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罪恶现场实录 第40章 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就在我们三个人都非常苦恼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在机缘巧合之下,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法——虽然这个方法,近乎于玩火!”李双良继续道,“我们找到了一个和陆子瑶齐名的另一个黑社会大哥王龙,他和陆子瑶有过节,一心想要吃掉陆子瑶。我们对王龙许诺,我们会配合他;只要他帮我们找到陆子瑶的犯罪证据,我们就马上抓捕陆子瑶,这样,陆子瑶的所有生意和地盘,马上就会归他所有!”

    “这其实已经违背了警察手册上的规定,也和警察的原则所背道而驰,可是我们当时实在太想抓陆子瑶,头脑已经糊涂了,根本没有想过这些东西。接着事情进展非常顺利,王龙很快就找到了陆子瑶大量的犯罪事实,并且第一时间通知了我们。可就在我们三个认为证据已经足够,可以抓捕陆子瑶的时候,陆子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收到了风声,在我们抓她之前,就把我们三个的家人都绑架了。”

    李双良说到这里,眼神便得涣散无比,杨夜从没见过李双良的眼神如此无神,看来,这段经历,也一直折磨着李双良。李双良继续道:“我很清楚地记得那天的事情。就在那天,陆子瑶一气之下杀了杨希元的妻子,而杨希元,也一时冲动,开枪打死了陆子瑶……而师道见陆子瑶已死,整个人失去理智,性情大变,开枪射死了杨希元,师德见自己的哥哥已经无药可救,便和他哥哥进行了激烈的枪战,最后的结果,是师道当场死亡,而师德,也因为在送去医院的过程中,失去过多而亡!”

    “临死前,师德拜托我,照顾好他哥哥和陆子瑶所声的,只有三岁的小女儿;而杨希元夫妻也双亡,他也留有一个五岁的儿子和一个还不到五个月的小女儿。”李双良边说,边盯着杨夜,一字一顿道:“师德的小女儿,就是师淑琦;而杨希元,则是你和杨惠的父亲!”

    杨夜听到这里,突然想到自己在年幼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父亲一面;每当自己问起母亲关于父亲的问题的时候,母亲总是说父亲在做很伟大的事情,原来,父亲是把所有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之上,没有时间回家。而直到现在,杨夜才是头一次听到自己父亲的全名,内心翻腾汹涌,那种感受,无法用言语所形容。

    ……

    办公大楼之外,雷利也对杨惠讲完了他的整个布局,道:“所以,所有的筹码,只能压到他们几个人身上了;不成功,便成仁!”然后转头对李东道:“小李,做好最坏的打算!总之,我们是不可能把钱给歹徒的!”

    杨惠现在才知道,李东是雷利事先派来的下属,难怪对于断案不是太过在行,原来是另有任务。李东听完雷利的话,已经明白了话中之意,点点头,便安排李杰开始做疏散工作,告诉李杰,如果接到他的信号,不管谁从里边出来,都不要留情,只能做一件事情……

    ……

    李双良说完整个过程,人已经虚弱地快昏迷了,气息也变得非常微弱,道:“总算把一直埋在心里的秘密说出来了,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声音越来越低,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呼吸声也听不到了。

    杨夜连忙跑过去,抱起李双良,手在脖子大动脉摸了一下,脸色已经变了,抬起头盯着亚昆,牙已经把嘴唇咬出了血,拳头捏得“咯咯”直响,却不开口说一句话。

    亚昆也注意到了杨夜的表情,不过反而更加开心了,似笑非笑道:“这可不干我的事情,杨警官,你也看到了,从进来之后,不管是我还是我的人,都可动都没动他一下。”

    “给我老实点!”而这个时候,师淑琦挟制着雷利,走进了大厅。

    杨夜听到这个声音,马上把头转了过去;而当他看到师淑琦挟制的是雷利的时候,突然整个人打了一个机灵,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马上向人群之中又看去,刚刚安然和胡明星所在的位置,已经再看不到两人的踪影。

    杨夜好像想到了什么,慢慢把已经死去的李双良的身体放好,站起来,对师淑琦道:“应该叫你Phoenix才对吧?怎么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身份,已经被所有人都识破了!你现在,已经不可能全身而退!”

    师淑琦没有理杨夜,而是把目光锁定在了躺在地上的李双良身上;她把雷利让亚昆的手下绑好,然后径直走到李双良面前,蹲了下来,手刚放到李双良的鼻子上,亚昆就道:“Phoenix,别看了,那老东西已经没气儿了……”

    师淑琦仍是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继续在李双良的鼻子上探了下,然后又在李双良的脖子摸了下,最后整个人把耳朵贴到李双良的胸口听了大约整整半分钟,才慢慢站了起来,盯着亚昆道:“他怎么会死的!”

    亚昆做出一个很无辜的表情,道:“这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人老了,该是死的时候了吧……”

    “啊!”亚昆刚说完,就听到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同伴,发出一声惨叫——一柄尖利的飞刀,已由师淑琦的手中射出,直接插在了这个人的心脏之上。没有任何的挣扎,只是一声惨叫之后,这个人便已经失去了生命。

    师淑琦的胸脯,剧烈起伏着,看起来像是在忍受着什么特别难忍受的东西一样,道:“你的这个手下,长的太碍眼了!”

    亚昆脸色终于也变得十分难看——虽然这些人都是人质而已,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Phoenix直接就把自己的手下杀死,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不过想到上边一直都把这个Phoenix当作宝贝,也只能尽量压下脾气,冷冷道:“Phoenix,我想你明白现在的状况,不是你计较个人感情的时候;我答应过把李双良交给你,不过我也并没有承诺过到底给你活的还是死的!如果你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话,误了大事,我两谁都负责不起!”

    师淑琦好像已经又恢复了平静,道:“我明白!”不过还是忍不住看了地上的李双良一眼。

    亚昆见Phoenix还算给自己面子,便也不再计较。点了点头,便抬起胳膊看了下自己的手表,道:“离一个小时的期限,只剩下半个小时了,不知道那些警察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

    师淑琦指了下自己刚刚抓进来的雷利,道:“放心,我们现在又多了一个筹码在手里边,他们一定会乖乖地把钱给我们准备好!”

    “哈哈……”师淑琦刚刚说完,便有个人大笑了起来,道:“你们几个人,太过天真了,以为仅仅凭着手中有这些人质,就可以为所欲为,太小看我们中国的警察了!”说话的,正是杨夜。

    师淑琦走到杨夜面前,冷冷道:“你如果不闭嘴的话,我会让你马上就再也没有机会开口说话!”

    威胁,对于杨夜这样的人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只会让杨夜更加没有顾忌。杨夜道:“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到底这些人许诺了给你什么好处,让你出卖自己的国家;更不知道,仇恨对你究竟有多重要,居然能为了它,而无视这么多无辜的人的性命。但是,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从我刚认识的那天起,一直到现在,所有我们之间发生过和经历过的事情,都证明你的良心并没有泯灭!淑琦,醒醒吧,现在回头,还不算晚!你只杀了一个歹徒而已,我和大家会为你向法官求情的!”杨夜越说越快,看起来相当激动,这和说话前的淡定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样的杨夜,几乎是从没有过的。

    杨夜真的很爱师淑琦,可这份爱,却不知该如何才能表达;也许在查案的时候,杨夜是那么强大,无所不能,可在感情面前,无疑是最白痴的一个男人。

    师淑琦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不过也是稍纵即逝,马上又恢复了冷颜,道:“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边说,边从裤管之中,又抽出一支小型手枪,枪口对着杨夜的脑门,道:“你那些大道理,和可笑的正义的世界观,到地下和阎罗王去说吧!”

    “头儿,那个家伙要把这个叫杨夜的刑警杀了,我们该不该拦着?”亚昆旁边的一位手下问道。

    亚昆淡淡道:“Phoenix如果真的想杀一个人,我想就算你想阻拦,也不见得有那个实力!”眼神之中,却透露出一种既渴望,又饶有兴趣的神色,心中暗想:既然上边这么看得起这个Phoenix,趁这个时候,刚刚好可以看一下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对帝国忠心!

    杨夜用脑门盯着师淑琦的枪口,道:“如果你杀了我,就可以真的逃得过你的内心的责问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开枪!你真的能忘记你杀过的人么!你能把所有经历过的事情,都忘记的话,你也不会一直都记恨着李书记!淑琦,醒醒吧!你并不是只有一个人!你还有左晓亮,你还有我们这些好朋友!你还有很多很多关注你的同事!回头吧!”杨夜的情绪,已经亢奋到了极点,整个人眼睛瞪得极大,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另一个杨夜——又或许,这才是本来的杨夜。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完杨夜的话之后,师淑琦的手开始不由自主地发抖,整个人的眼神也变得特别的迷茫深邃,喃喃道:“我还回得了头么……”说完,把快要垂下来的拿枪的胳膊,再次抬了起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可能了!”

    “嘶!”“嘶!”“嘶!”“嘶!”……的几声巨响突然响起,整个大厅之中,突然瞬间就布满了烟雾——不知道是谁,在众人都盯着杨夜和师淑琦的时候,在大厅的各个角落扔了数十个烟雾弹,这些烟雾弹喷烟的速度极快,所有人马上就失去了视眼。

    “FUCK!是谁干的!大家镇定,先不要开枪,小心打到人质!”亚昆的声音从烟雾之中传来,“靠近门口的兄弟,把门口堵好!千万不要让任何人出去!这烟雾持续不了多长时间!”

    “啊!”“哇!”“啊!”……数声惨叫从烟雾之中发出,看样子是有人受伤了的样子。

    而杨夜和师淑琦两人,仍然是面对面站着——师淑琦用枪指着杨夜,却久久不曾开枪;而杨夜也并没有趁着混乱逃跑,只是站着,用脑门盯着师淑琦的枪口,看着师淑琦。

    虽然烟雾很浓,可杨夜却能很清楚地看到师淑琦,看到她的脸,她的眼,甚至她的内心……;师淑琦也看得到杨夜,同样可以看到杨夜的脸,杨夜的眼,甚至是杨夜眼中所包含着的东西……

    “到底还他妈的有没有活的!”亚昆非常着急,忍不住又大喊了一声,可惜还是没有人应答——事实上人群的吵叫之声,已经把他的喊声所淹没了,更别说能听到其他人的声音。不过不住的脚步声和偶尔传来的打斗之声,告诉亚昆可能大事不妙,连忙从身边的工具包里取出红外线眼镜,戴在了头上——亚昆看到的是,有很多人在疯狂地往旋转门方位拥挤,从身形和姿势来看,这些人很显然就是自己挟制的人质;而自己的下属,已经看不到一个,只能看到有两个人在招呼着这些人质,让这些人质还算有秩序地快速向大楼外撤出。

    “****!”亚昆忍不住又破口大骂了声,慌忙摸向自己的腰间——控制炸弹的遥控器哪去了!

    “你是不是在找这个东西?”亚昆的右边传来一个人的声音,正是被师淑琦抓进来的“雷利”,不对,更准备的说,是刑一组的组员,杨夜的得力手下军人才对!

    亚昆想都没有想,直接就拿起枪准右边扫射——烟雾已经慢慢呈现出消散的趋势,所以亚昆不用担心会射到有炸弹的人质——何况,现在的亚昆,也根本没有心思担心这个。长久以来的经验告诉亚昆,现在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做掉距离自己最近,对自己最有威胁的敌人!

    剩余在大厅的人质已经不多,听到枪声,更是吓得大叫连连,哭爹喊娘地往出拥。

    亚昆整整扫光了一排子弹,才停止了扫射,刚刚在扫射的时候,亚昆感觉到有液体喷到自己的脸上,根据多年来的经验,亚昆确定这是人血没错,也就是说,很可能刚刚说话的那个人,已经被自己扫到了某个部位,或者……直接击毙也说不定。

    烟雾终于已经几乎散尽,而所有人质,都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已经全部撤离了大厅;而亚昆也终于在这个时候,看清了自己到底扫射到的是什么人——竟然是距离自己最近的两个下属,显然在自己用枪扫射之前,就已经断了气,而在两人的身后,站着另一个人;看衣服是Phoenix之前抓来的情报局局长,但是脸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很年轻但是很正气的脸庞。

    ……

    市委办公大楼之外,杨惠总算真的搞清楚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满脸的不可置信的表情,对雷利道:“原来,军人哥哥也是您早就安排好的人!雷爷爷您真是厉害,比我哥哥还要厉害!有这么多‘怪盗基德’在里边,那我哥哥一定会没事的!”

    雷利从见了杨惠第一面就开始喜欢上这个小丫头了,尤其刚刚还知道小丫头是杨夜的妹妹,而且还是咏春的嫡传弟子,更加喜爱非常,有心想把杨惠拉入自己的麾下,点点头,慈祥地笑道:“军人的综合素质,其实是整个特种兵部队之中,数一数二的!当年,他接受了我的任务之后,只是假装有了心理阴影,已经不再适合做特种兵。选择退伍单位的时候,专门选择了师淑琦所在的殇城市公安局,为的就是接近师淑琦,监视得到她,但是又不能让她起疑。其实,还是多多少少有点打赌的成分了……呵呵……”看来雷利是十分相信仍在大厅的几人的能力,此刻已经是非常的放松。

    雷利的相信,是有绝对充足的理由的——仅仅三个人,就把几乎所有的人质,毫发无损的送了回来;而且据张刚所述,里边的歹徒也悉数被击杀。这种行动效率,不是说一般人就可以办得到的。

    已经来了数十位拆弹专家,开始为这些人质拆除绑在身上的炸弹;李杰也开始吩咐手下,逐个安排这些人质接受检查和治疗。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场战斗,已经是全盘胜利的局势。

    ……

    再回到大厅之内。

    军人把自己用来挡子弹的两个人的尸体扔到旁边,盯着亚昆道:“不好意思,我命太贱,连子弹都懒着理我!现在你的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你如果换弹匣的话,至少也得需要三秒的时间,我有足够的把握,在三秒之内攻击你的空门并击倒你!如果你不考虑换弹匣的话,我研究过你的资料,我们两的胜负还真的很难预料!”

    亚昆在看到军人身上的肌肉,和军人充满自信的眼神的时候,已经明白军人所说绝对没有任何问题,所以亚昆并没有选择换弹匣,直接把手中的冲锋枪扔向军人的脑袋,人也同时向军人冲了过去。

    两人均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精英,而且学习的也都是最有效的制敌之法;所以两人的格斗很简单,都没有使用技巧性的招式,用的都是最普通的拳脚;两人也都不躲闪,可以说,纯粹是力与力的碰撞和角逐!

    就在两人刚交上手的时候,安然和胡明星也刚刚把所有的人质都送了出去,便马上跑到了杨夜和师淑琦的身边。两人同时用枪指着师淑琦,道:“马上放下你的武器!你已经走投无路了,只要放下武器,我们就会从宽处理!”

    师淑琦没有动,仍然盯着杨夜,枪口也仍顶着杨夜的脑门,道:“杨夜,要是可以早点遇到你就好了!也许,我还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一切,或许都可以改变……”师淑琦边说,脸上已经满是伤感之色,按着扳机的食指,已经开始慢慢发力。

    与此同时,军人已经慢慢占据上风,抓住了亚昆的一个破绽,瞬间几记快拳就打到了亚昆的胸口之上;亚昆整个人马上被打地后退数步,口中喷出了一大口淤血,整个人也倒在了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军人见亚昆已被自己制服,连忙转过身,对安然和胡明星道:“不要开枪!”然后快步走到师淑琦和杨夜旁边,道:“师部长,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自首,我们一定会替你向法官求情!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的!”

    师淑琦听到军人的话,本来使了力的食指又慢慢松开,道:“你们说的是真的么?”明显已经动摇了。

    所有人都点点头,道:“绝对肯定!”

    就在师淑琦已经解开所有的心理防线,准备自首的时候,“轰!”的一声巨响突然在众人的身边响起;众人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无数的小钢珠打到了身上——五人的身上马上被这些小钢珠打出数不清的血洞,爆炸引起的冲击力,把众人都震得倒了下去。

    “哈哈哈!……”亚昆的笑声再次响了起来,之间他仍爬在不远处的地上,手中拿着遥控炸弹的遥控器,道:“你们太大意了,忘记了那个李双良身上,也绑着一颗炸弹!用你们中国话说,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而亚昆却由于整个人趴在地上,所以小钢珠并未击中他。

    亚昆说完,用尽了全身的力量,终于勉强站了起来;军人的拳头可是真够硬的,能把身体健硕的亚昆,打成这个样子。亚昆艰难地一步一步慢慢挪动到众人身边,先用脚踢了军人几脚,道:“厉害有什么用?关键是得有脑子!就像现在,你的命已经是我的,只要我高兴,随时都可以杀了你!”

    亚昆缓了口气,继续道:“不过……留着你们这些人,还有用处!”亚昆狞笑道,又从怀中拿出另一个遥控器,道:“相信外边的警察,马上就会进来救你们,我要送他们一个大礼物!”说完,人朗朗跄跄地走到大厅柜台处,躲在了柜台里边,悄悄注视着旋转门。

    杨夜他们五人,都伤得极为严重,不过意识都还算清醒。杨夜先开口问师淑琦:“淑琦,这个亚昆,到底想干什么!”

    师淑琦的脸色已经极其苍白,和杨夜头挨着头躺在一块,道:“这个大楼,已经布满了遥控炸弹;他现在已经穷途末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一定想和大家同归于尽!”

    安然听后,急道:“谁还能站起来,快点出去告诉他们,不要进来!”

    五人都拼了命地想往起爬,可惜都是白费力气,反而让伤口的血液加速流淌。

    师淑琦已经非常虚弱了,道:“我在R国的时候,被他们选中,参加了他们的组织;他们的组织很神秘,我也不知道干什么,只知道他们在世界各地,进行一些残忍的杀戮活动。他们的目的,好像只是挑起战争,不想让这个世界和平。这些炸弹……”师淑琦说到自己,言语之中已经满含愧疚之意,道:“其实是我在暗中布置的……”

    军人听完,没有说话,依然努力地想往起爬,可惜还是徒劳无功,幸亏身体素质是五人之中最好的,要不早已经昏死过去。

    亚昆在柜台之后,看到了五人的行动,心里也有些佩服这些中国警察,真的是非常执着,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仍然不想放弃。

    师淑琦突然道:“也许,还有一个方法可行……”

    四人听到师淑琦的话,努力让自己不陷入昏迷,同时问道:“什么方法?”

    师淑琦声音又变低了,道:“炸弹的遥控器,我也有一个!方法就是,我们在她们没有进来之前,就主动引爆所有炸弹……”!!!!!

    提议很简单,不过四人的回答更简单:“没问题!”

    师淑琦慢慢从自己的裤腿处,拿出遥控器,递给杨夜,道:“杨夜,还是你来按吧!只要按下那个红色的按钮,一切都结束了……”

    亚昆在柜台后看到师淑琦掏出的遥控器的时候,已经明白了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马上便站了起来,拼尽了全力,向师淑琦他们躺着的地方走去——可惜他本身也受伤过重,速度没有多快。

    杨夜用右手接过遥控器,脑袋竟然瞬间变得无比的清晰,左右握住师淑琦的右手,道:“淑琦,我爱你!”右手的拇指,毫不犹豫就按下了红色的按钮。

    “轰隆隆……”整个大楼,顿时摇晃起来。

    ……

    市委办公大楼之外,杨惠看到了大楼顶部,突然发生了强烈的爆炸,紧接着从上往下,每层都开始爆炸,马上急得大声道:“哥哥!”人已经要冲向大楼。

    尼可罗宾连忙挡在了杨惠面前,道:“小姑娘,太危险了,不要过去!”

    雷利的脸色变了,他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马上就对李杰发令,所有人员退后,退到安全的区域。尼可罗宾对着一直拼了命要进去的杨惠的后脑敲了一下,把杨惠打晕了过去,抱着杨惠马上也脱离了危险区。

    雷利盯着慢慢开始坍塌的大楼,道:“看来,我还是输了……”

    ……

    杨夜按完遥控器,便使出仅有的力气,翻过身子,紧紧抱住师淑琦;师淑琦也转过了身子,抱紧了杨夜。以前从没有做过这样的亲昵行为的二人,在此刻,却是如此心有灵犀,而且显得这么自然……

    两人努力地睁大眼睛,互相注视着对方,却已经再没有力气开口说话,但是两人清澈坚定的眼神,却已经包含了千言万语——

    “杨夜,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对你说过,我也喜欢你!我和左晓亮在一起,纯属是为了扰乱你的思路,配合亚昆他们进行这次行动。”

    “我明白,一切都过去了,为什么还要说以前的事情呢?现在,我们两不是在一起了么?”

    “那我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不会看不起我么?会不会觉得我和你抓过的那些坏人一样,是个彻彻底底的坏女人?”

    “傻瓜……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你最后的举动,已经告诉我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反而是我,我想问你,我这么做,你不后悔么?”

    “后悔?不,我不后悔!”师淑琦把杨夜抱得更紧了,“我从没有感觉这么轻松过,一直背着一个大包袱,活的真的很累……现在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

    “呵呵……以后,我们两,会一直都活的很舒服很舒服……而且,我们两,会永远在一起,不用再考虑任何烦心的事情……”

    “恩!我们两,会永远在一起……”师淑琦已经没有力气再睁眼了,眼皮慢慢合了上去,不过,她看得到杨夜,真的,看得前所未有的清楚。

    杨夜的力气也不多了,也闭上了眼睛,努力把头靠近师淑琦的头,嘴唇,轻轻碰到了师淑琦的嘴唇之上……

    “轰隆隆……”整座大楼,终于整个坍塌了下来,阵阵如地震般的声音,震得雷利和李东他们耳朵都发疼——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捂着耳朵,都表情严肃地盯着这即将要变为废墟的市委办公大楼。

    杨夜终于也快要失去意识了,他突然想起来,师淑琦以前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杨夜,该输的时候,就适当的输一回吧!做回一个普通人,也许,那样的你,比现在的你,要更加成功。”这次,自己确实是输了,输得甚至赔上了自己的命;可是,杨夜却真的感觉到,自己有种前所为有过的成功之感。

    杨夜想着,也终于失去了知觉……

    到底杨夜是输还是赢了呢?谁也说不清。人这一辈子,其实只有短短几十年。在这几十年中,要经历经历很多事情,也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我们在这过程之中,总是会慢慢改变,变得和最初的自己判若两人。但是,每当人们要死去的时候,总是会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活成这样?

    得与失,胜与败,都只是一个字而已,并没有绝对的含义。

    善待生活,感恩生活,开心生活。其实,所有人的人生,不一定都会“胜”,但是都会“得”!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