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粤东闹鬼村纪事2 第31章 狗血祭 (2)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通叔镇定自若地说:“毕嫂,你别疑神疑鬼了,天色不早,我们快点赶路吧。”

    毕嫂没有理会通叔的话,俯首查看箩筐里的米。抬起头后,她紧张地说:“不是我多疑,真的有问题,你们看,这上边的米,按理讲应该很平整才对,现在却好像被抓过一样,深深浅浅,凹凸不平呢。还有,哎哟,这不是手掌印嘛?!”

    通叔和火狗顿时脸色大变,他们一同俯视箩筐,然后彼此一言不发地对视着,因为情形正如毕嫂所说。这种情况确实不太正常,毕竟挑着米走在山路上,难免会颠簸、摇摆,这样一来,米的表面应该是平整的。而且,这手掌印也太诡异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毕嫂离开箩筐近一个小时,在这期间,说不定有什么动物来过。火狗说:“阿姐,你多心了,你离开后,估计山中什么动物来吃过米,我看这手掌印就是动物的。别管那么多了,还是早点回去要紧。”说完,还没有等毕嫂回话,他就蹲下身子,把扁担放到肩膀上。

    当火狗刚站起来时,一阵诡异的笑声从小路上方传来。还没有反应过来,通叔和毕嫂就听到火狗肩膀上的扁担发出一阵声响,扁担从中间断为两截,两只箩筐重重地掉了下来,一只箩筐侧翻在小路上,另一只掉在小路下,翻转几圈,落在杂草里。白花花的大米顿时洒得到处都是。毕嫂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火狗对自己的失手深感自责,立即脱下上衣,准备到路下边尽量把米收拾起来。

    可是,时间来不及了!从山坳上传来的笑声只不过是引路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了万马奔腾般的声响。这种声响,据通叔和火狗事后讲,很像村民砍完竹子后,把它们绑在一起,拖着它们下山发出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但此时夜色凄迷,根本无法看清上面究竟有什么东西。这让毕嫂产生逃跑的冲动,她伸手拉住火狗的手,焦急地喊道:“之前就是这种声音,火狗,别去捡米了,走啊!”火狗也感觉情况不妙,立即跟着毕嫂落荒而逃!

    毕嫂和火狗跑了一会儿后,发现通叔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跑。于是,两人又返回找通叔。他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通叔站在路中间,双手高高地举着一根小铁棍(修水渠用),神情严肃,严阵以待。七八个蓬头垢面的人向通叔狂奔而来。还没有接近通叔,那七八个人就跑得无影无踪。

    两人胆战心惊地走到通叔身边。毕嫂哆哆嗦嗦地问:“通叔,你没事吧?”

    通叔没有说话,神情冷漠,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火狗觉得此时的通叔有点不正常,于是拉了拉通叔的衣服,轻声问道:“通叔,你究竟怎么啦?”

    通叔缓缓地转过脸来,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突然,他声嘶力竭地大吼一声“鬼啊”,拔腿朝曾姓村寨的方向跑去。火狗和毕嫂也跟着他跑。跑了十几分钟后,3人开始步行。火狗问道:“通叔,难道你刚才也见到了那七八个人吗?”

    通叔回过头来,“嗯”了一声,严肃地说:“别怕,我有办法让这个地方清静下来,回头再跟你们说。”说完,他一声不吭地走在前头。

    三人阵容不攻自破,不仅没能送毕嫂回家,反而把两箩筐米糟蹋了。这真让人笑话呀。听到这个消息后,群情激奋。众人一致认为,出于维护正义的考虑,连接曾姓寨子与陈姓寨子的路必须打通,并且,陈姓寨子的毕嫂耽搁在曾姓寨子,曾姓寨子的人有义务打通此路。如果人多势众的话,阳气旺盛,鬼就不敢来捣乱。

    很多人要求“参战”,说要在当天晚上一同护送毕嫂回去。事实证明,当晚的大多数人只不过是滥竽充数,真正的主角仍是通叔。当天晚上,酒足饭饱之后,以通叔为代表的十几个男人摩拳擦掌,带上寨子里十几条狗,以壮声势,同时,都带着“作战”工具。通叔带的“作战”工具尤其特别—一把斧头和一把砍刀。

    在出发前,众人在十几跟压碎了的干竹子上浇煤油,然后点着。到达事发地点时,众人看到一只箩筐依然放在小路上,装在里面的米没有任何异样。

    通叔指挥道:“你,还有你,力气大,一起扛着这只箩筐走。”

    被点名的两个男人走了过去,用一根棍子穿过拴在箩筐上的绳子。诡异的是,一碰箩筐就出事—熟悉的怪异笑声再次响起。毕嫂战战兢兢地说:“又来了,又来了,通叔,怎么办?”

    通叔镇定自若地说:“咱们有这么多人,可别给那些装神弄鬼的东西吓倒。大家不要慌,不要跑,我们走我们的路。注意,走路时大家把脚步声尽量放大一点,大家说话的声音也尽量大一点。”

    大活儿很配合,立刻大踏步地走路,大声地说话。果然,万马奔腾般的声音立即戛然停止。众人走了一会儿,刚要到前面的转弯处时,跑在最前头的一只狗吠了起来,紧接着,其他狗也跟着叫起来,大家都停下脚步。通叔也疑惑了一会儿,可他是今晚的领导者,不能表现出犹豫不决的样子,他中气十足地大声喊道:“我说过呀,无论发生什么事,大家都别跑啊!”说完他想继续往前走,可是,仍在拼命叫的那些狗却全部不肯往前走了,每一只都往后面的人群里钻,他家那只原本听话的黑狗也躲在他的双腿后面。无奈,通叔站到了最前头。

    “走!走!”通叔大声吆喝着。后面的人暂时愿意跟着他走。此时,秋风阵阵,寒意袭人,树叶簌簌飘落。估计是叶子飘到一个人的脸上,并且,风吹灭了另一个人的火把,这两人几乎同时尖叫起来:“有鬼呀,有鬼呀!”

    其他人顿时惊慌失措起来,与此同时,十几只狗朝小路上方疯狂地叫着。通叔急中生智,大喊道:“大家高举手中的火把,快,鬼怕光!”大家立即高高地举起手中的火把。附近随即火光通明。众人看到了让他们肝胆俱裂的惊人一幕:小路上的树木之间,挂满了破烂不堪的衣服,就如一张张帆布,六七个人头在衣服里晃动。这些衣服随风摆动,而衣服中间的人头若隐若现。“真的是鬼呀!”不知道谁颤抖着喊了这么一句。这句话彻底彻底瓦解了这支本就狐疑、畏缩的“部队”。一时间,溃不成军,众人争先恐后地往回家的方向跑。

    通叔大喊:“别跑呀!”让他略感欣慰的是,自家的黑狗留下来了,在他身后摇头摆尾。看来,有时狗比人更可靠呀。通叔精神为之一振,这只狗让他重新鼓起了勇气,他咬牙切齿地说:“今晚就看我的了,我就不怕!”说完,他把火把插在旁边的地上,左手握着砍刀,右手拿着斧头,正气凛然地站在路中间!

    此时,风停了。人头仍然在破烂不堪的衣服上若隐若现地晃动。通叔对脚下的狗吆喝道:“快过去咬呀!”但狗畏缩不前。“妈的,快去!”通叔朝着狗屁股狠狠地踢了一脚。狗不敢违背主人的意愿,浑身发抖地走在主人的前头,勉强朝着上方叫了几下,仍然躲在主人的脚下。

    这时,有人远远地喊道:“通叔,走啦,人斗不过鬼,白天再来,晚上就别搞了,怕出事!”

    连狗都不敢上前,况且,对他喊话的人说得有道理,通叔立即泄气了。刚想跑,他就感觉到小路上有几个黑糊糊的影子朝自己走来,影子越来越高大,突然,一个冰凉的东西贴在他的脸上。通叔想跑已经来不及了,一种无形的巨大的力量摁住了他的脖子,他顿时觉得呼吸困难,即将窒息。

    难道自己就要这么窝囊地死去?生死关头,求生的让他的身体爆发出意想不到的巨大能量,他模模糊糊地意识到,那只家狗依然不离不弃地守在他身边。于是,这只忠诚的狗成了通叔唯一的救命稻草。

    他艰难地举起锋利的斧头,竭尽全力地朝身边的狗挥了下去。估计那只狗做梦也没有想到主人会对自己动手。

    很准,斧头落在狗的颈上,但狗的头并没有被彻底砍断。狗匍匐在地上,发出微弱的哀鸣!血从狗脖子里喷出来,像喷泉一样喷在地上!

    狗流血后,通叔感觉到摁在自己脖子上的力量越来越小。他抱起狗,一手抓住狗的头,一手抓住狗的身子,用力掰,狗血更多地喷出来。通叔把狗脖子上的伤口对着自己,让狗血喷在自己的颈上,顿时,他觉得浑身轻松。

    通叔兴奋地大声喊道:“来呀,我还怕你?来呀,来呀,我今晚就要拿狗血祭你!”

    据说,此时,黑影停滞不前。看来,狗血确实是辟邪的好东西。通叔不再害怕,他竟然抱起狗的尸体,从其伤口处抹出狗血,往黑影洒。黑影被迫后退。抹出一些狗血……又抹出一些狗血……但狗血总会有流完的一刻!

    黑影被迫后退到一个长满杂草的山坳,最后消失了。通叔抱着死狗,纹丝不动地站在那儿。

    “通叔,通叔!”其他逃离的村民见通叔大半天都没有回来跟上他们,担心通叔出事,都慢慢往回走,大声喊道。跟着他们的狗都吠了起来,估计闻到了血腥味,朝山坳跑去。有人说:“通叔应该在山坳上边,大家快去看看。”

    “汪,汪!”跑在最前头的是一条大黄狗,在黑暗中露出锋利的牙齿,朝抱着死狗、浑身沾满狗血的通叔疯狂地大叫。通叔却无动于衷。很快地,其他三四条狗也狂吠起来。大伙儿一边向山坳上爬,一边喊道:“通叔,通叔,你没事吧?”

    通叔没有回答众人的话,此时的他已经变了,他目露凶光地盯着最前头的黄狗。大黄狗被浑身鲜血的通叔吓得后退了两步,过了一会儿,它突然后退一蹬,扑到通叔的身上。通叔反应很快,他用双手抓起狗的两条前腿,轻轻松松地把三四十千克重的狗提了起来,用力向身边的一棵树甩去。狗的头部重重地撞击在树上,虽然狗没有死,但它的眼珠子被震出来了。

    其他狗立刻对通叔群起而攻之,似乎这些狗一下子都变成疯狗了。通叔也似乎变疯了,毫无畏惧地握着斧头朝狗乱砍。于是,一场人鬼大战演变成人狗大战。人狗大战的结果是:有的狗的尾巴被砍断了,有的狗的腿被劈断了,有的狗身上中了斧头……而通叔,脚被咬了数口。

    “停住,停住!”村民终于赶到了,都急忙大声吆喝起来。这些似乎已经疯狂的狗在众人的驱赶下,都跑了,自此不再归家,变成了野狗。

    先跟鬼搏斗、后跟狗搏斗的通叔,当晚受的刺激太大。一路上,被村民轮流背着的通叔时不时重复着说:“拿狗血祭你,拿狗血祭你。”第二天,通叔的家人去卫生院请人来给通叔打狂犬病疫苗。此后,家人又请医生给通叔打了几次狂犬病疫苗。但奇怪的是,通叔还是病了,虽然不是狂犬病,却神神颠颠的。

    奇怪的是,在通叔杀狗进行“狗血祭”之后,“八脚窝”似乎平静了下来。

    那些狗变成野狗后,始终没有归家,但经常在曾姓寨子附近转悠,引得寨子里的一些狗在夜晚莫名其妙地乱叫。不久,曾姓寨子里陆续有家狗变疯。一时之间,村中人心惶惶。村民赶紧把疯狗捕杀了,烧掉尸体,深埋地下。养狗的村民怕自己家的狗也变疯,于是提前把狗杀了。最后,导致接下来几年里村民不敢养狗!

    可是,“八脚窝”的秘密仍然没有被揭开,直到3年后……

    3年后的某一天,县里某部门派人来我村,在村委办公室商谈事情。

    成了精神病人的通叔在我村已经游荡了3年,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村民家中讨杯茶喝,那天他讨到了村委,却被村长拒之门外。

    此时,县里来的人正谈到要找什么遗址,而在村委办公室门口逗留的通叔却耸动着肩膀,嘴里不停地念叨:“‘八脚窝’、‘八脚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工作人员立即问村长“八脚窝”是什么地方。村长简单地描述了地形,县里来的人听后恍然大悟,立即叫人带他们去“八脚窝”看看。

    此行有重大发现—他们从“八脚窝”的山坳里竟然挖出了八具尸骸。最后确认,这些都是革命烈士的遗骸。当年,某小分队在此地抗击敌人,最后不幸全部牺牲,被埋葬在山坳里。

    1985年,政府拨款在“八脚窝”建立了一座烈士墓,墓碑上面刻有八位烈士的姓名。在我念小学时,每年的清明节,我村小学全校师生列队,扛着红旗,到“八脚窝”扫墓。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