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校花的极品保镖 第1218章 :滋润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林枫故意逗她:“哎哟,我的柳大博士,既然大功告成了……你是不是该奖励我一下啊?比如……吻一下神马的。”

    柳冰迅速放下雪莲,跳起身来,一下子扑到了林枫怀里,湿濡濡的嘴唇在林枫的脸上乱吻一番,林枫揽住她的纤腰,却故意苦笑道:“哎……柳大博士,你弄得我满脸都是口水了啊。”

    见柳冰柳眉一竖,似乎要反驳,林枫忽然双臂收紧,张开嘴就吻住了柳冰的嘴唇,柳冰顿时觉得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心头升起一股暖洋洋的幸福感,探出舌头,与林枫热烈地应合起来……

    十几分钟后,柳冰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这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这番长吻,小心地将林枫的背包拿起来:“现在,我们该考虑如何下山的问题了,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哪。”

    林枫低头看着柳冰微红的俏脸,微笑道:“殷虎他们可都是经验丰富的采药人……”

    柳冰皱起了双眉,无奈地说道:“可是他们都死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而且,如果我们还路返回的话,还要经过雪崩的山谷,难度不小啊。”

    林枫眨了眨眼睛:“有难度么?呵呵……有难度才有意思,有美人相陪,在天山绝顶的博格达峰住一段时间也不错啊。”

    柳冰嗔怪地横了林枫一眼:“别说这些没用的,就算你等得起,恐怕银鹰也等不起啊……快说,你到底有什么好办法?”

    林枫仍然不紧不慢地说道:“好办法嘛……当然是在殷虎他们身上,去找找他们背包里有什么好东西吧,我保证会有收获地。”

    柳冰眼睛一亮:“对啊!他们肯定做了万全的准备!他们在这里肯定也遇到过多次的雪崩……”话音未落,柳冰就跳了起来,勇敢地来到殷虎的尸身旁,猛力将殷虎的身体翻过来,哧啦一声拉开了殷虎背包的拉链,在里面翻找起来,殷虎满头满脸的血,柳冰竟然视而不见,看来她的胆量也练出来了。

    果然,柳冰很快就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滑雪板!柳冰顿时兴奋起来,将滑雪板抽出来时,还特意向林枫问道:“小枫,这里有滑雪板,你会不会滑雪啊?”

    林枫却在翻动着西耶夫斯基的背包,从里面找出来一些小包装食品,还有他们昨晚用的帐篷,睡袋,里面也有着一副滑雪板,见柳冰询问,林枫笑了:“滑雪这种运动,根本没什么难度啊……呃……我的柳大博士,难道你不会滑雪?”

    柳冰皱着眉头:“答对了!没奖。”

    林枫看了一眼已经西斜的红日,掏出手机看了看:“现在是下午四点了,离天黑还有三个多小时……你不会滑雪的话,我们回去的路就漫长喽。”他无奈地摇摇头,“快,从他们背包里找食物!我发觉他们带的食物不错呢。”

    柳冰眨了眨美眸,皱皱鼻子说道:“咳咳……我骗你的,这你也信哪!我可是一个运动型的生化博士,曾经获得过滑雪比赛的前三名呢……只是我们学院里的一个小比赛罢了。”

    林枫无奈地瞪了她一眼:“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开玩笑的心情?好吧好吧,既然是前三名,至少不会滑得太差,这就够了。”

    两人迅速收拾了一下,食物已经不需要太多,便将多余的用背包包好,放在一处小山洞里,这是采药人的习惯,放在这里并不是准备自己下次使用,而是如果有其他的采药人遇到恶劣天气的话,就可以随时取用这些食物——反正在常年积雪不化的博格达峰顶,这些食物也不会坏掉。

    至于死在这片空地上的几人,就让他们在这里做冰雕就是了,过不几天,这里降下大雪的时候,就会将他们深埋在冰雪中,很难会被其他人发现。

    “走喽,准备下去了。”林枫将绳子的一端固定好,向柳冰轻喊一声,两人背着减轻了许多的背包,顺着绳子往昨天雪崩之处坠去,很快便到了谷底,两人将滑雪板弄好,从一个高处开始往下滑。

    嗖……滑雪的速度确实相当快,他们刚滑出去不到一百米,柳冰突然哎呀一声,栽倒在雪里,林枫急忙于最近处停住,却也滑出去有五六十米了,林枫不敢大声喊话,只好压低了声音问道:“冰姐,怎么回事?你这前三名就这水平啊。”

    柳冰也压低了声音回答道:“哎……真倒霉,不知道被什么挡了一下……哎呀,是阿凡提。”柳冰继续绑好滑雪板时,才看清楚阻挡了她路的竟然是阿凡提!

    林枫对这个没有什么兴趣,轻问道:“冰姐,什么也不要管了,你到底能不能继续滑啊?”林枫担心的是,万一柳冰摔伤,他们就只能打算在这里过夜了。

    柳冰安慰林枫道:“小枫,你放心吧,我还能滑的,这次我在前面,你来断后。”柳冰用了接近半小时的时间,才收拾好,就又开始了滑雪,只是没雪的时间并不长,下面就没有雪了,而是湿湿的山石,他们只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到了冰川融化之处。

    从这里开始,只能用双腿慢慢地走了,于是滑雪板啥的都扔了,反正已经用不到这东西了,带在身上太重会耽误下山的速度,扔掉也不觉得可惜,毕竟他们已经获得了一株价值连城的千年雪莲。

    两人走在回程的路上时,很快天就黑了下来,他们只好在湿湿的山地上过了一夜,这一次由于没有了殷虎等人在旁边当电灯泡,柳冰就在睡袋里与林枫又疯狂地享受了一把,才安心地搂着林枫睡去。

    第二天,他们又用了五个多小时的时间,才转过了那座不知名的小峰,入目的就是天池风景区了!长时间不见人烟,一下子看到了天池风景区,就好象从荒漠一下子回到了喧嚣的大城市似的,能够看到有人在活动,好象也是一种幸福。

    柳冰的体力毕竟有限,在奋力支撑着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到达天池风景区的时候,柳冰就觉得双腿如灌了铅似的,瞟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阳,柳冰喘息着说道:“现在该是下午三点了吧?我们到风景区暂时住下,洗个澡休息一晚吧,我实在走不动了。”

    林枫打量着疲惫的柳冰:“冰姐,我来背你吧。”

    柳冰轻轻摇头:“不!我不能再让你背了,我必须自己走!”她倔强地拽着林枫的胳膊,向着天池风景区内的车站牌走去……

    住进了天池风景区里的宾馆,林枫两人就觉得从地狱一下子回到了天堂,有热水可以洗澡,有可口的饭菜,有柔软而温暖的床……这简直就是天堂里的日子嘛!只有经历过苦难的人,才知道普通的生活就是幸福。

    柳冰觉得反正天池这里也没有认识他们的熟人,就跟林枫开了一间房,沐浴后的柳冰,只裹着一条浴巾,便十分自然地钻进了林枫的被窝里,浴巾落在了床下。

    林枫搂过她柔滑的身子,柳冰就如猫一般任其摆布……这里的宾馆虽然条件一般般,可是对于初与林枫尝试了鱼水之欢的柳冰来说,这条件已经堪比皇宫了。

    终于不用挤在狭窄的睡袋里了,柳冰尽情地向林枫索取着,直到将全身的力气都用尽,她仍然用自己的肢体动作,鼓励着林枫继续征伐……这一夜,他们两人将隔壁的邻居给折腾得几乎睡不着觉。

    征服了知性大美女柳冰,让林枫颇有成就感,第二天他依然懒懒地赖在床上不肯起来,伸手轻抚柳冰的秀发,见她光泽透明般的肌肤如水一般润滑,林枫不由得再次‘性’致勃勃,翻身再次展开了进攻……

    一直到上午十点多的时候,耽于温柔乡的两人才出来吃早餐,随便吃了些东西,两人便向着乌鲁木齐的市区而去,他们已经不需要在乌鲁木齐多作停留,直奔的就是机场。

    一路上,被林枫的雨露滋润之后的柳冰,更显得光彩照人,如果粗粗看去,总是令人怀疑她是不是只有二十来岁。柳冰身上变化最大的还不止这些,而是她的性格更加开朗,更加孩子气,几乎是看到什么都好奇,看到美丽的景象更是高兴得又蹦又跳。

    坐上了飞机,柳冰两人坐在一起,林枫坐的是靠窗的位置,看着脚下的白云,林枫感慨万端:将要回到喧嚣的城市了,采回了千年雪莲,当然能为银鹰药到病除,以后呢?

    林枫数着身边的这些与自己有染的女人们,不由心中暗惊:沾染的女人多,身上的责任也就重了,他不能对其中的任何一个始乱终弃,他一定要好好地呵护她们,还有她们的孩子……一想到这里,小林逸那可爱的笑脸,就浮现在了林枫的脑海里。

    拿到雪莲花,回到西都市之后,专家小组马上针对银鹰的病情开始诊治,药效很明显,银鹰的病情很快就得到了控制。拉瓦内利高兴地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

    晚上,林枫刚吃过晚饭,就接到虞琴打来的电话,说有事找他,问他能不能来自己家。林枫想银鹰的病情已经稳定了,就开车来到虞琴家。

    来到虞琴家,想起自己上次从阳台上跳楼逃走的狼狈相,林枫径自苦笑。敲了敲门,虞琴来开门,让林枫进来,林枫轻声问:“闫秘书长呢?”

    虞琴低声说:“我老公去省城开会了。”

    林枫大喜,刚要动手动脚,虞琴突然拦住他说:“我妹妹在呢。”

    林枫侧耳一听,只听卧室内,果然有一个人在小声哭泣,林枫不由问道:“是虞静?她哭什么啊?”

    虞琴叹了口气说:“还不是韩立那个混蛋,把我妹妹甩了,傍上了那个女县长。”

    林枫明白了,皱眉说:“这种男情女愿的事情,强求也没有结果,你叫我来干什么,安慰你妹妹,我能说什么啊?”

    虞琴说:“我妹说了,她想当兵,看看你这半个姐夫有没有什么门路,她不想戴在西都市了,以免以后见到韩立和那个女县长心中就有气。”

    林枫说:“当兵,恐怕不好说。毕竟你妹妹那么娇弱,军队怎么安排啊?不过,不在西都倒是好说,跟我去丽都呗,丽都市所有的单位随她挑选。”

    虞琴高兴地说:“那么,你去和她说吧。”说着把林枫推进屋。

    虞静脸上泪花带雨,抬头看了看林枫,嘴唇颤抖了几下,竟然一头扎进林枫的怀中,“姐夫,我……我好难受。”

    林枫安慰她说:“你的事,妮姐都跟我说了,感情的事,强扭不甜。韩立既然和别人合得来,我看你就不要强求了,我可以安排你去丽都市工作。”

    虞静哭着答应着,“我再也不要回这里来。”

    林枫安慰了她几句,虞静不哭了,突然说:“姐夫,我……我想给你做情人。”

    林枫吓了一跳,“这是哪挨哪?你怎么会有这想法?”

    虞静咬牙切齿说:“韩立的妹妹不是跟你挺好的吗?我要跟她进行斗争。”

    林枫狂晕,“这……”

    虞静不由分说,突然脱了衣服,扎进林枫的怀里,“我想了很久,我都想明白了,与其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不如嫁给一个战斗英雄,我从小就崇拜英雄……”说着,小手温柔地抚摸起林枫的胸膛来。

    “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林枫口上拒绝着,手上却增加了小动作,握住了虞静的小手,细细地抚摸着。

    “可是,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一辈子跟着你,无怨无悔。”架不住她的软言细语,林枫很快就招架不住了,美人主动投怀送抱,哪里有拒绝的道理?林枫一筹而就,抱着虞静就在虞琴的家中进了洞房。下半夜,虞琴也偷偷摸进来,让林枫左右逢源,其乐融融,陶醉在这对姐妹花中。

    升官发财【大结局】

    又过了两天,经过体检,银鹰的衰老已经停止,这天,林枫陪着银鹰说完话,服侍她吃了药睡着之后,刚出病房手机就响了,电话是远在北京的慕容紫凝打来的,说军委明天要召开一个重要会议,要求龙翔的所有军官全部到会。

    林枫跟大家一商量,委托韩梦和柳冰照看银鹰,林枫,林清雪,柳絮,凝香,韩雪就驱车直奔西都市机场,乘飞机飞抵京城。

    慕容紫凝已经在首都机场等候迎接他们了,上了慕容紫凝的车,慕容紫凝告诉他们,明天召开会议,最主要的议项就是各位同志的军衔晋升。

    “原来是升官啊。有没有奖金?”众女七嘴八舌地问着。

    慕容紫凝不再说话,将车子开导预定的宾馆,这是机场南侧的丽都假日饭店。慕容紫凝预定了一间总统套房,说这是上面特意安排给各位战功卓越的龙翔部队准备的。

    一起吃了个晚饭,林枫首先说:“你们慢慢吃,我先去洗个澡。紫凝,热水放好了没有?”

    慕容紫凝笑笑说:“当然准备好了。”林枫来到卫生间,哗哗一阵猛洗之后,突然发现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那边是,自己急着进来,可是什么都没带进来,浴巾啊、换洗的衣物啊啥的,可是一件都没有,这总不能叫自己就这样着出去吧?如果这样会见到外面的老婆们,一旦自己的龙枪不听话,来个傲视群雄,到时候可就麻烦大了!

    林枫只得将浴室开开一条小缝,喊最近的慕容紫凝,给自己拿一套换洗的内衣过来。此时的她们几个正在客厅里聊天呢。

    慕容紫凝听到林枫喊话,“咯吱!”推开门走进来,林枫只见一双芊芊玉手把林枫需要的衣服给递了进来,林枫接过衣服之后伸手用力一拉,门外的慕容紫凝没有防备,一下子就倒在了林枫的怀里,林枫抬腿一脚把卫生间的房门给紧闭了上去。

    “为,你要干什么?”慕容紫凝娇嗔一句,看了林枫的身体一眼,脸上一红。此时的卫生间里雾气朦胧,绝对是办坏事的好气氛。

    林枫不说话,抱住她僵硬着身体,紧紧地的抱在怀里。慕容紫凝虽然已经和林枫有过数次亲密接触,但是如此情况下,外面守着好几个战友,这可是第一次!

    林枫开始热情地吻她,没有多久,站在水龙头下的慕容紫凝湿透了全身,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额头之上,滴滴水珠顺着发髻留了下去,躲闪的眼神,你还别说,还真有那份滋味,犹如出水芙蓉,看到的林枫可是心动不已,。

    林枫哪里能承受的住如此的诱惑?

    “别动!她们都在听着呢。”林枫在慕容紫凝的耳边沉沉的说了这么一句,不是林枫不想动,而是他想静静地地感受这这难得的气氛。

    “不管她们,让他们羡慕去吧。”林枫慢慢脱下她湿透的衣服,慕容紫凝停了没多久,这便又开始那轻微的摩擦与主动,对于林枫来说自然是有着一非常非常大的诱惑力,特别是慕容紫凝那妩媚动人的俏脸,更加刺激了林枫的。林枫再也坚持不住了,将她抱入温暖的浴池,开始了鸳鸯浴。

    “队长打头阵,我们也应该首当其冲!”听着卫生间慕容紫凝欲要还羞的叫声,柳絮忍不住的调侃道。

    “你也别说队长了,如果里面现在换作要是你自己,我估计叫的比她还要夸张呢!”林清雪白了一眼:“我看你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

    “哪有,我才不会呢!老同学,你不要埋汰我。”柳絮眼神躲闪着,显然林清雪可是一针见血,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好了,好了,你们俩就别在这里争了,现在队长进去都快半个多小时了,也应该差不多了,说吧,下一个谁上场?”韩雪看看时间问道:“柳絮,要不你上吧。”

    “我不去!”柳絮说道。

    “老同学,别使性子了,可别忘记,咱家林枫可是挺疼你的。”林清雪提醒着。

    “柳絮,这可是你说的啊,你不去可别后悔,还有,到时候你可别叫的太响就好!”凝香坏笑着说。

    “你们,干吗都要欺负我啊?”柳絮急道。

    “这不叫欺负,这完全是为了你的性福问题着想。”林清雪推了她一把说道。

    “好了,好了,姐妹们你们俩就别争了,赶紧定好,第二个谁上场,第三个又是谁?我们是用车轮战呢?还是一窝蜂一块上?”林清雪再次问道。

    林清雪的问话,可是让凝香和柳絮还有韩雪嬉笑不已。龙翔的女战士们,没想到这场仗还挺难打的。“行了,行了,都别笑了,这可是关系到我们的家庭和睦的大事,怎么能儿戏呢?”林清雪一本正色的说道。

    凝香、柳絮、韩雪这才点点头。还是我来决定吧,“凝香你第二,柳絮你第三,韩雪第四,我殿后,没问题吧?”

    看到她们三个都没有意见,林清雪拍板决定下来。“清雪,林枫一个晚上应付我们五个姐妹,能行不?可别把她累坏了。”柳絮颇有些担心的问道。

    “你就放你的心吧,我敢说,我家小枫没别的啥特长,就这路功夫绝对够使!”林清雪信誓旦旦的说道。引得众姐妹一阵开怀大笑。

    突然,卫生间传来一声尖叫,众女凑过来一听,一定是慕容紫凝败下阵来了,林清雪这便把凝香推了过去:“别废话了,抓紧时间,赶紧的吧!后面的做准备。”

    “姐妹们,那我可就去了啊!来道一下别吧。”凝香衣服生离死别的摸样,又把众人逗得大笑。

    “去吧,去吧,凝香你赶紧去吧,你可是代表了我们所有姐妹们的希望啊,我们可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吧!”柳絮调侃着。

    凝香深吸一口终于走进了洗手间……

    现在,里面三个,外面三个,大家好像相照不宣,林清雪领着柳絮和韩雪,就趴在门外,静静地听着里面的动静。转眼间,战场开已经开战,激战程度可是不小。听着浴室里气喘吁吁的叫声,柳絮在林清雪胸前抓了一把,撇着嘴巴说:“清雪,你看你,都坐不住了吧?”

    林清雪眼睛一瞪,白了柳絮一眼,说:“臭丫头,胡说八道。别忘了,女儿我都生下一对了,再怎么说,也比你有阅历,不服?”说着,林清雪右手伸出来,在柳絮的睡衣中偷袭了一把,抓的柳絮双峰生疼,引得柳絮啊的一声怪叫。

    林清雪笑嘻嘻看着说:“柳絮,你个小****,还敢嘲笑你清雪姐姐吗?”

    “你敢摸我?”柳絮不甘示弱,伸出手来就要发动反击,但是林清雪仰仗自己武功比柳絮强,坐格右挡,让柳絮难以实现目的,不过打斗中两个人的睡衣都被对方撕开,一时间春光四泄,没有带文胸的林清雪,裸露着一对高耸的傲人雪峰,尤其是汁液四溅,引得柳絮赞道:“清雪,怪不得林枫喜欢你,好馋人啊,连我都想吃一口呢。”

    林清雪拧了柳絮的耳朵一下,吃吃笑道:“乖女儿,叫声妈,就给你吃。”“哼,你当我不敢叫?”柳絮调谑道。林清雪将胸脯一挺,“你说的可是真的?叫啊,你敢叫,我就敢喂你。”

    “妈!”柳絮坏坏地一笑,还真的叫了出来,叫完之后不等林清雪反应过来,张开嘴巴咬了上去。林清雪被咬的一激灵,“柳絮,你这坏蛋,你还真叫啊?”林清雪被咬疼了生气地说道。

    两人又逗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休战的声音,柳絮停下了对林清雪的嬉闹动作问:“老同学,轮到我们了,上不上?”林清雪点点头,哼,现在可是等不及了,管他还是车轮战还是群战呢,于是拉着柳絮和韩雪站起身推门闯入,一起加入了后半场。

    第二天,龙翔特战队全体队员集合完毕,乘坐一辆豪华大巴,来到会议现场,东方远征主持会议,亲自为龙翔所有队员办法了荣誉功勋。最后受封军衔,刚参加龙翔部队的几名新兵,被授予少校军衔,林清雪,柳絮,凝香,韩雪都被授予大校军衔。林枫被授予少将军衔。

    升官发财,皆大欢喜,散会之后,在京逗留两日,林枫一心惦记着银鹰的病情,这几天也是每天都打电话询问,韩梦告诉林枫,银鹰的病情已经基本上得到了控制,竟能能不能恢复正常人的身体,还要看她今后的身体情况。

    三天后,韩梦带领其他成员,乘机飞抵丽都。林枫等人已经在机场等候,回到自己别墅,今天难得全家人团聚,林枫开了一个家庭宴会,列位红颜知己全部出席,包括苏海洋和夏梦瑶她们,都专程从外地赶了过来。

    一起照全家福的时候,韩梦抱着林可坐在中间,左边唐影抱着林逸,右边林清雪抱着林然。林枫领着列位红颜知己分列身后,林枫低头看看女儿,亲了一下她粉嫩的笑脸,指着前方的镜头说:“乖乖小可,跟我说,茄子。”

    女儿张了张小嘴,依依呀呀说了一句不像茄子倒像爸爸的话,摄像师按动快门,时间,在这一刻永远地定格!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