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君本无情 第二十章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他越发心急如焚,背脊窜冷,心中顿生不祥。

    终于,他回到寝殿,几名于房外守候的宫女见到他,仓皇失措,他见状也知不妙,不浪费时间问了,直接冲进去。

    空无一人。

    「采荷!采荷!」他里里外外,转了个遍,就是不见她的身影。她上哪儿去了?「采荷!」

    「启禀、启禀殿下,这是小的、小的在房里发现的。」一个宫女鼓起勇气走向他,颤抖地递给他一封书信。「是太子妃娘娘……留给您的。」

    采荷留书予他?为何要留书?开阳慌悚,一把抢过书信,驱逐众人,独自展信阅读——

    开阳,吾爱:

    记得妾曾与君相诺吗?

    倘若,君之天地都是虚假,妾当成唯一真实。

    当年,妾以夏家女儿之身份与君结褵,缔白首之约,妾既无德芬机智,亦不若真雅善战,君欲成王,妾唯能给予娘家之势。

    谁知如今,夏家却难以成为君最得力之同盟,妾自身亦成称王大业之负累。

    妾左思右想,唯有离开,方能助君一臂之力。

    「今生今世,永不相离」,请恕妾无法信守约诺,此生不能再与君同行。

    不敢祈求君之原谅,只求君之理解,对君违约背信,实非所愿,今生不能相守,可否来世再见?

    若有来世,妾当如此生,恋君慕君,一心一意。

    唯愿到时,君不再是王家血脉,妾亦非名门千金,皆是人间寻常儿女,做一对平凡夫妻。

    永别了。

    妾自当于九泉之下,为君诚心祈福,祝君得成大业,青史留名!

    采荷绝笔

    采荷……绝笔!

    这意思是——

    开阳悚然,反复确认最后四个字,视线模糊了,胸口揪紧,令他透不过气。

    起先,他脑海一片空白,无法思考,接着,他拔腿狂奔,不顾身后有多少人追喊,飞也似地跑往膳房的方向,往火焰之处奔去。

    赫密与月缇在他即将闯进火场时,及时拉住他。

    「殿下,请您冷静点!」他们劝道。

    要他如何冷静?他怎能冷静?

    他回头瞪视两人,目光如炙,嘶吼若野兽。「采荷在里头吗?告诉我!她是不是在里面?!」

    赫密与月缇恍然相顾,跟着,点了点头。

    她果真身陷火场!

    领悟此事,开阳几欲疯狂。「我得进去救她!采荷、采荷!让我进去!」他拼命挣扎,赫密与月缇得费尽全力才勉强制住他。

    「殿下,请您冷静!已经来不及了,这火势太大,即便您闯进去了,也救不出娘娘,只会平白无故送了自己一条命!」

    那也得进去救她!不能留她孤独一人,受烈火焚身,那该有多痛,她该有多害怕!

    开阳恍然寻思,眼前仿佛浮现一幅景象,采荷孤寂地蜷缩于膳房角落,就像当年的他,困在黑暗里,前路茫茫,走不出去。

    他的采荷……她该有多怕呢?

    「我要去救她!你们谁都别阻止我!」他眦目狂吼,用力甩开了两名属下的箝制,踉跄地奔向前,一道热风倏地朝他席卷而来,浓烟熏痛他的眼,火星卷曲了他鬓尾。

    蓦地,一根梁柱倒落,跟着,整间膳房应声崩塌。

    轰然巨响,吓傻了周遭每一个人,开阳亦骇然立于原地。

    来不及了,他的采荷,他挚爱的妻,最后还是葬身于残酷火场。

    救不出来了,他救不出她……

    今生不能相守,可否来生再见?

    她说来生再见,可见她是铁了心要离开他,为什么?为何她要自以为这样是对他好?为何他钟爱的人都如此自以为是?

    采荷如此,德宣亦然。

    开阳想着,怨着,身子颤栗不止,忽地软跪在地。他瞠目瞪着眼前犹如地狱的灼灼烈火,半梦半醒之间,隐约回到过去。

    那改变他一生命运,最沉痛也最令他不堪回首的一天——

    「哥,你做什么?」

    他瞪着直指自己咽喉的刀锋,难以置信。

    可他最敬爱的兄长并未解释,只是惨澹一笑,将一枝翠玉横笛交给他。「这凤鸣笛是我从一位老乐匠那儿买来的,本想留著作为你今年生辰的贺礼,但怕是等不到那时候了,如今你就先收着吧——」

    他怔怔地结果笛子,握在手里,却仍是对兄长拿刀相指感到不解。他正欲问话,德宣又飞快抢过他手中原本写给妹妹的遗书,换上另一封信。

    「这是王城外驻军将领写给我的,你就当是我谋反的证据u,献给王后吧。」德宣低声嘱咐。

    他在说什么?他背脊发凉,全身汗毛竖立。

    「你这吃里扒外的家伙!亏我拿你当至亲兄弟,如今你竟然背叛我,诬陷我叛国谋逆!」德宣嘶声怒喊,咆哮的嗓音传出门扉外。他一面喊,一面将遗书丢进案上的烛盏烧了,继续作戏。「既然你对我无义,就别怪我对你无情,从今以后,你我不再是兄弟!」

    此时,门扉踢开,青龙令率人闯进,德宣一咬牙,挥剑一砍,在他左手臂膀割开一道伤口。

    血流汩汩,他却丝毫不觉伤口撕裂疼痛,痛的,是他的心。

    他迷蒙着眼,不敢置信地望着兄长。

    这个王兄,竟然忍心烧了留给亲妹妹的遗书,将所谓的叛国证据交个他……

    「大胆逆贼!还不束手就擒!」

    青龙令一进殿,嘴里就喊逆贼,明显已不将德宣当太子看待了,德宣黯然闭了闭眸,嘴角扬起自嘲的冷笑。

    几名星徒粗鲁地架住他。

    局势控制住后,希蕊这才飘然进殿,清冷的眸光扫射屋内,最后落定于他身上。「你怎会在此处?」瞥见他臂膀受了伤,秀眉一挑。「这是德宣砍的吗?」

    他颤栗,惶然望向兄长,后者对他使了个眼色,那眼色无比深沉、无比绝望,却又满蕴一个兄长对弟弟的爱护。

    他霎时痛悟,德宣想保护他,而他唯一能够苟且偷生的方式便是……

    他苍白着脸,颤手举高兄长之前塞给他的书信。「德、德宣叛国,这是……是他、谋反的证据。」

    「是吗?」希蕊比个手势,示意青龙令抢过那封信,她抽出信纸一瞧,唇角挑起满意的微笑,再度望向他。「你深夜来此,便是想夺取这封信吗?」

    他跪下。「是,王后娘娘,儿臣……只想为王尽忠……」好痛……痛的,却不是伤口。

    希蕊沉吟,现实在思索他话中真假,朝青龙令微微点个头,对他搜身。

    他动也不动,任由旁人在自己身上掏摸,这才彻底明白面前这女人疑心有多重,幸而德宣料敌机先,把那封遗书烧了,否则此刻被搜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他的德宣哥哥果然厉害,但再如何聪明机智,也斗不过这个心计阴狠的王后……

    「启禀娘娘,王子殿下身上并未搜出任何可疑之物。」青龙令搜索过后,陈胜报告。

    「很好!」希蕊这才信了他,扬手令他起身。「难得你有这份孝心,你父王肯定十分感动,先退下疗伤吧,来人,护卫开阳王子回去。」

    「是。」

    两名星徒一左一右守护他,他起身,瞥望德宣,德宣狠狠朝他啐口唾沫。

    「卑鄙小人!枉我将你视为亲兄弟!」

    唾星沾上他的脸,他知道,自己不能哭,只能端出最冰冷无情的面容。「谋逆奸贼,怎么配当我兄弟?你好自为之吧!天上地下,怕是都没有你这逆贼的容身之处。」

    他话说得绝了,而德宣又是一口愤恨的唾沫。

    可他在王兄眼里看到深浓的温情与不舍,耳畔仿佛听见声声意味深长的叮咛——千万千万,别跟我走同一条路,这条路,不是人走的。

    这路,不是人走的。

    德宣哥哥曾以自己的性命为警戒,他若聪明,便该以兄长那凄绝惨烈的下场为鉴。

    可他偏不听话,若命运之神安排他降生于王家作为试炼,那么他便要反抗,绝不逆来顺受!

    他要成王,将那夺去他至亲手足的女人杀了!终有一天,他将取下她的首级,血祭德宣的坟!

    他选择踏上王者之路,为了复仇。

    他很明白,这是一条孤独之路,不能有谁相陪,任何牵挂都会是弱点。早在决定走上这条路之前,他便决心抛弃一切牵挂,根绝所有为人的感情。

    不该让她来到他身边的,那个灿烂美好的春天,他无论如何,都不该将那朵会致人于死的虞美人花送给她。

    一时的贪恋,一时的难舍,他接受她成为自己的妃子,自以为能将她当成一杖棋子于棋盘上摆弄,其实只是给自己留下她的借口。

    他其实很想有她,于这寂寞的路上,盼能有她相配。

    可他错了。

    有些路,注定了只能一个人走,愈是不想失去的人,愈该远离。

    他该远离她,当初不该将她留在身边,是他错了,大错特错,大错特错!

    「对不起,采荷,对不起……」

    火烧尽了,眼前是一片坍方的废墟,开阳跪在冰冷的地面,失声痛哭,撕心裂肺的狂吼震撼了整座东宫。

    以为自己不会再哭了,以为无情无血之人也不再有泪,但如今,却是泪如海潮泛滥。

    但哭泣又如何?嘶喊又如何?再多的泪水,再深的悲痛,也唤不回她。

    他的采荷,他唯一的真实,心头唯一的柔软,从今而后,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

    他的天地崩毁了,留下的只是一片茫茫阎黑,见不到尽头,而他彷徨独行,如孤魂野鬼。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千年百年,他的魂魄终于不再徘徊,止住了泪,踉跄起身,深呼吸,身姿傲然挺立。

    赫密与月缇来到他身后,小心翼翼地开口:「娘娘的事,我们很遗憾。」

    遗憾吗?开阳冷峻勾唇,不带感情地扬嗓。「是你们做的吧?」

    「是……。」两人硬着头皮承认,以为他会大发脾气,都是紧绷着,等待他的发落。

    谁知他却笑了,笑声低沉却尖锐,如最无情的利刃,磨在齿间。「做得好,替我斩除了身上唯一的弱点,做得很好——」

    什么?赫密与月缇愕然相顾,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开阳捏握拳头,拳心里暗暗收着一块尖锐的破瓦,刺进肉里,痛得流血,他试图利用这肉痛,忘了心痛。

    「从今以后,我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再也没有……」他喃喃低语。「所以,至少要拿回同等价值的东西。」

    「殿下的意思是?」

    开阳冷笑,目光凌厉,锋锐的白牙若隐若现,如残暴的兽,即将猎食鲜血淋漓的肉。他望向苍茫的天际,望向那座立于希林国主的宫殿——

    「该是行动的时候了!」

    【全书完】

    编注:

    ※德芬公主当年如何逃过希蕊王后的毒手,成为妖女,挣逐王位?请看【王者之路·序章】采花1052《真命天女》!

    ※真雅公主和无名又是如何相识相爱?请看【王者之路·贰章】采花1069《不爱江山》!

    ※开阳、真雅、德芬三人,究竟谁能成王?采荷是生是死?真雅与无名的感情又该如何解决?而德芬与黑玄能逃过这场残酷政争吗?王位争夺即将走向何路敬请期待【王者之路·最终章】采花近期《红妆天下》!

    【全本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全本小说阅读网(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