他想他现在已经暴走了。

    “疯子,你没事吧?”看着洛炎还在不停往外冒血的头,九局整张脸都吓得变成了青白色,压根忘了他们是连死了都能活过来的怪物。

    “疯子!”烟头也蹲到了洛炎的身边,但是冷漠的脸上透出隐隐的担忧。也许九局只是以为莫苦因为洛炎受了伤,所以才让他退回来休息。但是烟头一看到那熟悉的动作和洛炎两只手上的火焰消失,无力垂了下来的样子,烟头就知道莫苦又做了跟当初一样的事。果然,现在洛炎死死盯着莫苦的眼神中已经带了明显的杀意。

    洛炎没说话,只是看着莫苦坚难的跟五个兽人打斗着。也许一开始莫苦还对这些东西有点不忍下手,但是随着被那些兽人越逼越紧,莫苦也不得不认真起来。闪过迎面劈来的刀锋,莫苦顺势抓住了兽人的手腕一个手刀夺过了对方手上的刀。

    手上有了刀,整个局面就在瞬间调转了。如果只是普通人,莫苦就算赤手空拳不用异能也能在一招内解决对方,人类有很多脆弱的地方,就算是受到很小的刺激也会造成休克甚至是死亡。但是这些兽人不单各方面的肌肉都很发达,就连那些弱点都比普通人迟顿,让莫苦在不使用异能的情况下很难达到有效的攻击。但是有了刀就不一样了,莫苦很清楚砍哪些地方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所以从莫苦抢到刀的瞬间开始,不到两分钟的时候,那些兽人就全躺平在地上嚎叫着挣扎,然后很快的,就再没了声息。

    满身染血的扔下了刀,莫苦望着那些兽人还有些回不了神。并不是说他也有失控,事实上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情绪失控时是什么时候了。他只是觉得有些难过,有些无奈,还有些悲哀。在异能界,被打上绝印的人类是不可能再变回人类的,在人类的世界,这些兽人恐怕也没办法回到从前了。他们的人生,在他们被迫变成这样的同时就结束了,甚至在“死”后,他们还要被迫以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做着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就算自己感到愤怒、感到悲哀,他却依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甚至亲手砍杀。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他们少受点痛苦的离开这个世界。

    对着兽人的尸体愣了会儿后,莫苦才回到洛炎面前,蹲下身开始帮洛炎的双肩拍打按摩。也许是使用了异能的关系,洛炎的手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只是看着莫苦的眼神,依然异常的阴冷。

    看着洛炎望着自己的眼神,莫苦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洛炎却在他开口前站了起来,并且伸手推开了他走到了那个男人消失的门前。

    那是一扇完全由金属制成的门,明明是一目了然的事,洛炎却伸手细细地触摸着,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死寂感。门锁是用了最古老的从内侧上插销的锁法,虽然古老,却非常有效,尤其是门和门框的接口还设计成了错位的槽口。除非有人从里面打开门,否则普通人很难从外面打开门。

    洛炎回头看了烟头眼,这种情况下应该是烟头的工作,但他那个古板的仆人应该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使用能力吧?

    “我来开门。”看洛炎望向自己,烟头很自觉的走上前。

    “不用!”洛炎却出声止住了烟头的动作,眼神带笑的看向了因为他的话而显得有点疑惑又暗暗松了口气的莫苦。刚刚他说话前,莫苦的那张脸很纠结,莫苦很清楚如果他再阻止的话很难说洛炎会不会现在就开始发飙,但是他又有不得不阻止的原因。所以,真的很纠结!

    拒绝了烟头,洛炎移步走到了雪白的墙面这里。虽然门是很牢,但是不知道这里的墙是不是也像四喜院的一样牢固呢?洛炎突然力量十足的一脚踹了上去,顿时整个墙面都响起一阵错位崩裂的声音。虽然比起四喜院的墙是差了点,不过就一般而言,这堵墙算得上是真材实料,很牢固了。

    洛炎一脚下去墙面虽然没有立刻崩塌,但是一眼看去就知道内部已经裂得粉碎,只差最后伸手推一把了。所以洛炎就伸手再推了把,然后水泥砖块轰然落地的声音就在耳边响了起来。

    “疯子,小心!”砖石落地扬起的灰尘中,莫苦突然把烟头拉到了自己身后。

    “什么?”洛炎奇怪的看向莫苦,却感觉到自己面前一阵轻风扫过的凉爽感觉,细微的,还能闻到一种淡淡的香气。这时候洛炎才意识到被人偷袭,忙伸手拉过小铃往后退。

    直到一群人退开几公尺远,洛炎突然感到一只手不轻不重的拍着他的后背,“哥哥不用怕,小铃改了风向噢~”回过头,小铃得意的对洛炎笑着说道。

    “……”怪不得他刚刚只感觉到一股凉风扫过,只有很淡的气味还残留在空气里。

    不等他们喘口气,洛炎突然听见空气中传来清脆的“卡”一声,本能的他一把拉住小铃退到了还竖着的墙后。下一秒,密集的枪声就“哒哒哒……”的扫了起来。

    怪物、迷香、机关枪……还真是花样百出,什么都用上了。洛炎怀疑四喜院的那帮人甚至都没碰上莉莉斯,就被这个男人全解决了。

    “人类社会的治安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吗?”听着依然不绝于耳的机关枪声,莫苦显得有点受打击。

    “还好吧,绝大部分的人一辈子都没见过真枪,也没听过真的枪声。”九局声音都有点打颤的安慰道。他就是那个长到这么大既没见过枪也没听过枪声的普通人,跟洛炎还有小铃这两个听机关枪扫射声就跟听放鞭炮一样的不是同一类。

    扫射声一直持续了半分钟左右才停止,对面的墙上被射得像马蜂窝一样密密麻麻,鼻尖充斥的都是刺鼻的火药味。灰白色的硝烟弥漫中,刺耳的机关枪声消失后周围的一切都突然变得异常的安静。

    浓到像白幕一样的烟雾渐渐落定,房间里面却一直没有动静,好像那里面根本就没有人一样。洛炎却只是靠在墙后沉默不语,里面没有金属的装卸声,说明子弹还没有扫光。见识过他们干掉兽人的过程,还能冷静的留下一部分的子弹,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不过他拿的是机关枪而不是手枪,似乎也被吓到了。

    男人确实被吓到了,但是他被吓到的原因跟洛炎以为的不是同一个。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这两个人会凑在一起,但是这都不会改变今天他的命运。避身在宽大的办公桌后,男人从最下层的抽屉暗层里拿出了一粒药。而于此同时,墙上的数个监视萤幕中的四个,显示着洛炎正示意莫苦捡起地上的碎砖,一个个的把角落的监视器武力破坏了。

    破坏监视器,是决心要攻进来了吗?男人握紧了手里的冲锋枪,静静地望着墙外的情况。

    从一开始男人就有预感,今天他是走不了了。跟他的预感对应的,墙外忽然飞来一团巨大的黑影,扫射下也发出了不同于刚才、打在肉上的声音。不过机关枪的火力再强,也挡不住一具将近 200公斤的尸体落地。在意识到那只是具兽人的尸体后男人往边上急闪,尸体轰然落地的同时,男人也感觉到了已经有人逼近了身边。

    可想而知,只要让洛炎他们近了身边,男人根本就不是洛炎和莫苦的对手,不到一分钟的工夫就被莫苦牢牢按在地上了。

    “原来还活着啊!”一进房间,洛炎就看见了被十字型绑在墙上的赵子强。赵子强全身都是伤,一张脸被打得已经变了形,几乎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只有那对眼睛,眼神冰冷的,恨不能把那男人千刀万剐的瞪着他。洛炎的眼神落到了一边,在赵子强的周围吊满了只剩下一个瓶口的酒瓶。而赵子强的脚边,那里放着一只网球拍,周围散满一地的玻璃残渣,还有散发著强烈酒精气味的液体。

    “疯子,你……认识他?”大概这辈子第一次看到拿活人当球靶的,九局颤着声音问道。

    “还不帮忙?”洛炎用眼神一指赵子强,自顾自的点起了菸。

    烟头和九局应声上去把赵子强从墙上放了下来,解绳子的时候两个人又倒吸口气,赵子强应该是拚死挣扎过,手腕上被粗绳磨得几乎见骨。

    赵子强的身 体很虚弱,先前几乎是被绳子吊在墙上的,绳子一解开,赵子强整个人就无力的跌在了地上。不过很快,赵子强就硬撑着爬了起来,脚步蹒跚的走到男人边上,几乎是一头栽下去的骑到了男人身上,咬紧了牙关一拳拳的往男人身上揍去。

    “你可以杀了他们,但是你不该折磨他们、羞辱他们!”凶恶的瞪着被自己揍到吐血的男人,赵子强泣血般的控诉。

    男人的脸跟赵子强已经不相上下,但是男人看着赵子强神经质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陡然没了气息。

    赵子强一愣,突然意识到男人是自杀了,积压了一整夜的愤怒和不甘让赵子强瞬间暴走,狂暴的挥拳鞭尸,“混蛋!你这个王八蛋!懦夫!你这个杂碎!狗杂种!”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