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美人不婚头 第一章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远侨金控拥有台湾最大的私人银行,位於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台北市区精华地段,一整栋豪华大楼都属於远侨银行所有,每一层楼分别是不同部门的所在处,一楼是银行,二楼是证券部,三楼是股票金控部,接着有外汇部、财富管理部等等……

    十一楼设有两个部门,财富管理部以及外汇部,整个大办公室中间以屏风略作分隔,坐在最後端主管区的霍净佳此时并没有专心在处理公文,她心不在焉地看着屏风另一边,视线焦点落在外汇部的职员安在轩身上!

    虽然不同部门,但她知道一个月前外汇部来了个优秀的新专员,顶着国外留学归国的财经硕士学历,上班至今已经一个月了。

    打从他刚报到的时候,她就已经注意到外型帅气、人高马大的他,金融界的菁英分子不少,但他的气质与众不同,有一股天生的领袖气质,莫名地吸引她的目光。

    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她发现他的表现出奇地好,工作能力强、吸收资讯快,她对他越来越有兴趣,总觉得他应该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怎麽会来做一个外汇部的小小专员?

    心中涌上一股想搞清楚他底细的强烈慾望,终於,她拿起电话拨内线给银行里她唯一的好友,人力资源处的襄理彭莉莉,偷偷跟彭莉莉调安在轩的个人资料。

    彭莉莉在电话里贼笑着问:「怎麽那麽瞎,我们远侨银行的霍大美女,居然会对一个新员工产生兴趣?」

    「你管我!先告诉我他的背景是什麽啦!」

    「中午请一餐。」彭莉莉乘机揩油。

    「没问题。」霍净佳大方道。

    「那中午见面再说。」

    X

    午休时间,她们一起去吃了泰式餐厅的商业简餐,由霍净佳请客买单。

    用餐过程中,彭莉莉将她查看人事资料的结果跟好友说——

    「我查过了,安在轩,二十八岁,资料很平常,看不出有什麽有力的背景,唯一比较强的只有他长得不错、拥有留美的财经硕士学历。」他的资料上并没有特别提到父母的姓名和背景,但是她用猜的就知道他家境普通,不然以他的学历再加上有力的背景,一进银行立刻可以担任管理阶层的干部,不会只是个小专员。

    霍净佳沈吟了一会儿,也同意好友的推论。

    「也是,那大概是我想太多了,他应该只是一个单纯的新人而已,毕竟他如果有点关系,怎麽会甘於从基层做起?可惜了,现在想在银行界当高层,势必要有一点靠山的,就像我一样,靠关系进来。」她自嘲,这就是银行界的黑暗面,高层内斗不断,人事竞争得很厉害。

    是的,如果她不是远侨银行董事霍东的孙女,也不可能大学毕业後立刻进入远侨银行担任财富管理部的襄理。

    因为如此,公司内部流言不断,在背後对她不满、中伤她的人很多,除了唯一挺她的好友彭莉莉以外。

    「拜托,霍大小姐,你是有实力的,那些在背後中伤你的人只是妒忌你而已,毕竟你长得漂亮,又有国外的高学历、家世不凡,他们那些俗人当然看你不顺眼。但是,相信我,时间一久他们会知道你的为人的,我知道你是个很善良的人,私下常捐款给社福机构,尤其是家扶中心,还认养很多可怜的孩子。」莉莉忍不住以好友的身分安慰她。

    霍净佳不在意的笑着,人言可畏,无须在乎,她只要有莉莉这个好同事兼好朋友就够了。

    「真奇怪,像你这麽年轻的女孩,怎麽会那麽喜欢孩子?」莉莉不解。

    霍净佳笑而不语。也许,那是一种弥补作用吧!因为她是个没有被父母疼爱过的孩子……

    她看了看手表,顺势转移话题。「快吃吧!等一下还要回去上班。」

    没有多久,两人很快吃完午餐,在回银行的路上,彭莉莉被其他同事叫住,聊了起来,霍净佳和其他部门的同事向来没有交情,因此就自行先回银行了。

    经过便利商店,她随意一瞥,突然看到便利商店的玻璃窗内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安在轩。

    她的脚步顿了一下,心跳莫名加快。

    那麽巧,中午才提到他,回程的路上就遇到他!

    穿着衬衫的安在轩坐在便利商店里的玻璃窗前,一边看报一边从容优雅地喝咖啡,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他身上,衬托得他更加卓尔不凡,有如王子般帅气挺拔。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会这样吸引她的目光,看着他,她脑海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

    她向来抱持着不婚主义,不交男友、对於爱情这玩意儿也没兴趣碰,但是,她很渴望有个孩子。

    可惜,人类到现在还没有发明无性生殖的技术,一个女人没有男人的帮忙根本不可能生孩子,她可不想去精子银行借种,也不想随便找个陌生男人一夜情。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继承父母双方优良的血统,她得好好为孩子找个父亲。

    但是,对於那些跟她门当户对的富二代、富三代,她直接就排除了可能性。这种男人大多自身都没什麽能力,表面上光鲜亮丽,实际上是依赖家里供应零用钱的靠爸族,完全不在她考虑的范围内。除去那些人之外,眼前似乎有个不错的人选……

    安在轩的外型条件、内在涵养都已达到她的高标准,莉莉又说他家世普通,这不正好适合她的「计画」?和他生孩子不会有任何「负担」,只要她确切隐藏这个秘密,就算日後东窗事发,安在轩势必也没经济能力跟她打官司抢孩子。

    不过,如何顺利引诱一个男人上床,事後又乾净俐落地和他切断关系,成功怀孕之後还得隐藏她的心机和秘密,一辈子不被孩子的父亲知道,这正是这个计画中最有挑战性的关键。

    一个完美「借种」计画在脑海里逐渐形成,她主意一定,嘴角扬起美丽的笑容,脚步又继续往前走向银行。

    当她的身影经过便利商店之後,安在轩缓缓抬头,目光从报纸转移到她身上。其实没有人知道,他已经默默注意霍净佳好一阵子了。

    上班第一天,他就听同事说起,财富管理部襄理霍净佳是银行界赫赫有名的「冰山美人」。

    她有着精致的五官、高不可攀的美,不知什麽原因,她很少笑,水汪汪的眼睛十分迷人,却时常用在瞪人的时候,但这并不影响男人对她的仰慕。

    除此之外,她还是个聪明的女人,拥有国外大学学历,家世背景也很显赫,她的爷爷霍东正是远侨金控的董事。很多男人想追她,但是她对待男人的态度一向冷漠,就像刺蝟一样,总是狠狠拒绝男人的追求,久而久之,不甘被拒绝的男人之间开始流传对她不利的流言,例如她是同性恋或性冷感之类的……

    性冷感?

    听到这种流言,他非常不以为然,看她对男人避而远之的态度,一看就知道还是很清纯。何况如果是他,他可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在床上有性冷感的表现……

    咳!咳咳咳……天啊,他是想到哪儿去了!

    惊觉自己的心思竟然想偏了,他马上警告自己,收回天马行空的心思。

    就算她是,他也不可能跟她有什麽关系,他是远侨金控未来的接班人,理想的妻子人选一定要是门当户对的豪门千金,要见过大场面,有足够的社交手腕,也要够识大体,能持家、达到传宗接代的要求,同时兼具温柔婉约又精明干练的特质,以霍净佳身为银行董事孙女的条件,很符合他们家的标准……

    啧,安在轩!你又想到哪儿去了,你跟她甚至不认识,根本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

    他铁定是最近忙疯了,还是快回办公室上班吧,别想太多。

    他站起来,收拾了一下报纸,随即离开便利商店。

    X

    下班时间,安在轩一如往常地提着公事包走出银行,搭乘捷运回家。

    他转车来到一栋外观普通的电梯华厦,熟门熟路的搭电梯上楼,一回家就有管家为他开门。

    「少爷,回来啦!」

    「嗯。」他跟管家点了点头,把西装外套和公事包拿给一旁的佣人,迳自走进玄关,另一位佣人替他拿拖鞋。

    只有回到家的时候,他才终於可以卸下伪装的面具。

    是的,安在轩其实不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相反地,他家世显赫,是出身银行世家的富二代,父亲安虞是远侨银行的总裁,身为独生子的他正是远侨银行未来的接班人。

    安氏夫妇出入简朴,名下有许多财产,但从不高调炫富,也教育自己的儿子要有自食其力的能力,避免像社会上其他富二代一样靠家里供应零用钱,不学无术、出手阔绰,享有豪奢的生活。他们认为自家拥有比其他人多的资源,更应好好教育下一代,负起社会责任、财团之传承责任。

    因此安在轩从小就尽量过着和一般人一样的生活,跟同学一起苦读参加学测,考上一流的公立高中、大学,然後才申请到美国攻读财经硕士,回国後,也是循正常管道到远侨银行应徵,进入外汇部当一个基层职员。

    在安氏夫妇的规划下,只有少数特定人士知道安在轩的真实身分。

    安在轩也同意这一点,只有隐瞒自己的身分,他才能和别人一起努力,得到足够的经验与训练,等到时机成熟,他才会公开自己的身分正式接班。

    他走进欧式风格的客厅,母亲立刻迎上前关心地问:「回来啦,今天上班累吗?」

    「嗯,业务很多,快被数字和一堆报告给淹没了。」安在轩神情很疲惫。

    安母心疼地拍拍儿子的肩膀,鼓励他。「没关系,年轻人要好好加油,吃苦就当是吃补,以後对你有帮助的。对了,饭煮好了,你等一下多吃点,吃完饭後就好好休息,你爸今晚有应酬,会晚点回家。」

    「好,我上楼换个衣服就下来。」安在轩微笑道。

    他上楼回房,接着换了一身休闲服下楼来到餐厅。

    餐厅弥漫着饭菜香,餐桌上一桌的好料,安母已经就座动筷,一旁的佣人正在为刚回来的大少爷摆碗筷。

    「在轩啊,你要多吃点,知道吗?」安在轩才刚坐好,安母立即帮他挟了好几道菜,就怕他工作忙忽略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回国上班也有一段日子了,感觉怎麽样,还好吗?」

    他忍不住抱怨:「只有一个字,累。」

    安母笑了笑。「这样你才知道自家银行员工的辛苦,现在大环境景气不好,银行获利不丰,只得再开发多样化的金融商品,员工业务量增加,当然觉得累了。爸妈是希望你能体会基层员工的辛苦,并且让你和别人一起在业界竞争,将来接手银行才会认真经营。」

    「嗯,在银行工作的人不少都是念财经的优秀人才,要竞争出头其实并不容易。」他深有所感。

    「这倒是真的,现在时机不好啊,大家都很辛苦。」安母点点头,接着想起一事,忧心地说:「对了,你爸说你们外汇部的薛经理好像有点问题,法务部那边有些消息传出来,他好像有洗钱嫌疑,你有机会多留意一下。」

    「是吗?」他愣了一下。「好,我会多留意。对了,妈,你认识我们银行的董事霍东吗?」

    「认识啊,怎麽了?」

    「有同事说财富管理部的襄理霍净佳是霍东的孙女,你认得吗?」他试着跟母亲打听霍净佳的事。

    「霍净佳……嗯,我记得这女孩,她是你霍爷爷的孙女没错。」安母回忆往事,颇有印象的说:「唉,她是个可怜的孩子,十几年前她父母意外过世,我和你爸还去参加过丧礼呢!净佳那时好像才六、七岁,当时在丧礼上,她孤伶伶地站着,很多人议论纷纷在说她爸妈的闲话,听说她爸妈是一点责任感都没有的父母,成天只知道花钱、玩乐,就是开了整夜的轰趴才会出交通意外……」安母感叹地叹了一口气。「後来你霍爷爷成为她的监护人,听说她就从国外移民回台湾上学,高中毕业後才飞去加州念大学,没想到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她都那麽大了,也在远侨上班了,我还不知道呢。」

    原来她有这麽曲折的身世,还从小就承受那些不堪的流言蜚语……

    安在轩陷入了沈思,想到今天中午在便利商店看到她孤傲的背影,内心涌上不舍和怜惜。

    这个女人常表现出不可一世的骄傲,其实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自卑;表面上强悍不需要爱,其实反而更需要被疼爱……

    看着儿子深思的脸庞,安母敏感地问︰「怪了,以前从来没听你提过什麽女人,今天怎麽会突然提起净佳,难不成你对她有意思?」

    他抬头看着母亲,咧嘴一笑,草草吃完最後一口饭,匆匆地说:「妈,别胡思乱想了,我吃饱先回房间,还有一些公事要处理,晚上还得看全球股市报告,晚安。」

    「哦,晚安。」

    安母看着儿子先离席,安在轩起身走出餐厅。

    上了楼,走进自己的房间,他略作休息之後便进浴室洗澡,没多久就披着睡袍出来,坐在书桌前,拿出文件研究分析师列的种种资料,直到晚上十一点,他才收拾文件,准备上床睡觉。

    关了灯,拉开窗帘,房间里只剩窗外的霓虹灯是光源,他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灿烂夜景,不知为何,脑海里浮上霍净佳的倩影。

    她拥有冷冽的气质,确实像冰山难以接近,却让男人因此更对她充满好奇。

    这样的美女没有一个男人守护,确实可惜……

    想着想着,他沈沈进入梦乡里。

    X

    忙碌了一天,霍净佳下班後自己开车回到家里。

    爷爷是远侨银行的董事,她又是银行的襄理,有一定的身分地位,住处自然是管理森严的豪华公寓。

    只是,当她回到家一开门,面对的却是空荡荡的大宅。

    如同往常的十多年一样,家里没人等着迎接她,霍东原本跟孙女住在一起,只是他们爷孙关系一直处得不好,近几年,霍东乾脆搬去住五星级养老院,每天跟几个富爷爷一起聊天打牌玩象棋,省得无聊。

    她从小就没家人照顾,只有一个奶妈负责照顾她、陪她长大,她吃惯了奶妈做的料理,直到奶妈退休之後,她还是没有另外请人来家里煮饭,宁可吃外食解决。但年迈的奶妈担心她营养不良,每天下午还是固定来这里为她准备好晚餐,放在餐桌上才离开。其他时间有专人定时打扫屋子,屋子里保持一尘不染。

    这里有如皇宫一般豪华,但对她来说,却如同冰窖一样冰冷。

    她草草吃过晚饭,洗过澡後穿上睡衣来到书房,故意不开灯,坐在落地窗旁的贵妃椅上,望着一○一大楼灿烂的夜景深思出神。

    她看似拥有一切,但只有自己知道,她并不快乐。

    不快乐的原因,来自她痛苦的童年和成长背景。

    她父母之所以会结婚是不得已的,就因为母亲不小心怀了她,不想背负未婚生子的罪名,要胁父亲结婚,两人才步入礼堂。

    婚後,他们为了远离台湾社交圈的流言蜚语,选择定居美国生下她,但这样的决定并没有改变他们的心态。婚前,她的父母在台湾就丑闻不断,婚後,他们的婚姻也形同儿戏,被定义成只是法律上的名分,在彼此都知道的情况下各玩各的,霍东对儿子和媳妇已彻底失望,管不动了,乾脆任凭他们胡搞瞎搞。

    果然没多久,这对夫妻自食恶果的日子到了。

    某日,他们夫妻前一夜各自玩疯了,第二天白天还能装作恩爱夫妻一起开跑车回家,谁知道不幸发生车祸,死於非命。

    她就此成了孤儿,被送回台湾,爷爷成为她的监护人,那年,她七岁。

    她和爷爷相处得并不好,大多时候,爷爷是个易怒的老人,热衷金钱游戏,并不在意她的存在,总是把她丢给奶妈带,给她用不完的钱、数不清的昂贵小礼服和玩具,但是,却没有真正关心她。

    她因此养成了独立、孤僻的性格,不相信爱情,对她来说,爱情只是虚构的童话故事。她没有体会过爱的感觉,也不稀罕,她是新时代女性,相信不靠男人也能成就一切,不管是事业、金钱,她想要什麽就有什麽,只除了一件事她自己办不到——

    孩子!

    她得跟男人一起合作,才能顺利怀孕、生下她想要的孩子。

    她真的想要一个孩子,一个只属於她的孩子。

    想像着有孩子在这里跑来跑去,家里有一间粉红色的儿童房,洋溢着温馨可爱的风格,到那时,家里不会像现在,虽然装潢华美,却总是安静、死气沈沈。

    上帝对女人真是不公平,为什麽女人要靠男人才能生孩子?

    脑海里闪过安在轩的身影……没关系,她从来就不是个会认输的女人。

    办法是自己想的,路是人走出来的,她会偷偷找一个男人完成她生孩子的愿望……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