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恶魔王子,你别跑! 第30章 爱可不可以失而复得 (3)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没有一点求生?

    几乎没有心跳?

    欧阳狗,你这个大傻瓜!

    你为什么不想活着?

    就算没有了我这个平凡的梁茶,你还是要骄傲、清高地活下去啊!

    傻瓜,傻瓜……

    “你说话啊!你倒是说话啊!”石千柔使劲摇晃着我,晃得我头晕目眩,“你说,你是不是还想缠上我的清濯哥哥!”

    我惨然一笑,犀利地说:“怎么,石小姐又有危机感了?既然欧阳清濯那么爱你,都和你订婚了,你还惧怕我什么?难道说……欧阳清濯其实并没有多爱你?”

    “啪!”她狠狠打了我一巴掌,打得我脸扭向一边,嘴巴里渗出来淡淡的血腥气,眼前冒金星。

    “梁茶,你该去死!”石千柔憋红了脸,叫道,“像你这种脚踏两只船的歹毒的女人,你为什么不去死?清濯哥哥是我的,他是爱我的!”

    “谁说我是你的?”一道阴冷的声音传入我们俩中间。石千柔的脸色猛地一白,浑身一紧,马上就红了眼眶,颤着嘴唇去看说话的欧阳清濯:“清濯哥哥……当初就是她辜负了你,就是她害得你伤心、悲痛、绝望,她玩弄了你的感情,她是最坏的女人了……”

    欧阳清濯浑身肃杀之气,冷冷地睨着梨花带雨的石千柔,冷哼:“石千柔,你今天让我看到了你飞扬跋扈的一面,真是难得。我的高贵、娴雅、温柔的未——婚——妻!”

    “清濯……我只是、只是太气愤了……”石千柔抱着他的胳膊撒娇。

    我看不下去了,我不能看着我爱的男人与其他女人卿卿我我,我怕我会气得直接毙命。

    我一语不发,一手抚摸着自己发烫发麻的脸,踉踉跄跄地走着。

    一辆车停下了。“梁茶!梁茶!”羽墨颀长的身影向我小跑来。

    我缓缓抬起脸,不知何时,眼泪落满了脸。我模糊着视线望着羽墨,凄惨地笑:“墨哥哥,墨哥哥……”

    他奔过来,一把抱住我的肩膀:“小茶,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我哽咽着,摇晃着头,呢喃:“心痛,心好痛……”

    “我送你去医院!”

    “不、不要……”我颤抖着嘴唇,“墨哥哥,帮我……我不要再伤心下去了,好痛,痛死了……帮我……”

    “嗯!我帮你!”他搂紧了我,我趴在他怀里,哗哗地落泪,“说,小茶,你说我该怎么帮你?”

    我喘息未定:“假装……我的男朋友……”

    就像五年前那样……

    “什么?”羽墨一惊,抬起脸,去看我身后的欧阳清濯,狠狠吸了一口气,“天哪!那不是清濯?”

    “帮我,帮我,羽墨,要帮我……”我咬紧了嘴唇,“他已经忘了我,我对不起他,我放手了,我狠心退出他的世界了。”

    羽墨显然还在发愣,欧阳清濯已经甩开了石千柔,向我们这边跑了过来。

    “梁小姐,我还有话没说完……”欧阳清濯喘息着站定,阴着脸眯眼看了看羽墨,满脸敌视,“你是谁?”

    羽墨哑然。

    我轻轻地说:“欧阳先生,给你道个歉,前几天和你开了个荒唐的玩笑,认错人了,这是我的男朋友,羽墨。”

    他狠狠皱起眉头,一脸不悦:“羽墨?我怎么听到这个名字就讨厌,你小子是打哪里冒出来的?”

    羽墨这才渐渐反应过来,轻轻地一笑:“清濯,真是好久不见了,你居然忘了我们这些人?”

    我心一紧,痛入心扉:“墨哥哥,不要理他,我们走吧。”

    “墨哥哥?”欧阳清濯学着我的话,冷笑两声,“喊得还真是亲密,为什么我听到‘墨哥哥’这三个字,我就想打这个小子?”

    “是吗?”羽墨反而轻笑起来,“看样子不服输的强者欧阳清濯已经变成了胆小鬼?竟然学会了逃避?哦,是不是因为害怕面对,所以选择了回避?你忘了我们这些人,只能说明你是胆小鬼……”

    “嘭!”

    不等羽墨说完,欧阳清濯就爆发了戾气,重重一拳打了过来,打在羽墨的下巴上,将羽墨打得向后一个踉跄。我吓得大叫一声,跑过去扶住羽墨。我气坏了,转身瞪着欧阳清濯:“你干什么打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五年过去了,你还是这样容易冲动吗?动不动就挥拳头打人?打人就可以解决问题吗?”

    欧阳清濯攥着拳头,发着狠:“你凭什么偏向他?你给我过来!到我这边来!”

    我也发了倔:“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就不去你那边!你是我什么人啊,你又不认识我,羽墨才是我的男朋友,我当然要和我的墨哥哥在一起……”

    “啊啊啊……”欧阳清濯突然大吼起来,情绪有点难以自控的端倪,我禁不住怯了怯。他嘶吼着:“傻帽帽,你给我过来!我讨厌你黏着羽墨!”

    从他嘴里,清晰地吐出来嫉恨的语气时,我、羽墨、石千柔都震惊了。

    他竟然情急之下,忆起了曾经对羽墨的敌视?

    我冷笑:“你是谁?你以为你可以左右我的感情吗?我爱的是……羽墨!”

    “轰隆——”

    仿佛是老天爷嫌我又说谎,突然打了个晴天霹雳,骇得我浑身猛一抖。

    欧阳清濯憋得满脸通红,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攥紧了拳头,眦目瞪着我。

    石千柔吓坏了,哆哆嗦嗦地说:“不要,不要再刺激他了。医生说过,清濯哥哥脑子里还有血块,不能受刺激……他会崩溃的……求求你们不要再刺激他了……”

    我的心,猛一颤!

    我飞快地看了一眼欧阳清濯,确实,这一会儿他的表情、他的表现都有些奇怪,真的不可以再刺激他了。

    我拉了羽墨,低声说:“我们赶紧走。”

    哗啦啦……突然,一场雷阵雨从天而降。

    雨点那么大、那么急,仿佛要洗去城市的浮躁似的。

    瞬间,我们几个人全都被大雨淋湿了。

    天幕,瞬间就黑了下来。

    行人都纷纷找地方避雨,时间仿佛停滞在了这里。

    我和羽墨相互搀扶着向他的汽车走去。

    突然,从我们身后传来欧阳清濯撕心裂肺的怒吼:“站住!梁茶,你给我站住!你不能离开我!你回来!你回到我身边来!回来!”

    我浑身一颤,下意识停了步子,缓缓转身去看。

    雨幕中,欧阳清濯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被雨淋得眯着眼睛,死死凝视着我。

    我一瞬间就那样怔住了,隔着雨幕与他对视。

    他身子晃了晃,眼睛里溢出来伤悲,嘶哑地喊道:“傻帽帽!我知道我很霸道,我脾气很不好,我总是爱欺负你……可是请给我一次机会,我改!我一定会改的!求你不要离开我!求你回来!回来,好不好?”

    我张大嘴巴,呼吸尽无。

    他方才说的话,分明就是他最后求我的时候所说的话!

    这几年的梦里,我经常会梦到,他难过地扯着我的手,说着:“我会改,我会改的……”

    眼泪,刷刷地飞舞着,与大雨混合在一起。

    我们两个人,就那样凝望着。

    “欧阳狗……”

    “帽帽。”

    “我一直想要告诉你,其实……我一直都只爱你一个人,自始至终。”

    他重重地喘息着,双手抓着胸口,仿佛喘不上来气,很难受的样子。我吓坏了,赶紧向他跑去。他抓着头发,晃着脑袋,“啊啊啊……”吼叫着,突然就晕倒在了地上。

    “欧阳狗!欧阳清濯!你醒醒啊,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石千柔也跪在他跟前大哭着:“清濯哥哥!清濯!你不要吓我啊,你怎么样啊?”

    我们几个人把欧阳清濯送到了医院。

    “病人曾经遭遇过头部重伤,头部里面还有淤血,才会受到刺激而昏厥,以后请尽量避免对病人的刺激。”医生例行公事地讲完这些话,就出去了。

    我失神地看着病床上躺着的欧阳清濯,心如刀绞。

    我就是刺激他的病源!

    我这么爱他,我应该为他幸福健康而高兴,让我大方一次,送给他和石千柔祝福吧。

    石千柔正要抱怨我,我先说:“我走了。我明天飞去日本,因为那边早就联系我,想让我过去那边发展。我现在下决心了,明天就离开这里。”

    石千柔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我。我淡淡地笑:“谢谢你这几年在他身边陪着他,以后……请继续好好爱他……拜托你了……”

    我又不舍地看了欧阳清濯一眼,转身离开了病房。

    “梁茶!梁茶!等等我!”

    羽墨跟上我,叹息着:“你难道真的要走?你哭了这五年,好容易他还活着,你为什么要离开?指不定他有可能回忆起过去……”

    “墨哥哥,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一次次受到刺激,我不能那么自私。只要他幸福……我就满足了……”我苦涩地笑了笑,硬生生咽下去涌上来的泪水。

    明天十一点的飞机。

    傍晚,我独自一人来到了凉立山。

    “好了,梁茶,加油哦,自己爬上山!这一次,和过去做个了断,以后要坚强下去!”我给自己鼓着劲,向山上爬去。

    五年前的时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眼前,我、欧阳清濯、艾昌、盼儿四个人一起爬山。我累了,欧阳清濯背着我,盼儿羡慕得要命,埋怨了艾昌一路。

    而今,这山,与我一样,也是如此孤单。

    好容易见到零星的情侣从山上下来,也是说说笑笑,亲亲热热。

    我气喘吁吁地爬上了山顶,在一棵棵树上寻找着,终于,我找到了那棵树。

    欧阳清濯曾经在树上留下的痕迹依然存在!

    好激动,竟然可以看到那个稚气的心形,里面的名字清晰如新。

    我伸手,轻轻摩挲着那两个名字,泪水迎面。我自语:“下面永远不会填满了对吧?我们俩……不会有孩子了,对吧?”

    我闭上眼睛,手里抚摸着那一道道痕迹,泪如泉涌。

    “谁说的?”

    一道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浑身一抖,睁开眼睛去看。

    “啊?你?”

    我目瞪口呆,傻傻地看着微微有些气喘的欧阳清濯。

    他怎么会来这里?

    他不是应该在医院里躺着吗?

    “我刻的技术还是很好的,不是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这样清楚。”

    他走过来,和我紧紧挨着,一起去抚摸那个雕刻的心形。他的手碰到了我的手,我完全僵住了,不知道躲避。他直接握住了我的手,深情地看着我,说:“我连营养针都没有打完,拔了针头就来找你了,你说,你是不是该好好犒劳一下我?”

    “什么?”我看着他满脸的邪笑有点缓不过来神。

    心,却乱了频率,飞速地跳动着。

    他俯过脸来,在我脸腮上嗅了嗅,夸张地叹息:“哇,五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老味道?身上还是一股奶娃娃的气味?你是不是这几年没有长高一厘米啊?”

    我呆住,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这样子的他,这样子淘气语气的他,是那样熟悉,而又那样遥远……五年了啊,五年了!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像以前一样讨厌,把我的头发全都揉乱了。我下意识地撅嘴,他就说:“还是像原来一样傻乎乎的,呵呵,不过貌似漂亮一点点了。”

    “欧阳狗,我……”

    “你必须给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说一次谎话。我不许你说喜欢其他任何一个人,你只能喜欢我一个人!”

    “你都想起来了?”

    “梁茶,你这个傻帽帽是我的,是我欧阳清濯独享的!”

    我笑了:“你还是这样自大狂妄……”

    他捏了捏我的鼻头,放软了声音:“帽帽,我是这样爱你,这样、这样、这样地爱你!”

    我的心都软化成了春水:“欧阳狗,我也爱你,这样、这样、这样地爱你!”

    “帽帽同学,你该加倍努力了,我们俩名字下面后代的名字全靠你加油啦。”

    说着,清香袭近,他吻住了我的嘴唇。

    我浑身一抖。

    五年之隔的吻,让我悸动得要窒息。

    他抱紧我,偏了脸,火热、狂乱地吻着我,铺天盖地的密吻像是暴风骤雨,完全席卷了我。

    夕阳西下,寂寥的山顶,暖暖的微风,紧紧相拥的我和他。

    下山时,晚霞余晖尽散。

    “哎呀,欧阳狗,下山不可以背着人的,很危险的!”我伏在他宽阔的脊背上,笑得岔气,“你如果把我摔下去,我就跟你急!”

    “呵呵,我可不敢摔你下去,本来就傻乎乎的,再一摔,成了傻大帽了。”他心情超好地笑着。

    我拍打他:“你讨厌啦,我哪里傻乎乎了?”

    “以后要每天跟着我做智力题,免得影响后代智商……”

    “欧阳狗!你欠打啊?”

    “帽帽,说,说你只爱我一个人!”

    “哎哟,你好恶心啊,你逼着人家说这句话都说了好几十遍了。”

    “说不说?”

    “不说!”

    “不说我把你丢下来,摔你个狗啃泥!”

    “啊啊啊,我说我说!……你让我说什么啊,我给忘了。”

    “帽帽……”

    “呵呵呵,我说我说……蓝天、白云、飞鸟、大树、小草、小花儿,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哦,我,梁茶,这辈子只爱欧阳清濯这个臭家伙一个人!”

    “去掉‘臭家伙’三个字,喊我老公!”

    “哎呀,你真矫情啊。”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