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嫌疑人X的献身 第19章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靖子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汤川的话朝她当头压下。那些内容实在惊人,实在沉重,几乎压碎了她的心。

    他竟然作出如此牺牲?

    富樫的尸体是怎么处理的?他什么也没说,他只说她用不着操心。她还记得他在电话彼端,淡淡地说都已妥善处理妥当,什么都不用担心。

    她的确感到奇怪,警方问的为何是案发翌日的不在场证明。之前石神已吩咐过,三月十日晚上要做些什么。电影院、拉面店、KTV,以及深夜的电话,样样都是照他的指示做的,只是她并不明白这么做的用意。警察询问时,她虽然一一据实回答,但心里还是很疑惑:为什么是三月十日……

    现在她全明白了。警方令人费解的调查,原来全都是石神设计好的,但他设计得未免太过惊悚。从汤川那里听到时,虽然心知除此之外的确别无可能,但她还是无法相信。不,是不愿相信。她不愿相信石神竟能牺牲到如此地步,不愿相信石神为了自己这么一个毫无长处、平凡无奇、没什么魅力的中年女人,竟然毁了自己的一生!她觉得,自己的心还未坚强到足以承受这一切的地步。

    她双手捂住脸,什么都不愿想。汤川说他不会告诉警方,他说一切都只是推论,毫无证据,她可以自由选择今后该走的路。她不由得恨恨地想,他逼她做的是何等残酷的抉择!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无法站起。她僵着,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拍她的肩,她吓得猛然抬头。

    工藤正忧心忡忡地俯视着她。

    “你怎么了?”

    一时之间她没有醒过神来,工藤怎会在这里出现?看清他的面容,这才渐渐想起约好要见面。

    “对不起。我有点……太累了。”除此之外,她想不出别的借口,况且她的确很累。不是身体,而是心中疲惫至极。

    “你不舒服?”工藤柔声问道。

    那温柔的声音,此刻靖子听来,显得异常空洞。她这才明白,不知真相原来也是一种罪恶,自己已然身陷罪恶。

    “不要紧。”靖子说着,试图起身。

    看她一个踉跄,工藤连忙伸手搀扶。她说了声谢谢。

    “出什么事了?你脸色不太好。”

    靖子摇头。他不是可以解释的对象,这世上找不到那样的人。

    “没什么,只是有点不舒服,刚才在这里休息了一下,已经没事了。”她想发出开朗的声音,但怎么能够?

    “我的车就停在旁边,休息一下,我们走吧。”

    靖子不由得回视他的眼睛,“去哪里?”

    “我订了餐厅,说好七点到。不过晚三十分钟也无妨。”

    “哦……”

    餐厅,听起来仿佛来自不同的时空。难道我要去那种地方吃饭?要怀着这种心情,堆出假笑,以高雅的动作拿刀举叉?然而,这不是工藤的错。

    “对不起。”靖子低声说,“我实在没心思。等好一些再说吧。今天实在……怎么说……”

    “我知道了,”工藤伸出手制止她,“好吧。发生这么多事,难怪你会累。今天好好休息。仔细想想,这阵子你一直不得安宁,我该让你喘口气,是我太不替你着想了。对不起。”

    工藤坦诚道歉,靖子再次觉得,他真是个好人,他打心底替我着想。这么多人如此爱我,我为什么还是无法幸福?

    她几乎被他推着才迈开步。工藤的车就停在几十米外的路上,他说送她回家。靖子知道该拒绝,却仍是接受了——这条回家的路,已变得格外漫长。

    “你真的不要紧?要是有什么事,我希望你毫无保留地告诉我。”上车后,工藤又问了一次。靖子的样子着实令人担心。

    “嗯,不要紧。对不起。”靖子朝他一笑,这已是她竭尽所能的演技。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她都是满心歉疚。这歉意,令她突然想起工藤今天要求见面的原因。

    “工藤先生,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

    “是,本来是这样。”他垂下眼,“但今天算了吧。”

    “哦。”

    他发动了引擎。

    坐在车上,靖子茫然望着窗外。天色早已暗下来,街景正逐渐换上夜晚的风貌。要是一切都能化为黑暗,世界就此结束,不知该有多轻松。

    他在公寓前停车。“你好好休息,我再和你联系。”

    “好。”靖子点头,伸手去拉门把。这时工藤说:“等一下。”

    靖子一转头,他舔舔嘴唇,砰砰拍了两下方向盘,手才伸进西服内袋。“还是现在告诉你吧。”

    “什么?”

    工藤掏出一只小盒子,一看就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电视里常出现这种画面,我本来不太想这样做,但这也算是一种形式。”说着,他当着靖子的面打开盒子。是戒指,大大的钻石绽放出灿烂的光辉。

    “工藤先生……”靖子愕然。

    “不必立刻答复。”他说,“我知道还得考虑美里的感受。但我希望你明白,我这样绝非儿戏。现在的我,有信心让你们母女幸福。”他拉起靖子的手,把盒子放在她掌心,“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这只是一份礼物。不过……如果你决心和我共度下半生,这枚戒指就另有意义了。你愿意考虑吗?”

    掌心感受着小盒子的分量,靖子不禁仓皇失措。她震惊不已,以致他的表白连一半都没听进去。她懂得他的意图,正因为懂,心里才更是一团乱麻。

    “抱歉,这样太唐突了。”工藤脸上浮现出腼腆的笑,“你不必急着回答。和美里商量一下。”说着,把靖子手上的盒子盖起,“拜托你了。”

    靖子想不出该说什么,千头万绪在脑中来回穿梭,包括石神——不,那占了大半。

    “我会……好好考虑。”她费尽力气才挤出这句话。

    工藤欣然点头,靖子这才下车。

    目送汽车远去,她才回家。打开房门,她瞥向隔壁那扇门。门口塞满了邮件,没有报纸,怕是石神去投案前就把报纸停了。

    美里还没回来。靖子瘫坐在地,长长吐出一口气。她突然念头一转,打开身旁的抽屉,取出塞在最里面的点心盒。那是用来装邮件的盒子,她从最底下抽出一个信封。信封上什么也没写,里面有一张纸,爬满密密麻麻的字迹。

    那是石神打最后一通电话前,放进靖子家信箱的。除了这张纸,还有三封信。每封信都足以证明,他在疯狂纠缠靖子。现在,那三封信在警方手里。

    这张纸上,对三封信的用法、警察来找她时该怎么应答,都作了详细说明。不只是对靖子,还有写给美里的。在那详细的说明中,有他预估的各种状况,好让花冈母女无论受到怎样的询问,都不会动摇。因为这信,靖子和美里才能毫不慌乱、理直气壮地与警察对峙。当时靖子觉得,如果应付得不好,让人看穿,定会害石神的一片苦心化为泡影,想必美里也有同感。

    指示之后,还有这么一段。

    工藤邦明先生是个诚实可靠的人。和他结婚,你和美里获得幸福的几率较高。把我完全忘记,不要有任何负罪感。如果你过得不幸福,我所做的一切才是徒劳。

    她看了又看,再次落泪。

    她从未遇到过这么深的爱情,不,她连这世上有这种深情都一无所知。石神面无表情的背后,竟藏着常人难以理解的爱。

    得知他去自首时,她以为他只是替她们母女顶罪。听了汤川的叙述,蕴藏在这段文字中的深情,才真正强烈地朝她心头涌来。

    她想向警方说明一切,然而就算这样,也救不了石神——他已杀了人。

    她的目光停驻在工藤送的盒子上。打开盒盖,戒指发出夺目的光芒。

    已到如此地步,或许该照石神的意思,只考虑母女俩的幸福。诚如他写的,这时如果退缩,他的苦心将付诸流水。

    隐瞒真相何其痛苦。就算抓住了幸福,也不会有幸福的真正感受。只会终生抱着自责,终生得不到片刻安宁。但此时靖子觉得,忍受这种煎熬,也算一种赎罪。

    她试着将戒指戴上无名指。钻石真美,若能心中毫无阴霾地投入工藤的怀抱,不知该多幸福。但那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因为自己心中永无放晴之日。心如明镜不带丝毫阴霾的,世上只有石神。

    靖子把戒指放回盒中时,手机响了。她盯着屏幕,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她接起电话。

    “请问是花冈美里的母亲吗?”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对,我就是。”她有不祥的预感。

    “我是森下南中学的坂野,冒昧打电话来,不好意思。”

    是美里学校的老师。

    “请问,美里出什么事了吗?”

    “刚才在体育馆后面,发现美里倒卧在地不省人事。嗯……像是割了腕。”

    “啊?”靖子心脏突突乱跳,几乎要窒息。

    “因为出血严重,我们立刻把她送往医院。还好没有生命危险,请您稍稍放心……”

    话的后半截,完全没传入靖子耳中。

    眼前的墙上有无数污渍。石神从其中选出几个适当的斑点,在脑中以直线连接。画出来的图形,是三角形、四边形、六边形的组合。接着再涂上四种颜色加以区分,相邻的区块不能同色。

    石神在一分钟之内就完成了这个题目,破解之后,他又选择其他斑点,重复同样的步骤。虽然单纯,但做了又做丝毫不觉厌倦。玩腻了四色问题,只要接着利用墙上的斑点,做解析题目就是。光是计算墙上所有斑点的坐标,就得耗去不少时间。

    身体受到束缚不算什么,只要有纸和笔,就能解数学题。手脚被绑了,思维还能活动。纵使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也无人能把手伸到他脑子里。对他来说,那里就是无垠乐园,永远沉睡着数学这座矿脉。要把那些矿藏统统挖出来,一生的时间未免太短。

    他再次感到,自己并不需要任何人的肯定。他也有发表论文、受人重视的,但那非关数学本质。让别人知道是谁第一个爬上山顶固然重要,但只要当事人自己明白其中的真味,也就足够了。

    石神费了不少时间,才达到这一境界。不久前,他差点迷失活着的意义。当时他觉得,只擅长数学的自己,若不能在此领域有所发展,便没有了存在的价值。每天,他的脑子里只有死这个念头。反正自己死了也不会有人伤心、烦恼。不仅如此,他甚至寻思,有谁会注意到他的死亡?

    那是一年前的事。

    石神拿着根绳子,找合适的地方拴。公寓的房子出乎意料地缺乏这种适合上吊的地方。最后,他只好在柱子上钉个大钉子,把系成圆圈的绳子挂在上面,确认加上体重后是否撑得住。柱子发出吱呀的声音,钉子没弯,绳子也没断。

    他已毫无留恋。没有理由寻死,也没有理由活着,如此而已。

    他站上台子,正要把脖子套进绳索时,门铃响了。

    是扭转命运方向的门铃。

    他没有置之不理,他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门外的某人,说不定有急事。

    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两个女子,是一对母女。

    母亲自我介绍说她们刚搬来隔壁,女儿在一旁鞠躬。看到两人时,石神的身体仿佛猛然被某种东西贯穿。

    怎么会有眼睛如此美丽的母女?在那之前,他从未被任何东西的美丽吸引、感动过,也不了解艺术的意义。然而这一瞬间,他全都懂了,他发觉这和求解数学的美感在本质上乃是殊途同归。

    石神早已忘记她们是怎么打招呼的,但两人凝视他的明眸如何流转,至今仍清晰烙印在记忆深处。

    邂逅花冈母女后,石神的生活从此改变了。自杀的念头烟消云散,他重获生命的喜悦,单是想象母女俩的生活就令人开心。在世界这个坐标上,竟有靖子和美里这两个点,那是罕见的奇迹。

    星期天最幸福,只要打开窗子,就能听到她们说话。虽然听不清楚内容,但随风传来的隐约话语,对石神来说也是至高仙乐。

    他压根儿没有要和她们发生关联的,她们不是他该碰触的对象。对于崇高的东西,能沾到边就已足够幸福,数学也是如此。妄想博得名声,只会有损尊严。

    帮助母女俩,对石神来说乃是理所当然。没有她们,就没有现在的他。他不是顶罪,而是报恩。想必她们毫无所觉。这样最好。有时候,一个人只要好好活着,就足以拯救某人。

    看到富樫的尸体时,石神的脑中已拟好一个计划。

    要完美地弃尸实在困难,就算再怎么巧妙,也无法永远隐匿身份。就算侥幸一时瞒住,花冈母女也无法安心,她们将永远活在不知何时东窗事发的恐惧中。他怎能忍心让她们受那种苦?

    让靖子母女安心的方法只有一个——把案子和她们完全切割开来。只要移到乍看好像相连、其实绝不相交的直线上即可。

    他决心利用“技师”。

    “技师”,那个刚在新大桥旁过起游民生活的男子。

    三月十日清晨,“技师”像平时一样,坐在离其他游民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石神告诉他,要委托他一桩差事——一个河川工程需要人监工几天。他已看出,“技师”以前做过建筑方面的工作。

    “技师”很惊讶,问为何会找上他。石神说,原来受托担任这工作的人,发生意外不能去了,如果无人监工,就拿不到施工许可。

    先期交付五万元后,“技师”一口答应。石神带着他,前往富樫租住的旅馆。他让“技师”换上富樫的衣服,令他安分地待到晚上。

    当晚,石神把“技师”叫去瑞江车站。石神事先从筱崎车站偷了自行车。尽量选新车,车主能报案最好。

    事实上他还准备了另一辆自行车,那是从瑞江车站前一站——一之江车站偷来的。是辆旧车,并未好好上锁。

    他让“技师”骑新车,两人一同前往现场——旧江户川边的案发现场。

    至于后来的事,他每次想起,心情总会为之一沉。“技师”直到断气,都不明白自己为何身死。

    石神没让任何人知道第二起杀人命案,尤其是花冈母女。因此他选用同样的凶器,施以同样的手法。

    富樫的尸体被他在浴室里分割成六块,分别绑上石块后,扔进了隅田川。他分了三个地点弃尸,都在半夜扔弃,费了三晚。即便被发现,也已无所谓,警方绝对查不出死者的身份。在他们的记录中,富樫已经死了——同一个人不可能死两次。

    可惜汤川看穿了此偷梁换柱之法,石神因而向警方自首。反正他从一开始就已作好这一准备,也安排好了各项事宜。

    汤川也许会告诉草薙,草薙会报告上司,但警方无法采取任何行动。他们无法证明被害者身份有误。石神料想自己很快就会被起诉。事到如今已不能回头,又怎能回头?就算天才物理学家的推论再怎么神准,在凶手的自白面前也异常苍白。

    我赢了,石神想。

    警铃响起,是有人进出拘留所的铃声,看守离席站起。

    一阵短暂交谈后,有人进来。站在石神监室前的,是草薙。

    在看守的命令下,石神走出监室。检查完身体后,他被移交给草薙。此间,草薙一句话也没说。

    一出房门,草薙就转向石神:“您身体怎么样?”

    这警察,到现在还这么客气。石神不知他是另有他意,还是纯属个人习惯。

    “累了。可以的话,我希望法律尽快作出裁决。”

    “就当这是最后一次审讯吧,我想请您见一个人。”

    石神蹙眉:会是谁?难道是靖子?

    来到审讯室前,草薙打开门。里面坐着汤川学,他沉着脸,定定凝视石神。

    看来这是此生最后一道难关,石神打起精神。

    两个天才,隔着桌子沉默良久。草薙倚墙而立,不语旁观。

    “你好像清瘦了些。”汤川先开口。

    “哦?三餐都很正常。”

    “那就好。唉,”汤川舔舔嘴唇,“你不怕被贴上变态跟踪狂的标签?”

    “我不是跟踪狂,”石神回答,“我在暗中保护花冈靖子,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我知道,你至今仍在保护她,我也知道。”

    石神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他转头看草薙,“这种对话对调查有什么帮助吗?”

    看草薙不发一语,汤川说:“我把我的推论都告诉他了,包括你真正做了什么,杀了谁。”

    “你要吹嘘你的推论,完全是你的自由。”

    “我也告诉了她——花冈靖子。”

    这句话令石神的脸颊猛然抽动,但抽动立刻转为浅笑。

    “她略表悔悟了?感谢我了?枉费我替她除掉眼中钉,听说她居然大言不惭地说什么不关她的事!”

    石神冷笑,故意扮出恶棍的姿态。草薙心头一阵激荡,不禁感叹万千:原来一个人竟能爱人到如此地步!

    “你好像坚信,只要你不说,就永远无法揭开真相。但怕是你错了。”汤川说,“三月十日,一个男子下落不明。他完全是个无辜的人。只要查明他的身份,找到他的家人,就可以做DNA鉴定。再和警方认定是富樫慎二的遗体进行比对,其真实身份自然水落石出。”

    “你说的,我听不懂。”石神露出笑容,“他没家人,就算还有别的方法,要查明身份也得花上庞大的人力和时间。到那时,早已结案。不管法官作出什么判决,我都不会上诉。只要结案,就是盖棺定论,富樫慎二命案就此了结。难道说……”他看着草薙,“警方听了汤川的话,会改变态度?若是那样,就得先放了我。理由呢?因为我不是凶手?但我明明已经自首,这份供词怎么办?”

    草薙垂下头。石神说得没错,除非能证明他的供词是假的,否则不能半路喊停,规矩就是这样。

    “我只有一件事告诉你。”汤川说。

    石神看着汤川,等待下文。

    “你的头脑……你那聪颖过人的头脑,却用在这种事情上,我感到万分难过。我永远失去了在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对手。”

    石神的嘴抿成一线,垂下双眼,似乎在忍耐什么。最后,他再次望向草薙。“他说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草薙看着汤川,汤川默然点头。

    “走吧。”草薙打开门。先让石神出去,汤川紧随其后。

    就在草薙要撇下汤川、把石神带回拘留室之际,岸谷从走廊的拐角现身,身后跟着一个女人。

    花冈靖子。

    “怎么了?”草薙问岸谷。

    “她……她主动来,说有话要说……就在刚才……听到了惊人的……真相……”

    “就你一个人听到?”

    “不,组长也在。”

    草薙看着石神。石神脸色灰败如土,一双眼睛紧盯着靖子,充满血丝。

    “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他低叹。

    靖子如遭冻结的面容眨眼间几近崩溃,两眼清泪长流。她走到石神面前,突然伏身跪倒。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让您为了我们……为我这种女人……”她的背部激烈晃动。

    “你胡说什么!你在说什么……愚蠢……你胡说……”石神口中发出呓语般的呢喃。

    “不能只有我们得到幸福……不!我该赎罪,我要接受惩罚,我要和石神先生一起接受惩罚。我能做的只有这个,我能为您做的只有这个。对不起!对不起!”她两手撑地,头抵地板。

    石神一边摇头一边后退,脸上痛苦地扭曲着。

    他猛然一个转身,双手抱头。

    “啊——”他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咆哮里夹杂了绝望与混乱的哀号。那咆哮,听者无不为之动容。

    警察跑来,要制止他。

    “别碰他!”汤川挡在他们面前,“至少,让他哭个够……”

    汤川从石神身后将手放在他双肩上。

    石神继续嘶吼,草薙觉得他仿佛正呕出灵魂。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