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武装机甲 第二卷 第三章 末日之影 第十节 大结局 大暗潮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主题:我们完了!请不要放弃希望!(编者注:这是我们收到的来自飞跃上界的最后消息。至此消息传输出来后到目前为止在长达七十二小时的时间内本文明网未再收到来自飞跃上界各用户的任何消息以及事态的评论!)传至:新闻追踪组,灵长人专属兴趣追踪组,战争兴趣追踪组发送方:公正裁判所下属分支机构(已经过沿途个传输点最终确认,消息发送方向为其本人)当前接受站点:武装裁判所中央接收器时间:飞跃上界灭亡后一百二十三小时我们完了!我们的主力舰队在昨天便被瘟疫的舰队彻底摧毁。我们和中央上层的联系在十二小时前被切断。

    现在瘟疫的舰队已经在我们的殖民点外四处乱窜,本殖民点的最高行政长官和军事裁判长已经对各居民点下达了战斗到最后一兵一足的命令。

    我不知道这条消息是否还能传输出去,因为瘟疫已切断了我们殖民点内个收发器的联系。

    我现在只能希望我当前所发送的消息能有人收到!

    拜托!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在哪请在收到此消息后第一时间将其传送到你所能接触的最近的文明网上,因为接下来我将要说的才是重点。

    不错!作为飞跃上界最后一个仅存的有武力抵抗瘟疫的文明我们完了,我们失败了,但这并不意味着绝望。

    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在堪兰帝国被瘟疫压制后的第七十二小时时所发生的瘟疫针对最后一只强大的哈根部族卡恩部族的进攻中有一只穿梭船在卡恩族动用全族力量的掩护下突出了瘟疫舰队所组织的包围网。而在此之前有一艘飞船在瘟疫舰队压制堪兰帝国时从堪兰帝国飞离,而其目的地却正好是卡恩部族。

    而我们在通过本文明的智脑进行测算之后的结果则表情这一切并不是巧合。

    而再综合瘟疫舰队在进攻本文明点时其数据入侵本文明的智闹系统的数据库所表现的在寻找什么的行为我们推断瘟疫在搜寻什么。

    综合以上多种信息本殖民点动用殖民点内的中央处理器进行了第二次测算,得出的结果是惊人的。

    瘟疫确实是在搜寻什么,它在惧怕什么,而且很有可能是希望在其所惧怕的东西成熟以前将其找出来。

    而其所惧怕的东西很有可能就在那艘卡恩族不惜以牺牲全族为代价而保全的穿梭机上。换句话说那艘穿梭机上很有可能转载着整个飞跃界对抗瘟疫的最终希望。

    因此我们呼吁所有发现该穿梭船的文明请在其到达其目的地前尽力给予自己所能提供的任何帮助。而作为回报公正裁判所将在瘟疫所带来的危机结束后提供你们所要求任何技术作为报酬。

    是!虽然此刻我们败亡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本文明不会复苏,所以等到瘟疫所带来的灾难结束本文明再次复苏之时就是我们兑现承诺的时候。公正裁判所有恩必报这是公认的。

    主题:关于逃脱穿梭船的最新消息发送目标:战争兴趣追踪族,灵长类人属兴趣追踪组,新闻追踪组发送方:光宇(飞跃中界一个以半螺旋星域为文明点的纯能量体非暴力不合作文明。经沿途各收发站点确认是其本人所发送。)时间:飞跃上界灭亡后一百八十二小时根据我们部署在本星系外围的量子望远镜所反馈回的信息,在今天上午七十五十分的时候在北人马座螺旋以北,目前武装裁判所所控制的星域范围内捕捉到了小范围的因武装冲突而发生的能量波反应。

    据后续派遣的观测舰所发回的信息我们发现了一艘可能是前网上四处流传的来自飞跃上界的最终信息中所提及的小型穿梭船。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其船体上有明显的卡恩部的族徽。

    我们发现它的时候它正与从装备上看是一艘瘟疫战列舰的舰船交战,并且成功的以优秀的战术将对方击沉。就在本方打算在这时介入到事态之中的时候武装裁判所的舰船却在此刻突然出现,因此本方的观测舰不得不放弃了介入事态之中或着继续观测,因为武装裁判所的舰船已经发现本方舰船的存在。

    以上,便是本方所掌握的关于逃脱穿梭船的最新消息。

    众所周知武装裁判所是一个喜欢以阴谋以及武力外侵的文明,所以逃脱穿梭船落在他们的手中其后果令人揪心。

    荆泽盯着眼前光幕上所流过的消息。并迅速的将这些消息在大脑中整合以及处理。

    “你因该庆幸最后出手的是我们,而不是有着软脚虾之称的光宇。光宇是一个喜欢将事态夸大话,并且仅仅只说些风凉话的文明,如果你们落在了他们的手中,任何事情都将一事无成!”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荆泽的思路,说话的是一个带着豚式覆盖式头盔的男人。在众多的以白色为服饰颜色的人中这个以黑色为服饰色调的人的出现显得十分的引人注目。并且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对方将自己带到荆泽相信那人的头盔屏幕上此刻肯定在飞快的显示着他们在场的所有人的相关资料。

    “可是凭什么要我相信你!?你就一定会帮助我吗!?”不知道为什么荆泽讨厌眼前这个男人那种有点高高在上的语气,因此他冷冷的回应道。

    “因为你别无选择!”这样说着对方摘下了头盔。

    宫本葬!?荆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谁!

    对!不会错的!是小葬!虽然头发留长了些许,但是那眼神,那动作,那体型以及那说话的语气!绝对是小葬。

    “这!这怎么可能!?”荆泽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眼前所见到的真实。

    “听我说!接下来你将听到的是你根本不可能料到的事情!说实话当初我从贝贝那听到这事的时候也完全无法相信!”宫本葬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点燃了一只烟。“事情还要从马赛克的叛乱评定之后说起。

    原来自那次尘风军与马赛克的最终决战之后,从那个被称为天宫系统的庞大设施逃出来之后末佳贝潜藏在身体内的记忆终于因为其和设施进行了接触而觉新。

    觉醒后的末佳贝在荆泽他们离开天工系统之后重新悄悄的取得了其控制权并在掩人耳目的情况下将其移动至了局势相对安定的飞跃中界,在这他们见到了技术一直停滞不前被称为武装裁判所的文明。

    而实际上这个被称为武装裁判所的文明并不是像其他文明一样是通过自己的技术提升能力进入飞跃界的他们是被创造出的文明,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都是为了面对眼前这个局势而设定的。

    而天工系统的真实用途其实也并不是当初荆泽他们所认定的高科技修复系统,实际上天工系统是整个黑潮的控制终端,其作用就是对黑潮的涨幅进行精密调控。

    “等一下!调控黑潮!?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吧!?据我所知黑潮是自我们这个宇宙存在以来便存在的东西!”听到宫本葬的话,荆泽完全被震惊了。要知道暗潮是作为爬行界和飞跃界的分界点的一种自然潮汐的存在,在暗潮之上是飞跃界,暗潮之下是爬行界。一般只要进入了暗潮就等于你已经从飞跃界进入了爬行界,这就意味着所有属于飞跃界的技术都将不能被实用,这不是你掌握了技术就能用的问题,而是你掌握的技术不符合自然环境中所存在的物理与法则的规定的问题。

    “知道你不会相信!起初我对于这种说法也完全不相信!但是最近以来的几次大潮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确实有听说过这段时间有听说过暗潮有发生过几次大潮的说法。据说最靠近暗潮的几个处于飞跃界的文明已经落到了爬行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暗潮会回落到最初的水平!”荆泽一面说着一面露出一脸思索的表情。

    “那是贝贝在进行最后的系统调试!”宫本葬说,这一次没有带有明显的语气用词。

    “但是怎么做到的!?又是谁策划好的这一切!?要知道即便是天人也没有可能有力量测算到未来几万年以后的事情~!而照你的说法,这一切似乎都是被人事先安排好的!可是我们在当初收集还没形成瘟疫的AIR智脑的相关资料的时候并没有提到过有这方面的信息啊!”荆泽的话语中不但包含着惊讶,还有一丝的不甘心,要知道如果宫本葬所说的都是真的的话,那么就意味荆泽等人目前所奋斗的一切都只是在做无用功,因为有人在上千万年前就计算出了事情将如何发展并预先定好程式加以应对。

    “至于是谁….实际上贝贝那并没有储存多少关于其制作者的资料,因此我们也无法知道到底是谁事先就计划并安排好了这一切~!”一面做着这样的回答宫本葬自己的脸上也露出了一幅思索的表情。

    “那好~!我想问的是那位神乎其神的家伙又是如何保证他所设定的计划和程式在几千万年之后一定能按照他所预定的方向发展!?要是这中间可是设计到了许多的变量吧!?万一我没有成立过尘风,而当时我的导师杰又不是信蜂中的一员,又或者说我的导师杰当初根本没找过我说明马赛克的计划,那么他又如何能保证事态的发展会顺着他的计划进行!?”荆泽再次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当初也这个和你一样的疑问,因此我问过贝贝,而她的回答是这设计到一个概率的问题!你知道任何事情的发展因为人的选择不同所以一些原本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因为当事人作出了不同的选择而导致事情所发生的结果会发生变化。”说到这宫本葬突然停了下来,充着空气打了个响指,不多时一台自动服务机器人便端着托盘进到房间中,托盘上放着两杯调好的红茶。

    宫本葬将其中的一杯拿起,将另外一杯放在到了荆泽的面前,做了一个请随意的动作,然后又抿了抿自己嘴边的红茶然后继续说:“这理论看起来似乎挺复杂,但是要是有足够的计算资源其实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首先计划的制定者通过他们手头的计算设备计算出会出现我们眼下这种结果的概率。让我们假设我们目前所处的这个结果在当初的程式所计算出的结果只有百分之二。而要提高该结果的百分比的话,计划的制定者就必须从程式中找出能提高出现这个结果的百分比的决定性因素,然后以这个决定性因素为基础再设立一个子程式,接着再看以上的原理进行下一次的推算。实际上这是一个繁琐而复杂的工作,而这项工作的最原始的版本因该就是目前超限界的某些天人为我们提供的某些被称为预言机的东西。因此我们可以说当初计划的制定者为了保证千万年之后事情的发展会按照自己计划的结局一样发生他或者他们可能进行了上千亿次或者上万亿次的计算然后才建立一个具体的计划模块再按照模块中的各个节点的要素进行具体而详尽的安排。”宫本葬不紧不慢的说,就好象在述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靠!那不和神差不多~!荆泽当时这样想到,最终他只能无奈的选择去相信这个现实。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们想要用暗潮做什么?”荆泽最后问道。

    “干什么!?干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用暗潮直扑飞跃上界直至超限界瘟疫的老巢!利用爬行界的自然限之原理将瘟疫彻底瘫痪!只不过可惜的是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令瘟疫再次沉睡过去。想要派出舰队从物理上将其摧毁在暗潮之后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你知道爬行界的星航速度是非常低的,当黑潮覆盖整个超限界限瘟疫所在的星域后,想要从我们这到达超限界即便是用亚光速飞行都是要几百万年的时间。因此我们必须用剩下的时间来进行测算,综合目前的各种因素对下一次瘟疫可能的复苏进行令外一次规模庞大的测算工作。”一边这样说着宫本葬又点燃了一只烟。

    “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整个飞跃界乃至超限界的部分区域都将被黑潮所吞没,飞跃界中所有的文明都将失去远航的星航能力,所有额星网都将失去功效!处于飞跃界的所有文明相互之间都将失去联系。不仅如此,一些文明的母星与其殖民星球的联系都将被切断。大批的文明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回落到火药甚至冷兵器时代!”荆泽争辩道。

    “确实如此!但是我认为这些损失用来对抗瘟疫是值得的。至少文明的火种被留下了,当黑潮退去,位于飞跃界的文明很快就能复苏。而这样的结果总比整个飞跃界都被瘟疫所灭绝了要好的多!至少文明的种子被保留了下来!”宫本葬冷冷的回应着荆泽的不满,在他看来虽然许久不见,但是荆泽的那股热血劲到现在也还是没有改变多少。

    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这种单纯的乐天派!盯着眼前的荆泽宫本葬这样想。

    一段不算长的时间的沉默。

    在几经矛盾的思想交锋后荆泽终于再次开口:“什么时候!?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启动这个在任何历史的记录中都没有出现过的大规模潮汐!?”

    “你错了!不是没有出现过,而是在出现之后没有人能记录下来,毕竟这次黑潮的规模之大,没有几百万年乃至几千万年的时间其是不会回落到其发动千的最初水平!”宫本葬纠正道。

    “好吧!就算如此,告诉我你们发动的具体时间!?”荆泽的语气中明显的包含了一丝懊恼与不满的情绪在里面。

    “已经发动了啊!”宫本葬用一种散漫的语气回答,同时熄灭了自己手中的烟头。

    不是尾声的尾声荆泽做在纳米雕刻机前仔细的看着眼前的雕刻品成形。这已经是黑大潮启动之后三个月以后,目前黑潮已经覆盖了三分之一的飞跃界,这其中就包括了目前荆泽所呆的武装裁判所所控制的星域,而其到达瘟疫所在星域起码还要一百年的时间。至于潮水在到达超限界的时候从什么时候开始回落,又是以什么样的速度回落没有人知道,因为没有同等规模的暗潮的历史记录所以也就无从参考和测算。

    不过荆泽认为像这样的大潮在星际的历史上可能不仅仅是第一次,以前也曾发生过,只是因为大潮发生和回落的时间太长而生物的生命却总是有限所有没有人能记录下其发生的时间和持续的时间乃至规模。

    对于荆泽他们来说瘟疫的事情将告一段落,瘟疫将再一次被封印,而同时被封印的还将是整个飞跃上界以及超限界以上的一些文明。

    虽然如此,但荆泽清楚的知道他们与瘟疫的战斗还将继续下去,只不过他们的战场不再是现在而是转移到了未来。

    “那么现在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另外一次大规模的测算,制定另外一个详实的计划概率模块,接着再用我们手中现有的设备将模块总所显示的条件必须点实际话就没有问题了!”宫本葬当时是这样对荆泽说的。虽然说这话的时候宫本葬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但是荆泽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那么一丝寂寞。

    末佳贝在启动大潮之后由于能量耗尽而进入了另一次程顺。而荆泽他们目前所做的计划模块其实就是围绕末佳贝的下一次激活所进行的。

    “目前我们还没有办法战胜瘟疫,但这并不意味着未来不会有。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保证文明能继续存在下去。只要文明存在就存在着打败瘟疫的希望。我们目前所做的就是将希望寄托于未来!”这是宫本葬在正式启动计划模块仪式上对在场的所有科研人员所说的话。

    这小子,自从认识末佳贝以后成熟了不少呢!想到着荆泽的嘴边洋溢起了一丝暖人微笑。

    “希望在未来么!?”

    (武装机甲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