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蛇王的傲世狂妃 倾世狂妃 血之交融,与子成说 【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来人快摆驾神殿!”

    就在这个时候,冉君让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自己深埋在神殿之中的间谍——三长老。

    三长老是掌管着整个神殿的情报系统的,他一定会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里苻裕已经等不及吩咐下朝了,直接从王座之上站了起来,拎着黄袍走下金阶,朝着门边走去。

    “皇上,您要去哪里?这里还在上朝啊!皇上!”

    一个言官见苻裕一声不响的就要离开,忍不住站出人群之中,挡在了苻裕的面前。然而此时事情紧急,苻裕早就已经失控了。

    他血红着眼睛瞪着眼前这个挡路的大臣,阴沉着喉咙说道。

    “给朕让开!”

    “臣请求皇上处理完早朝的政事在离开,国事为重!”

    显然这个言官也是个硬气之人,在如此的情况之下面对即将暴怒的苻裕依旧寸步不让。

    也许这对于朝廷和君王来说是一种幸运然,而这对于言官本身来说却不一定是。特别是遇上了想苻裕这样的君王。

    只见苻裕抽出腰间的佩剑直接砍落了那言官的脑袋,随后将依旧在滴血的佩剑插进剑鞘之中。没有留下任何话,就这样扬长而去。

    所有的人都不敢在多说一句了,因为担心自己到头来跟这个脑袋落地,死不瞑目的言官一样……

    蛇王的傲世狂妃的分割线……

    神殿之中,空无一人,然而三长老似乎知道苻裕回来一般,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等待着他的到来。

    “你来了。”

    抬眼看了看快步走近正殿之中的苻裕,三长老并没有用敬称,似乎是在呼唤着一个朋友一般。

    然而,此时着急上火的苻裕已经不在乎这些所谓的虚称了。他想知道的唯有:怎样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保住自己的王位。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冉君让怎么还活着!这件事情你一定要想办法解决,否则的话你和我都完了!”

    苻裕的话语中依旧那样的盛气凌人,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自己早已经走投无路了。

    “你想知道?那好,你靠过来一些,我轻轻的告诉你。”

    三长老瘦骨嶙峋的手对着苻裕招了招,苻裕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心思去多想这些了。忙将头靠了过来。

    就在苻裕想要听三长老给自己出主意的一刹那。一柄匕首刺进了他的大脑,苻裕还来不及挣扎,便已经断气了。

    呵呵的笑了一声,三长老随后闭上了眼睛倒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之上,脸上浮现出安静祥和的笑容。

    主子,您吩咐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终于可以解脱了……

    蛇王的傲世狂妃的分割线……

    之后,冉君让的军队长驱直入占领了帝都。

    冉君让最终夺回了属于自己的神殿圣子的宝座,大肆清理了大长老留下来的余孽。

    而苻坚在苻裕死了之后,自然是放出了太皇太后,在太皇太后的铁腕手段下,镇压了一批想要谋反的佞臣,登上了皇位。

    然而,大战那日,弦叶和赫连紫潇都失踪了。而墨羽宸非但没有寻找,反而平静的帮着冉君让处理完了神殿的事宜才离开。

    “墨羽宸,小叶子到底去了哪里?”

    墨羽宸离开的时候冉君让终于忍不住问道,看着这几日墨羽宸的表现他很是困惑,虽然已经明白上官弦叶喜欢的终究还是墨羽宸,但是他依旧希望他们能够幸福。

    “她会平平安安的回来的,你放心。本王绝不会让她有事的。”

    说完,墨羽宸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神殿。

    望着墨羽宸远去的背影,冉君让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希望你们能够幸福!”……

    蛇王的傲世狂妃的分割线……

    万妖宫,摘星塔。塔高通天,几能摘星。

    赫连紫潇抬头望着满天的形成,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屋子之中。望了一眼坐在床边的墨羽宸,问道。

    “准备好了?”

    “只要是为了她,就算是死又有什么关系呢!更何况都是本王害她的!”

    墨羽宸情意绵绵的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上官弦叶,眼眸之中是看淡生死的安然。

    随后接过赫连紫潇手中的匕首,就朝着自己的胸口刺去。鲜活的跃动着的心脏依旧带着热气,缓缓的在半空之中升起,慢慢的融入上官弦叶的胸口。

    原来没有心的感觉是这样的,胸口空荡荡的,很痛苦。原来她承受了这样大的痛苦,而他却一点都不能明白。

    天上的星辰似乎更亮了一些,带着耀眼的光芒。

    墨羽宸的胸口奇迹一般的自动愈合,随后就好像一点伤口没有受一般。

    “你还有一刻钟的时间,陪陪她。”

    赫连紫潇叹了口气,随后转身离去。

    墨羽宸点点头,最终还是没有转过身去,只是轻轻的说了句。

    “多谢。”

    抚摸着上官弦叶绝色的面庞,墨羽宸的眼中满是温柔。

    “叶儿,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能在你的身边了,你一个人要好好的。”

    “叶儿,我爱你,一直爱着你。”

    “叶儿,如果你知道我死了,是不是会为我流眼泪?”

    “如果是这样,那我宁可你永远也不知道。”

    “呵呵,我在想什么,你必然现在还在恨着我,恨我那样对你!”

    “……”……

    蛇王的傲世狂妃的分割线……

    当上官弦叶醒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冲出门外,揪住等在外头的赫连紫潇的衣领,怒道。

    “他在哪里!”

    “娘娘息怒!王已经吩咐下去,从今日开始,您就是整个妖族的王。”

    玄武虽然不赞同,但是毕竟是墨羽宸的吩咐,他只能默默的接受。这是对于王的尊重,也是服从。

    “他在哪里!”

    上官弦叶见赫连紫潇的衣领攥的更紧,眼中似乎能冒出火来一般。

    “你不是恨他?”

    赫连紫潇平静的望着她,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在哪里!”

    上官弦叶的手微微地颤抖着,她虽然一直昏迷着,但是却能够听到一切,看到一切,当墨羽宸将自己的心换给自己的时候,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却无能为力。

    这样的感受……

    “墨羽宸你这个混蛋!”

    眼泪流了下来,沾湿了赫连紫潇的衣襟,最终他叹了一口气,吐出三个字。

    “百草谷。”

    百草谷,上官弦叶与墨羽宸相爱的那片小树林,重新建好的小竹屋孤零零的立在碧波平静的水面上。

    屋中,一个妖媚倾城的男子安静的躺在白纱帐之中,面上带着淡然的微笑,似乎只是睡着了一般。

    绯衣的女子冲进屋里,一头扑倒在他的怀中,没有声音,却能听见落泪的声音……

    蛇王的傲世狂妃的分割线……

    “娘亲已经一个月没有吃饭了,要不要紧?”

    右右肉肉的小手拽了拽赫连紫潇的衣襟仰着头天真的问道。

    “笨,娘亲已经辟谷了,不会恶死!”

    左左瞥了她一眼道,然而眼神却一瞬不瞬的盯着湖对岸的那座小竹屋,娘亲已经在那里呆了一个月了,为什么还不出来?

    左左和右右都想娘亲了。

    “放心吧,很快娘亲就会出来了。”

    赫连紫潇微微一笑,便将两个孩子交到了王蔷的手中,飞身朝着小竹屋而去。

    推开尘封已久的小竹屋,赫连紫潇看到白纱帐之中一袭绯衣女子靠在墨衣男子的胸口,一动不动,似乎两个人都已经睡了很久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

    “帮你。”

    赫连紫潇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犹如绽开的紫水晶般耀目……

    蛇王的傲世狂妃的分割线……    

    上官弦叶终于从那带了一月的小竹屋之中走了出。

    “右右,娘亲好漂亮!”

    左左拽了拽右右,水灵灵的大眼睛呆呆的望着上官弦叶。

    “是啊,从来没有看见过娘亲这么漂亮。”

    右右表示赞同的点点头,抬头眨巴着单纯的眼睛疑惑的问赫连紫潇。

    “紫色的叔叔,你看见过娘亲这么漂亮吗?”

    “从来没有。”

    赫连紫潇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复杂的,带着一丝莫名的情绪。

    今日的上官弦叶一声绯色锦绣襦裙,上面绣着凤翔九天,浅红色的腰带上垂下明黄镶玉丝绦,臂上挽着朝霞色阮烟罗,大红的绣鞋上是鸳鸯戏水。

    长发绾起,簪九尾金凤红宝流苏簪,九颗明珠在阳光之下熠熠生辉,眉如远黛,目若秋水,两靥含笑,柔中带魅,媚而不妖。

    布下禁制,不让任何人看到厨房之内的分毫。上官弦叶吞下赫连紫潇给她的符水,将心从胸口轻轻取出。

    心脏的跳动戛然而止,然而上官弦叶依旧面带微笑将手中的心小心的做成玫瑰状。

    赫连紫潇说,将心取出,给墨羽宸吃下,以心换心便能让他死而复生。但是她体内的秘宝同样会被取出,所以,她只能靠着灵符的帮助活一个时辰。

    食物要用心来做,用爱来做,才能做出这世界上最好的美味。墨羽宸,我现在便要将这世间最好的美味给你,只为你而做。

    望着眼前那一朵展开的玫瑰,上官弦叶始终都是笑着的。

    “娘亲又做了什么好吃的?看起来好漂亮!”

    左左和右右望了一眼上官弦叶手中的玫瑰状的东西,不由地口水直流,然而却被赫连紫潇拉住了。

    “你们娘亲有事,不要打搅,乖。”

    “妖后娘娘的手艺真的是天上绝无仅有!”

    一直贪吃猿猴忽然从厨房里蹿了出来,贪吃猿猴本就是一种极其贪吃的东西,这一只更甚,可算得上是妖界著名的“美食家”了。

    他是趁着弦叶出来的时候偷偷溜进去的。舔了舔嘴角的残渍赞叹道。

    “我偷吃了妖后娘娘做完菜的刷锅水,那个味道可是世间少有的美味啊~”……

    蛇王的傲世狂妃的分割线……

    “墨羽宸,我现在就把东西还回来,你的心我不要,我要你好好的活着。”

    抱着墨羽宸,一口一口喂完他盘中的玫瑰,上官弦叶紧紧地搂着他,想要在他的身上得到最后一丝温存。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了……”

    眼泪还未滑落,上官弦叶就感觉到了自己的灵魂似乎被抽空了一把,身体不能自主的软下来,倒在了墨羽宸的怀中。

    这个该死的赫连紫潇,竟然骗她!不是说,一个时辰吗?!

    墨羽宸缓缓的醒过来,搂进了些怀中的上官弦叶,轻声的用无限温柔的声音说道。

    “就这样不想要我的东西,你就真的真的这样恨我。”

    一滴泪落在了上官弦叶的颈窝里,她知道,一定很烫,但是如今的她却没有半点感觉,不能说话,只能看着墨羽宸嘶嚎着,抱起她,身上散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似乎是要让这个天下陪葬。

    赫连紫潇为了护住两个小东西,被他打成了重伤,侯赛因的麒麟长剑也断成四截,而百草仙也险些被他伤着。

    最终,墨羽宸传入了阎王殿,险些将十殿阎罗打回原形,到了最后还是地藏王菩萨前来收场。

    “墨羽宸,别闹了。这孩子还有救。她的魂魄还被锁在体内,赫连紫潇已经将前世属于月夜的红宝石和秘宝交给了我,那是月夜的心的两半,如今既然已经凑齐了,只要沾上了你的血便能化作心。”

    听到地藏王菩萨如此说,墨羽宸终于安静了下来,只是忽然有焦急的抬起头,问道。

    “那醒来之后,她是弦叶还是月夜。”

    “自然是上官弦叶。”

    地藏王菩萨拈指微笑,带着无限的仁慈与智慧。

    最终,上官弦叶醒了,而墨羽宸与上官弦叶的糗事也传遍了三界。

    恐怕他们是这三界,最闹腾的一对夫妻了……

    蛇王的傲世狂妃的分割线……

    “叶儿。”

    小竹屋之中,长久未见的两人共赴,之后墨羽宸露出餍足的笑容,啃噬着弦叶的脖颈,轻声叫道。

    “什么事?”

    上官弦叶半阖着眼,迷迷糊糊的问道。

    “左左和右右都已经这么大了,你说我们是不是该成亲了。”

    只要这个女人还不是她的妻子,墨羽宸就觉得心慌。

    想到腹黑的赫连紫潇,温和的冉君让甚至是此时已经做了上官弦叶义兄的林绥远,还有还有冷漠的侯赛因。

    墨羽宸忽然发现他的叶儿身边不知道何时出现了这么多的男人!

    谁知道,不说还好,一说到左左和右右,上官弦叶就一个肘击打在墨羽宸的身上,随后一脚将墨羽宸踹下了床。

    “说到这个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怎么了,叶儿?”

    墨羽宸疑惑的抬起头,奇怪为何她忽然又发脾气了。

    “那个时候你竟然连左左、右右都要杀!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还好赫连紫潇和师兄护着,若是他们真的受了一点伤,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想到这里,上官弦叶真的心有余悸。那个时候,墨羽宸真的疯了,见到谁就想要杀谁。左左、右右见到他抱着自己出来了,便想要上去,没想到他竟然对着两个小东西出手!

    “叶儿,我那时是太伤心了,所以才会心魔侵体!”

    委屈的爬上床,抱住上官弦叶亲吻着她的颈窝,想要让她消气。然而上官弦叶就是不为所动。

    将想要再一次索欢的墨羽宸推开,撇过头去冷声道。

    “什么时候左左、右右原谅你了,再来碰我!”

    说完便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只留下一张苦瓜脸的墨羽宸,这回他伤了侯赛因,恐怕那两个小家伙要怨他很久了。

    忽而,便再一次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上官弦叶,你的心融了我的血,我的心来自你的身体。我们早就化为一体,你还跑得掉吗?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