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尸头鸟 第12章 最后机会 (2)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耳朵也逐渐听不到声音,就在我将要闭上眼睛的最后一秒,一抹湿意落在我的眼眶里。

    我全身一颤,陡然又睁大眼睛。

    天空那一片沉厚的乌云竟然在此时开始卷动,受到突如其来的热空气影响,云层落下了雨水。

    下雨了?

    几滴雨珠落在我的身上,。片刻,忽然转成倾盆的大雨,哗哗的冲涮向我的身子,同时灭去那一片意外引燃的火势。

    大雨越下越急促,却让我的心境壑豁然开朗,。我本来还是一脸呆滞,可随后笑容逐渐拉大,我终于压抑不住惊喜的喊出声音:“下雨了!下雨了!”

    这一场雨,带来了希望,激励了我们绝望的心情。

    刘烨跪在地上,她双手捧成碗状,迎接着终于来到的雨水,。她的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只见她感动的仰望上苍。

    尸头鸟和丧尸在顷刻间都不见了踪影,学生们从宿舍里面跑了出来,他们围住我和刘烨,个个的脸上都有久违的笑容。

    我抱住他们,高兴的心情让我忘记了身上的伤痛。直到董智老师喊道:“快点,我先送部份的学生下山。”

    他一句话,才把我拉回现实中。

    我和刘烨因为伤势过重,所以先和董智下山,校长则是继续留在山上,照顾下一批要下山的学生。

    我和刘烨被送到了医院,之后的事情,我因为被送到进了手术室去,所以就无法关心了。

    因为我的伤口太深、太多,医生只好将我麻醉。

    我不想晕过去,心里仍是怗记着那些学生,因此我靠意志力死撑着不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整个人晕死过去。

    待我麻醉清醒时,我才知道自己睡了一天一夜。

    当我睁开眼皮时,好像一切都是梦。我还活着吗?是不是度过死劫了?许多疑问在我的心里,但我第一句开口询问的话是:“学生呢?”

    “他们…”董智欲言又止,让我忘了身上还有伤口,忽地从病床上弹坐起身。

    不祥的预感在我的心头扎根,莫非他们没有下山?

    我住院的那一晚,董智向我说道。

    在我手术昏迷的过程中,他们分批回去接学生下山,。直到剩下最后一批,由校长开车,车上载了五个学生,。那一台车子后来失联了,过了已经两天的时候,警方至今还没有找到那一台车子,也没发现校长和那五个学生的下落。

    “怎么会这样?”我那时候抓着董智老师的手问,心里很不能接受这个恶耗。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应该大家都要平安的下山才对,为什么会在最后一刻…发生这种事情?

    董智除了安慰之外,也无法再说其他的话。其实我们两人心底都很清楚,那一台车上的人,估计都已经死了,就和当初的小邦老师他们一样,应该无一悻免了。

    “也许会找到的,再等等警方的消息吧。”董智说道。

    他说那一句话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时间证明,校长他们还是没有回来,甚至毫无音讯,就连尸体也没有被发现。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仍然存着一丝希望,期待哪一天在路上,还可以和校长或是那几个孩子碰到面。

    我不愿在心里判他们死刑,只要一天没有发现他们的尸体,我就相信他们仍然活着,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角落。

    今天的天气是阴雨,又让我想起了在小学教书的那短短几个星期的回忆。

    我将车子停靠到一旁,然后下车走到一栋位于山区的民宅前面。

    这一栋民宅的位置偏僻,前后左右都没有邻居,而房子的主人就是我的师父。

    因为他不喜欢被人打扰,因此选了这样一个僻静的位置来居住。

    我按下电铃,一会儿之后,大门才哔的一声打开。我进入屋内,拿着从台中买来的太阳饼走向客厅。

    客厅的布置十分清幽,简单却不失格调,是我很喜欢的东方风格。

    师父坐在茶几前面泡茶,照惯例已经为我沏吃好一杯茶,他总是能知道我何时会到来。

    “坐吧。”师父说道。他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好人,活像是从中国古画中走出来的仙人,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气质。

    “师父。”我坐了下来,拿出太阳饼和他一起享用。

    师父笑了一笑,喝了一口茶之后,直接说道:“说吧,你心里有什么疑问,直接说出来吧。”

    我又一次被看穿心思,不过已经习惯了,所以也不觉得讶异。

    我放下茶杯,向师父问道:“师父,那些尸头鸟是怎么来的?我已经过了死劫吗?为什么我可以没事?”

    我一连丢出数个问题。

    师父皱了皱眉头,“一个个问。”

    “喔。”我重新问了一次:“尸头鸟是怎么来的?”

    “妖怪大部份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由动、植物等等有形貌的东西所修练成的精怪,;另一种则是由人心的怨、嗔、恨等等执念所凝聚成的妖怪。你们遇上的尸头鸟,就是由后者所变成的。”师父叹了一口气说道:“刘烨有向你说过姑获鸟的事情吗?”

    “有,她说姑获鸟是因为丧失了孩子,因为对孩子的执念过深,所以母亲就会变成姑获鸟,。她说我们遇到的尸头鸟,是姑获鸟的另一种变种妖怪。,因为女人对自己的青春容貌太过于执着,所以那份执念就凝聚成了尸头鸟。”我说道。

    “她说的没错。”师父点了点头:“那一座山林里面,原本有一个村落。村落里面有个漂亮的女人,因为她的美貌,使得村子里面的男人为她争风吃醋,甚至引起了械斗。”

    “后来呢?”我问师父。

    “在械斗的过程中,村长的儿子竟然意外被杀害。村长当时伤心欲绝,就把全部的责任都怪罪到这个女人的身上。他为了替儿子报仇,于是把这个女人给毁容,然后绑在树上,想让她活活的被冻死。”师父在描诉这一段过程中,不时的摇头叹息:“这个女人最后死了,但是村子也开始不平静。”

    “她变成尸头鸟了?”我惊讶的问道。

    “对,她对自己被毁容一事无法释怀,也觉得自己是冤死的,所以强大的执着和怨念让她变成了尸头鸟,回来报复这个村子。”师父的表情一凝,沉重的说道:“一开始村民们只是觉得心里毛毛的,为什么被杀害的村民全部没有头,他们猜想着,会是什么野兽干下这种事情。直到他们发现了凶手的真面目,才明白杀人的是尸头鸟。”

    “因此他们良心不安,就作了一个神龛来祭拜尸头鸟,希望那个女人可以安息?”我问师父。

    “对。”师父点了点头。

    “那么…丧尸是怎么回事?”我又提了一个问题。

    “刘烨应该也告诉过你吧,那里的风水会让尸体无法腐化,久了久之又吸收了地型所聚集的阴气,就会变成丧尸。”师父说道:“原本尸体不会变成丧尸,几十年前发生了一场地震,将整座山貌都变形了,风水自然也不一样,就成了一处孕育丧尸的极阴之地。也是因为那一场地震,把村子都给掩没了,那个村子里面的居民无一生还,所以尸头鸟也就没人祭拜。后来你们学校的校长选了那一个地方盖校,里头的学生自然会变成尸头鸟最佳的猎物。”

    “师父,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些事情的?”我问师父。

    “叫刘烨去的前一天,我算出你有大劫,所以透过神通去查看事情的始末。”师父说完后又问我:“还有其他的疑问吗?”

    “那我的死劫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我吱吱唔唔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问出口:“为什么我还能活着?”

    “傻孩子,活着不好吗?”师父反问我。

    “很好呀。”我点了点头,“可是我不懂,师父。,你从以前预言过的事情,从来没有出过错,可是我为什么能躲过死劫?”

    “你要好好感谢刘烨。”师父浅笑的说道:“你们两人有一段宿世缘份,其实你的死劫,关键点在于刘烨。你上辈子欠她一条命,若她不愿意原谅你,你就必须死,若是她愿意原谅你,你自然就可以脱出死劫。”

    “我欠她一条命?”乍听到这件事情,我不禁愣住了:“所以刘烨看见我,才会老是那么不爽吗?”

    “嗯。”师父老实的点头:“不过上辈子那件事,也不全然是你的错。唉,这件事情不好解释。我相信你一定能感动刘烨,让她愿意饶过你,不向你追讨这一条命,所以才让她代我上山,去和你了结上辈子的恩怨。”

    “那…那她知道我欠她一条命的事情吗?”我心虚的向师父问道。

    师父又笑了,他总是挂着深藏不露的笑容:“我没说。”

    闻言,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要是刘烨知道的话,说不定会拿着刀子来砍我。

    “人生转世就会忘记上辈子的记忆,你觉得是为了什么?就是要有一个全新的人生,我为什么还要在刘烨全新的人生上面,画下上辈子的不愉快记忆?”

    “嗯。”我点了点头,不过师父的话还没有讲完,他敲了我的额头一下。

    “但是你欠人家的,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一辈子,还是要好好的补偿人家。”他说道。

    “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欠的,怎么还呀?”我委屈的说道。

    “你要是跟人家借钱,结果忘了这档事,就可以不用还吗?”师父瞪了我一眼,叫我不敢再说话。

    我马上转移话题,和师父闲聊起这阵子的工作,还有问问他的状况。

    师父的心情转好,也不再和我纠缠刘烨的事情。虽然这个话题打住了,但我心里其实十分在意,究竟我和刘烨上辈子有什么恩怨?

    我想起了在对付尸头鸟的那一刻,我本来已经丧失了求生意志,若不是因为她冲出来,看着她被尸头鸟攻击,我也不会激发起斗志。

    想到这里,我顿时恍然大悟,。因为我上辈子欠她一条命,所以这辈子就用救她一命,来抵消欠她的债。

    因为我救了她一命,等于还了她一条命,所以我就不用死了,不用赔上我现在这一条命。

    想通之后,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师父似乎知道我在笑什么,他也会心的微微一笑。

    我们没有交谈,只是安静的喝着茶,享受这一刻的清闲。

    我在师父那里待了两个多小时,下了一盘棋之后,我才离开,。坐上我的车子准备开车返回家中休息。

    我的引擎才刚发动,手机就响了起来。

    “哪位?”我接起电话问道,来电号码是保密,我不由得禁怀疑这是诈骗集团打来的电话。

    “我是刘烨,你在哪里?”刘烨向我问道。

    “啊,我…我在师父这里。”我结巴的说道,。因为刚知道我们上辈子有一段因缘,所以一时之间,我不晓得要怎么面对她,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

    “好,那你现在过来找我,我有事问你。”刘烨不客气的说道。

    “喔。”我想起师父说的,欠债要还,。所以我得对刘烨好一点,因此便没有拒绝她的要求。

    我随后抄下约会地点,挂上电话之后,就驶着车子往目的地前去。

    车子驶在平坦的道路上,我的心情也格外轻松,不由自主的哼起了一段旋律。

    前方的绿灯转黄,我的车速也缓了下来,在黄灯转红时,车子刚好完全静止。

    我的手指在方向盘上面敲打节拍,有说不出的愉悦感,眼神也不自禁并随意的扫视周围的风景,。忽地,我看见电线杆上面停着一只乌鸦,心脏陡然一紧。

    我急忙想要收回视线,自从经历了尸头鸟一事之后,我看见乌鸦都会感到紧张。

    然而我的视线还没有收回,乌鸦已经转过头来,。我看见了它的脸,诡笑的表情,骨碌转动的眼珠子,那是──校长的头颅。

    更多的乌鸦飞了过来,与原来那一只站在一排,它们的脑袋往后一百八十度的回转,彷佛是发现了我正在看着它们。

    它们是那五个和校长一同失踪的学生。

    所有人,都变成了尸头鸟。

    【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