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狂颜凰妃 狂颜妆,痴情赋【完结篇】 自掘坟墓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一进门杞月凰便是被桌案上的一幅画吸引住。

    画中,华丽轿鸾之上,一男一女深情相拥,十里繁华,万里长街。正是她与南宫煌!

    落笔:“倾世”

    杞月凰看着那副名为倾世之画入了迷,竟也久久未从中回过神,他清晰的记得那个时候,自己有多么的希望时间停留,多么希望这一世都可这般陪伴在他身侧。

    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她看着他面无表情“你究竟是谁?”

    倾竹莞尔“世人都唤我竹中仙,敬我,惧我,甚至膜拜,殊不知,我仅仅只是一凡人,不过是喜欢写写画画的文人而已。我以竹为生,半载从来只绘竹,从未绘过真人,山水,在我心中竹便是唯一可媲美倾世之物,而坚持了半载的信念竟是在哪一瞬间崩裂,那一刻连我自己都在怀疑自己,所有的坚持究竟是冥顽还是信念,你能给我这个答案吗?”

    倾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有感而发一般的说了;额大堆,杞月凰无从答起。

    可看着他那落寞的面终究还是没有忍住那一世的善心。

    “个人有个人的坚持,信念,我不能说些什么,你所谓倾世,我从未见过,自然无法理解你的心情,但我还是想要说,一个没有执着,没有信念的人,不配说自己活过,你有你的坚持,你有你的信念,很好,至少在我看来是如此”

    而后,杞月凰转身拂袖,背对着他“公子对我主仆二人又再造之恩,杞月凰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这恩,终有一日会报,迟早而已,公子的身份目的其他一切,杞月凰不会过问太多,公子愿说我定是个很好的听众,不愿,那就好聚好散,后会无期,缘,仅此而已”

    今日她说的话已经够多,喋喋不休的讲着早就扯动了身上的伤,这刺骨的疼痛足够让一般人死去活来。

    更何况,她还惦记着烟雨,那孩子吓的不轻,然而,就在她预离开之际,倾竹淡淡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我是个现实的人,所做一切,求的不过是别人的回报,现在我想要你的回报”

    杞月凰闻言皱眉。

    “我也不是喜欢欠人恩情之人,公子需要我做什么,说来听听,只要不违背我的底线”

    声音清冷异常,倾竹自然听得出,却也没有过多挽回什么,拂袖坐下“我的要求很简单,让我进宫,无论什么身份地位,只要不要离你十步远”

    果然,很简单,可简单的令杞月凰浑身不舒服“杞月凰不懂公子寓意”

    倾竹手执青瓷茶具莞尔“很简单,因你我的信念动摇,想要找回以往的自信与坚持,自然只能从你下手”

    执被,轻啄小口,而后似有想起什么一般看着她“你可以拒绝”

    眉再次皱起,拒绝,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这个男人摆明抓住了自己的弱点,设好陷阱等着她往里跳呢。

    “拒绝,不用,我既以开口,便无收回之理,烦请公子等候几日,到时我自会八抬大轿将您迎进去”

    八抬大轿!

    倾竹一口热茶入口险些呛着,好吧他多想了,这八抬大轿实在不适合用在这种场合,用在他与她身上。

    然而,等他回过神,佳人早已芳踪难寻。

    他知道,此次自己怕是在她心中有了不好的一面,他虽不悔,却还是觉得遗憾。

    杞月凰并没有在这客栈中呆太久,她是被起落一行人风风火火的接走的,就在离开倾竹房中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起落带着杞慕雅二人破门而入,一进门便是刀剑尽出,杀气十足,刀剑无情,出脚更是快速,瞬间将这本就窄小的客栈毁了一半,杞月凰老远就听到了他二人的声音,知道是倾竹差人通知二人的,便搀着烟雨除了们,才刚到楼梯口,杞落娇小的身子就扑了过来。

    “娘亲,娘亲,哪里受伤了,那个不要命的伤了你,你告诉落儿,落儿帮娘亲出气”

    小家伙一如既往的霸道专横,可对杞月凰的感情是半点不假的,即使这般说着,吼着,看似入往常无异。那娇小的身躯确实颤栗着,小手更是紧紧的圈着她,天知道他有多担心她,天知道当他因为想念娘亲偷偷潜入宫,看到的却是那刺眼的血红新房,心中有多害怕。

    拼了命保住自己的娘亲,怎么能被他人伤害,他怎么能容忍别人对她的伤害。

    她经历了生死不下十次,从来没有怕过什么,即使是在那一刻,可现在看到杞落,她的孩子,她这一世最大的牵挂,竟然后悔了,害怕了,庆幸了。

    庆幸自己还活着,庆幸倾竹出了手,她在没有理由拒绝他所求的回报了。

    “娘亲没事,没事”头一次,杞月凰这般温柔的对待这个儿子,即使在他心中以前的打骂也是爱,可现在她真的很想疼疼他,或许将来有个万一……她可以不后悔,至少她曾近溺爱1过他。

    然而,她的温柔,却是杞落的导火索,他是多么的清楚自己的娘亲,该是经历了多心悸的一幕才会对他这般温柔啊,他不傻,相反很聪明,就是因为太聪明了,所以他一点也不敢动。

    真的一点也不,因为,他不需要这样的温柔,平时那样的娘亲就好了,他不会让她有机会后悔的。

    或许杞月凰不知道,就是因为她下意识的恐惧,下意识的温柔,成就了之后杞落阴狠,毒辣甚至索命阎罗一般的名声。

    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太弱,弱到随时都可能失去最爱的娘亲。

    “碰!”本就残破不堪的木门再次传来巨响,下一秒,尸横遍野!

    今夜,这小小的客栈似乎格外的热闹。

    杞月凰看着那门外风尘滚滚而来的男子,莞尔,然而,泪,却是一滴一滴的落下!

    激起了,在场近半人蜂涌的杀机!

    “凝月,要变天了”倾竹手中折扇轻启,眉宇中的凝重显而易见,回首进门,半开的窗被打开,今夜的月,很圆。

    “上官婉,你又何必自掘坟墓呢”浅浅的叹息,随着夜风渐渐远逝。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