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犁破大洋 第14篇 好王角.虚无 第578章 大梦初醒(结局)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我对画这样一说,她很高兴,不过她又问我,“只带我去吗?”我说,“当然,她们都有事要做,我看就你去最合适了。”于是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我们这次要去的地方,早就想好了,就是好王角。

    那个地方谁都没有去过,那几位老婆听说过之后都吵着要去,小月的理由是,“我是画姐姐的侍女,她去了,我没有理由不去吧?”我答复她,“侍女,侍女,哪有侍女还带讲条件的?”

    姜婉清说,“那我得跟了去吧,哥你闷了我给你唱唱曲儿,”我答复她说,“我这次是去做生意,又不是去游山玩水。”她说,“那我带了玉碗随你们去。”我说,“你走了,边境上有了军情怎么传送?”她就不吱声了。

    最后那几位算是看明白了,我这次是铁了心只带画出门,于是改为了提要求,这个说要给她带好王角当地的好吃的,那个说要当地好玩的,在我指挥着军士们把货物装船的时候,她们还在提条件。

    于是,我和画告别了田王,登上了龟船出发了。此行我们带了二十名军士、二十名女兵,论身手论力气都是不含糊的,行船的时候可以轮班进动力舱,搬运货物的时候一个顶俩,有了突发情况的时候以一当十,我带了随身的龙吟剑,与画站在龟船的甲板上与岸边相送的众人挥手。

    等到看不到人影子了,我们才回到舱里,画坐在了显得有些宽敞的大床上说道,“冷不丁少了那些姐妹,怎么这心里空落落的呢?”

    我笑道,“才不想她们,难得我们清静几天,我做老板,你做老板娘,到好王角去赚他一笔。”

    大船的各个舱室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货物,有女人国的铁器、爪洼岛的猫眼石、溜山国的龙涎香、马达加斯加岛的烤烟,还有四十张狐狸皮、数不清的粮食。

    当然,那些金子和钻石我们就不带了,死沉的,回来的时候才带那些东西。

    除了军士们休息的舱室、我和画的寝室之外,所有的舱间都塞得满满的,好在龟船本就是能够载重的,在波流翻涌的海面上一点也感觉不出颠簸,我们按着罗盘指示的方向,向着非洲最南端进发。

    一路上我和画一点也不觉得单调,除了偶尔看一看行船的方向,陪着她到甲板上晒晒太阳看看风景,其余的绝大多数的时间里,我都与她在寝室里厮混,细想起来,这是我陪伴着画最充分最彻底的一次旅行。

    有一天她问我,“我们多久才能回去……我不是想家了,我只是问问。”

    “你是问回哪里,是回马达加斯加岛,还是回爪洼岛,还是回即墨?”我想了想,猛然恍然大悟,“哦,你的意思是,我们这次出来要多久,对不对?”她点头。

    “如果你愿意的话,想玩多少天就玩多少天,我一定会满足你的愿望。”

    有时她会问到我们这些人今后的去处,是不是就在马达加斯加岛驻不走了,我告诉她,依着我的原来计划,这里只算半途,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带着这些人从好王角登陆,到南非腹地地淘淘金,去埃及看看金字塔,看看突尼斯的水上小镇,还有最重要的呢。

    她问是什么,我说,我想把我们烤烟卖到硬格兰去。然后从地中海上岸,去耶路撒冷看一看。

    “为什么非要把烤烟卖到那个什么兰?那是个什么地方?”

    “呵呵,也不为什么,现在对你说了你也不会懂的,因为许多年之后,那里的人会把一种烟卖到华夏,害了我们不少人,也赚了我们不少的钱,我想现在有机会了,先把钱赚回来再说,敢不好好给我,就拿雷劈了那里,让它变成酥格兰。”

    “才能公,以后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说了你可能还是不会明白,这个世界上的好多地方,我虽然没有去过,但是已经知道它们的命运了,你还知道麻六家那个地方吗?在很远的次来,那里将是华人聚居的地方,还有,大约在一千五百年之后,还会有一位华夏人,率领着庞大的舰队穿过南海,到达我们刚刚去过的吕宋等地,而且还会穿过麻六家海峡,到达细兰海周边的地区。”

    画很认真地看着我,很崇拜的样子,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对她说,“而且我还能知道,你和我生生世世都会在一起,直到两千年之后,我们还会在一起的。”

    “你说的是真的是假的?”她笑着问,转而认真起来道,“以后的事情我说不好,但是那一次,你还记得吗,就是你和姬将军去涨岛上探险回来,去过我那儿一次,从那个时候起我突然有一种想法,就是我和你在很久之前就是在一起的。”

    她依偎在我的身边,又说起了以后的事,说起了我们的孩子,“看她的那种淘气的劲头,长大了一定和你是一样的脾气你说说看,将来是不是有打算让他成为一代新田王呢?”

    “那当然是了,我这辈子就这个样子没改了,但是他一定得出类拔萃,这么好的种子这么好的地,培育不出一个像模像样的王爷来,也太没有天理了。”

    蛇丹在舱室里发出的光像月亮一样的皎洁,我看着它,又想起了那四句箴言,“华夏无疆,”现在我有些明白它的含义了。一国之疆界再宽广再辽阔,总有到达尽头的时候,真正无疆的是什么呢?我问她。

    “是正直的性格,就像我爹,是仁爱的胸怀,就像我娘,是无畏的品质,就像你,我的老公,是抱成团谁都拆不开的力量,就像我们这群人。”

    “画,也只有你能说出这样富有哲理的话来,这就是我想说的,但是一直以来总也找不到适合的词句。我再加一句,还有美丽,华夏是一个爱美的族群,爱美,心才会美,很难想象一个心理阴暗的民族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爱美,才会萌发出为保护她不惜赴汤蹈火、舍生忘死的勇敢,你说对不对。”

    我抚着她的脸庞说,“说你吧,你说你这么美丽善良的一个女子,王昭君和你比她有点土,杨玉环和你比她有点胖,让我怎么能不为你赴汤蹈火呢?”

    “她们是谁?”画警觉地问,“你现在的老婆已经不少了,小月和六角她们还不够你忙的?”

    “你想到哪去了,我说的这两个人,多少年以后华夏出现的两位顶级美女,现在大概还没有出生呢!”

    她释然说道,“哦,暂相信你一次吧。不过我哪有这么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罢了。”

    我说对对对,西施是和她们平起平坐的,和你比起来她就有点俗了,不在一个档次。

    我的一番如此高规格的评价让画杏眼含春,对我情意绵绵了起来,现在我们的身边少了那些醋坛子,少了两个叽叽喳喳乱叫的孩子,两人的情绪很快就升腾起来。

    只觉得船外海Lang起伏,拍打在龟船的船帮,“哗——哗——”动静很大,有军士站在我们的舱门外问道,“将军,夫人,你们睡下了?风Lang好像大了许多!船都晃了!”

    画倦于我的身下低声笑道,“能不能轻点,船都动了。”

    我对着门外大声说,“你只管去小心驶船,但放宽心,本将军自有掌握。”

    我知道,我们的船离着好王角越来越近了,这个地方的海Lang无风也有六尺,就像我对画的激情,常年如此,四季如此,昼夜如此。

    这是由它的地理位置决定的,好王角扼守着大西洋与印度洋两大水域沟通的要冲,那Lang怎么会小呢?据说,那位大名鼎鼎的航海家,我不说是谁了,他在到达这里的时候都吓得尿了裤子。

    我不怕Lang有多高,此时的舱室里,我正带画跨越爱的巅峰。

    也许我们应该就此停在那座岛上,在那里过一种平静的生活,好王角,也许对我们真的没那么重要。

    更何况我已经看到了,我所尊敬的田王,他和他的手下已经脱离了危险,正在像一个老农似地享受着本该属于他的天伦之乐。所有的时候,快乐地活着总是比金子和权势重要,而这两样常常是苦难的发源。

    我就这样似梦似醒地想了一夜,画的温软的身子紧紧地贴住我,一条胳膊扳住我的肩膀,好让她的头可以舒服地枕在我的肩膀上,直到天光大亮了,我睁开了眼睛,看到她还保持着这个姿势。

    我看到了窗口上挂着的那条海蓝色的窗帘,底下印着地质大学的白字,正被窗外的晨风所鼓动。还有我每天一睁眼熟悉的雪白的屋顶,我“啪”地扇了自己一个嘴巴。

    画也醒了,她急着问,“坏了坏了,现在几点了,今天礼拜天,我们得去人才市场看看。”

    “我不想动,我想接着睡。”

    “走吧祖宗,做梦不活人的,”她一边说着一边匆匆地穿起衣服。

    被她拉着往人才市场走的途中,我总觉得脚底下的水泥马路在风底下起了波Lang,车辆如船,行人如鲫。

    我的龙吟剑呢?我的承魂剑哪里去了。还有玉佛手,蛇丹、独木船、面包果、还有数不尽的钻石,我现在不要那么多,只一颗就够。

    市场里求职之人多如蝌蚪,摩肩接踵,在一个布置考究的摊位前,我看到了一位似曾相识的年轻女职员,身如白杨眉如柳,她的胸牌上写着一个名字,画牵着我的手动了一下。

    姜婉清。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