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带足装备闯异界 第二百四十六章 那里的开始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凯尔舒展羽翼,看着下方熙熙攘攘的人群,再想想这些人马上将要面临的灾难,不由暗叹了一口气。

    身为光天使第三军团的大统领,他其实并不喜欢这种“龌鹾”的作战方式。但天使议会的决定不是他能质疑的,何况这片大陆本就是安德希尔为了移民而准备的替代品,如今也算是物归原主。他能做的,只是让下面这些看起来对自己的到来万分欣喜的人类死的没有痛苦……

    “为了白色的圣光!”凯瑞一紧腰间圣剑,低沉的喝了一声。随着他的动作,天空上密布的光天使开始缓缓下落。他们的速度不快,面积却极广,当快要落地时,数千名光天使已经占据了整座城市的要道。

    凯尔没有理会这些低阶天使,而是带着他的亲卫队迅速下降。他此行负有的第一个使命就是尽可能清除安达鲁斯本土高端战力,当然,所谓高端也只是相对安达鲁斯的水准而言,至少在凯尔看来,有心算无心之下,这些还把光天使当成救星的本土居民不会有任何抵抗能力。

    双脚甫一落地,凯尔眼神锐利地四下一扫,顿时皱起了眉头。

    光天使将派遣“援军”的消息早就通过特殊渠道传递给了辉煌帝国,以凯尔对这些人类的了解,他们一定会邀请各个种族的首领并举行盛大的欢迎,而这也是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最好时机,可是现在竟然没有一个本土高层前来迎接,这未免太奇怪了。

    难道消息没有传到?那也不对啊,看周围这些普通民众热情的样子,分明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来意,没道理那些首脑反而不清楚啊。

    凯尔微沉着脸色,目光刚刚落到一个在远处举着一块巨大的牌子兴奋欢呼着什么的人类,还没仔细看,就看见一个胖乎乎的人类气喘吁吁的向自己跑来。不等身边的亲卫上前阻拦。那胖子的脸上就已经露出一脸谄媚,高呼着:“天使阁下,天使阁下!我是安达鲁斯联合议会圣光欢迎日的临时总指挥,我有话说。”

    略微扫了一眼。凯尔就看出眼前的胖子实力低微,顿时挥挥手示意亲卫不要紧张。等那胖子靠近,凯尔脸色一正,略带不满地道:“人类,为什么只有你来,索斯大主教呢?还有其他种族的那些君王都到哪里去了?”

    尽管对议会拟定的作战方式有所不满,但凯尔还是一个具有崇高荣耀和自豪的光天使,此刻看见自己的军团被冷落,自然会有羞恼的感觉。

    “天使阁下,您误会了!”胖子点头哈腰的。笑得一脸诚恳,道:“自从得到援军的消息,主教大人和诸位君王都是十分重视,前两天就齐聚在圣光大教堂商量着怎么欢迎尊贵的天使。这不,在下这就是来告诉尊敬的天使阁下。我们准备了一些特别的惊喜和礼物,还请尊贵的天使阁下能稍候片刻。而我身为安达鲁斯联合议会圣光欢迎……”

    “行了,我知道了。”凯尔被胖子那一串长长的头衔晃得眼晕,连忙打断道:“那你们就快些。我希望能尽快见到各族首领并和他们商谈战局,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

    “当然,当然,这只是我们的一点心意。马上就好。”胖子连连点头,末了还谦卑地弯了弯腰,讨好道:“那我这就把天使阁下的要求传达给诸位君王,还请天使阁下稍候。”说完,也不等凯尔答应,就一溜小跑着向远处跑去。看那动作,到敏捷了不少。

    “人类,总是喜欢这些虚浮的事物……”

    凯尔冷哼一声,闭目等待起来。他对胖子所说的“惊喜”并不报什么期望,想来无非是些表演或者送些珍奇异宝之类的东西。事实上。整个安达鲁斯都是天使一族所有,拿天使的东西送给天使,这不是个笑话?

    不过,他倒也没打算拒绝这个“惊喜”,一来他明白这是人类的传统,他们总喜欢在仪式上搞些新花样;二来现在目标人物还没出现,清洗也就不急于这一时。万一因为拒绝而让对方心生警觉四散而逃,虽然也不是不能完成任务,但也终究麻烦了许多,得不偿失。

    凯尔的暗剑静立,五十名至少都有四只洁白羽翼的光天使沉默地站在他身后。突然,凯尔觉得气氛有些不对,皱眉望去,四周又全无异常。正暗笑自己多疑,凯尔却发现远处欢迎的庞大人群中忽然溢出了一丝魔力。

    “嗯?”仔细看去,凯尔突然瞪大了眼睛,在他的眼里,那些普通、平凡的人类面目渐渐模糊起来,逐渐露出内里支撑的特殊金属。这个变化让凯尔一愣,随即脸色大变,怒吼道:“傀儡?不好,我们中计了!全军注意,离开这……”

    一道命令还没下完,天就变了。庞大的魔力波动凭空出现,仿佛远古凶兽一般的威亚瞬间笼罩整座城市。一些原本悬浮在空中警戒的光天使一声不吭就掉了下来,余下的也大多半跪在地上,勉强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凯尔的脸色煞白!

    眼前的威亚看起来可怕,但对他这个等级的强者而言并没有什么威胁,让他真正吃惊的是既然出现这种情况,那就分明代表安达鲁斯已经知道自己此来的真正目的,那么,他们会仅仅只用些华而不实的威亚来“欢迎”自己么?

    答案很快就出现了!

    庞大的威亚只是前奏,当红绿相间的光芒从地底泛出,才代表着这曲凝聚着安达鲁斯自由和生存意志的“炼狱奏鸣曲”真正开始。随着红绿光芒的逐渐放大,那些原本还努力维持着天使仪态的低阶光天使终于支撑不住趴在地上,而在下一刻,他们强壮的身躯就在周围同伴惊恐的目光中渐渐扭曲,迅速分裂成碎末。

    “不!”凯尔怒吼一声,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怒和心痛。

    这些都是他手下最精锐的士兵,可现在却在这里被一些卑鄙的伎俩杀害。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光天使最主要的战力,是未来安德希尔重新发展的希望,他们还有父母妻儿在安德希尔等着他们回去……

    愤怒的凯尔就像一头野兽般嘶吼着。原本英俊的面孔彻底扭曲。他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带着亲卫逃离这里去找那些人类报仇,而是全力释放自己的魔力,在周围布下了一面宽达百米的魔力屏障以保护那些普通士兵。虽然屏障的范围足以容纳数千名天使,但可惜的是此刻天使们站位太散。大部分已经不可能赶来了……

    红色和绿色的光芒在空气中交融、裂变、碰撞、膨胀,当地底的魔力涌动到极限时,终于演变成恐怖的爆炸。脆弱的地表首先被撕裂,碎石在狂暴的气流中翻卷着向周围散射,平静的空间渐渐扭曲,一条条漆黑的裂缝凭空出现又瞬间消失,如果有哪个倒霉的天使正巧在裂缝附近,那你就能听到宛如地狱中传来的惨叫。

    没有火光、没有浓烟,魔力的爆炸狂暴而“干净”。有的只是不断破碎的空间所带来的震动,即便已经离开城市上万米。哈克依然心有余悸地抹着冷汗,亏得他刚才用了一个十二阶的炼金道具“加速推进器”,不然现在这两百斤肥肉估计就交代了。

    旁边,光头院长一脸舒坦地看着远处隐约扭曲的城市,冷笑道“集合了大陆上所有势力的库存做出来的超级魔弹。总够你们喝一壶了吧。要不是时间不够,我还真想把大陆上所有的魔晶矿都挖出来,让这些莫名其妙的鸟人好好清醒清醒。”

    牛头人古恩老成持重,这是却是提醒道:“不要大意,有了这次的教训,我们再想用同样的办法就几乎不可能了。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光天使共有三个常备军团。这只是其中之一。这次我们惹恼了光天使,之后的报复会更猛烈。”

    “那有什么关系。”光头院长不在乎地撇撇嘴,道:“要是不解决他们,我们今天就得玩完。现在的安达鲁斯已经被逼到绝路上了,光脚不怕穿鞋的,他们再来。拼命就是!”说着,光头院长的眼中蓦地浮现一抹凶狠。

    古恩暗叹一声,点点头不再说话,转而向前望去。

    此刻的辉煌城已经化作炼狱,无数悚人耳目地惨叫在城市里回荡。那些伪装成民众的傀儡早在魔力爆发的第一时间就湮灭了。此刻整座辉煌城里就只剩下凯尔所带来的第三军团。

    厚重的城墙在魔力和空间的双重作用下迅速崩塌,一个个光天使也悲鸣着化作血雾。这些至少都有两翼的战士原本足以碾压安达鲁斯上任何王牌军团,却在这原始而奢侈的魔力碰撞中毫无抵抗能力。凯尔看得目呲欲裂,却依旧只能站在原地,尽全力维持着身边的魔力屏障。此刻围聚在他周围的只有不到百名光天使——除去一直侍立在旁的亲卫队外,最终有能力走进屏障的竟然只有几十人。

    “安达鲁斯!安达鲁斯!”凯尔口中低吼着,眼珠已经完全化为血红。感受着身边越来越狂暴、逐渐走向顶峰的魔力波动,凯尔大喝一声,魔力屏障顿时缩小了一大半,光芒却明亮了许多。

    下一刻,耀眼的红绿光芒冲天而起。那光是如此刺眼,即便以光头院长等人所在的位置,也只能眯着眼避过头去。而当他们再次回头时,辉煌城已经不复存在了。所有残余的建筑和城墙都在刚才的最终爆发中消失。巨大的荒地就向被人盖了个印章般突兀地出现在平原上,入目所见的,只有荒地中央那若隐若现地百余个黑影。

    “该我上场了!”古恩老头呵呵一笑,在光头院长和莎琳娜沉默的目光中稳步向前——在那里,五千名精壮的兽族早已准备就绪。

    “老朋友们,再见了,如果安达鲁斯还有明天,记得给老头子报个信。”

    古恩皱纹密布的老脸笑得极为洒脱,随即脸色一正,严肃地看着远处那腾空而起,向自己疾速飞来的百余道身影,口中高声吟唱道:

    “聆听先祖祷告,继承兽灵纹章。

    把我炙热鲜血,化作坚实城墙。

    即便已然身死,魂灵亦是屏障。

    图腾伴随勇气。我等从未灭亡。

    举起希望的刀枪,重现兽人的辉煌!

    咆哮吧,大晋升术!”

    伴随着古恩高亢的嘶吼,五千名兽族精兵渐渐起了变化。只见道道颜色各异的魔力光芒在他们身后凝聚。渐渐形成了一个个面目可辨的虚影,在兽人士兵咬牙颤抖中迅速融入对方身体,下一刻,这些兽人士兵仰天怒吼,猛烈的魔力波动从他们身上肆意散发。一个站在最前的士兵右手在身边一挥,就见一柄全由魔力凝聚成的巨斧就这样凭空出现,那士兵面色狰狞地将巨斧用力一掷,飞旋的巨斧竟然将迎面而来的一个二翼天使当头斩为两半。

    “‘兽灵弩车’阿尔多亚特,三百年前最杰出的飞斧投掷手,没想到今天还能看见他的英姿。哦那是谁。难道是‘狼牙王’哈尔默?还有‘巨灵勇士’多西里,真是不得了!”光头院长满脸赞叹地看着这一幕,四下一扫,见眼前的五千兽族士兵已经完全与远古英雄的兽灵结合,不由道:“真不知道那小子从哪儿学来这种稀奇古怪的魔法。简直逆天。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会有这种法术。”

    莎琳娜瞥了他一眼,神情淡淡地道:“大晋升术虽然强大,但这些战士毕竟不是那些英雄,想要完全掌握英雄的力量,代价就是他们的生命只有一天。而且古恩他也……”摇摇头,女孩儿不肯再说。

    光头院长叹息一声。随即正色道:“这是他的选择,也是我们都要走的路。从加入六贤者的第一天起,我就做好了为这片大陆牺牲的准备,这老家伙只是早一步罢了。说起来我早就想问了,你是元素精灵,这事儿本来和你完全没关系。你是怎么会……”

    “生命精灵尊重自然地死亡,却拒绝强制的剥夺。”莎琳娜眼神微闪,见对方满脸不信,不由轻哼一声,不说话了。

    被英雄附体后的兽族士兵和幸存的光天使交上火了。但结果却完全出乎凯尔的意料。他原以为这些卑鄙的安达鲁斯原住民根本不堪一击,却不料眼前的兽人战力竟出奇的强劲。这也是当然的,大晋升术会选择兽人历史上最强大的英雄作为源头,那些被附体的战士虽然只剩一天寿命,却能在这一天里短暂拥有英灵们的全部力量,对付普通的二翼天使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这也只是一瞬,当凯尔发现战况不对亲自出手时,场上顿时变成一面倒的屠杀。即便此刻站在前面的五千兽族都化身过往英雄,还是无法弥补与八翼光天使间巨大的实力差距。只是短短一分钟,五千战士就死伤过半,而这时,莎琳娜终于忍不住了。

    轻轻打了个手势,一道刚猛的火柱顿时从莎琳娜身后射出,笔直射向正大肆杀戮的凯尔。

    察觉到火柱中蕴含的暴躁魔力,凯尔大吃一惊,手中圣剑迅速挡在身前,却还是被这道火柱伤了个正,明灿灿的铠甲上顿时黑烟弥补,弄得狼狈不堪。

    红色的火柱凝聚成型,一个通体赤红,须发皆张的老者突兀出现。而凯尔在看清对方的一刻大惊失色,脱口问道:“帝路亚,你怎么会在这里?!”

    火元素精灵族长,也就是丫头蒂法的亲爷爷帝路亚冷哼一声,懒得的话,直接五指一张,漫天空气顿时被橘红色的火点充满,从那空间都被燃烧的嘶嘶声来看,这显然不是普通火焰。

    “帝路亚,你竟敢背叛安德希尔?!”凯尔又惊又怒,大声质问,心下却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他之前在辉煌城中耗费魔力凝结屏障已经有些疲惫,刚才再保护部下杀戮兽族精英又耗力不少,现在对上这个不下于自己的火元素精灵还真没什么自信,但要是自己跑了,第三军团还剩余的百十名战士显然逃不掉,一时竟犹疑难决。

    “光天使还代表不了安德希尔。”帝路亚撇撇嘴,五指一紧,那漫天火点已然跃动,向着包括凯尔在内的所有光天使包围过去。

    “帝路亚,你敢!!!”

    凯尔怒喝,却不敢硬碰那些火点,而是化作一道流光迅速逸开。只是他能逃掉。那些普通光天使却是到了大霉,一个个在接触到火点的瞬间就燃烧起来。那火点看着不大,却异常凶猛,竟是瞬间就把一个个光天使烧得一干二净。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凯尔看得眼泪都要下来了,这些都是他最忠诚的战士啊,此刻却不明不白的都死在了这里。

    从流光化回人形,凯尔面色狰狞地看着帝路亚,嘶吼道:“愚蠢的火焰,你会为你的选择后悔的,我保证,天使议会一定会……”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就在他凝聚身形的时候,一道巨大而优美地赤红色身影倏然出现在他身后。一翅膀就把他扇了下去,同时悦耳的声音传来:“竟然说火焰愚蠢,你这是在侮辱整个菲尼克斯族!”

    看着被帝路亚和菲尼克斯包夹的凯尔,莎琳娜知道他已经没有活路了,转过头对光头院长淡淡道:“这里已经结束。剩下的,就要我们拿命拼了,准备好了么?”

    “当然,早就准备好了!”光头院长咧嘴一笑,末了摸了摸下巴嘿嘿道:“现在就希望那小子能快一点,不然恐怕只能帮老子收尸了。”

    莎琳娜默然……

    ……

    安达鲁斯后历5326年七月十一日,各族高层于辉煌城设伏。全歼前来“援助”的光天使第三军团。

    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大陆,因为在过往的宣传中光天使一直是以正面的形象示人,这也使他们在普通民众中声望不错。就在民众们不知所措、人心惶惶的时候,大陆各族首领联合发表了一篇声名,除了指明这次“援军”的真实目的外,更对安达鲁斯存在的原因向民众做出详细说明。

    不得不说。人都是自私的,就算得知了自己所在的大陆只是安德希尔“圈养”的一个替代品,但民众还是不愿意乖乖把自己奉献出去。更何况安德希尔为了加速凝聚大陆灵气,竟然通过魔法阵把所有死去的人都化作纯粹的元素之力,这种事怎么看都不人道。因此民众瞬间就改变了对光天使的看法。一时间安达鲁斯上下一心,誓死守护自己的世界。

    而身处安德希尔的天使议会在得知第三军团的遭遇和也是大吃一惊,随后便是计划被识破后的恼羞成怒。如果说之前安德希尔中还有一些权利派主张共存的话,现在已经不敢这么说了。整整一个军团的覆灭对天使议会来说是难以忍受的灾难和耻辱,这些原本作为繁衍主力的年轻战士战力,也代表着光天使将对安达鲁斯全力参战。

    由另一位统领统帅的第二军团迅速空降,在耗费了大量材料打通壁障后,这支总数八千的军团并没有直接降落到本土居民的老巢去,而是选在在暗天使掌握的无尽峡谷落脚。显然,之前第三军团的全灭也让他们感到了压力。

    在短暂的休整后,由光暗天使和变异魔兽所组成的联军开始向西大陆进攻。因为彩虹天桥已经被天使封闭,东大陆的援军很难及时通过无尽峡谷。为了保留实力,西大陆在经过一番艰苦抵抗后,幸存的补足通过元素精灵拥有的空间通道分批前往东大陆。

    天使联军得知消息后果断对元素精灵驻地发起进攻,兽皇坎达斯帅一万亲卫负责断后,一个月后,西大路的幸存力量成功撤退,兽皇及一万兽族勇士尽数战死。

    至此,整个安达鲁斯以东西划分,西大路被天使联军占据,东大陆却依然在本土势力手中。在得到元素精灵和菲尼克斯的帮助后,安达鲁斯联军在高端战力上已经和天使联军有一搏之力,但中下层却差距巨大。好在天使联军也不愿自己的本族战士伤亡太多,只是以改造后的魔兽骚扰,一时间东西大陆竟是形成对峙。

    但这毕竟只是暂时的。

    随着天使联军对西大路的掌握逐渐加深,源源不绝的资源被他们开采出来。凭借远比安达鲁斯精神的炼金技术,无数强大的战争道具被制作出投入战场。而让安达鲁斯联军艰难的不仅只有这些,他们还发现……魔法不能用了。

    作为近百年来最杰出预言家,古恩很早就察觉到安达鲁斯所会的魔法有很大问题,但具体问题在哪里他却不清楚,因此也只能暗自小心,没想到现在还是出事了。

    安达鲁斯所有的魔法都是从天使那里学会的。既然知道以后必然会有一战,天使又怎么可能在这种力量传承上不做手脚?事实上。天使所传授的所有魔法都有缺陷,其根本却是从魔法理论上就存在。而安达鲁斯之后之所以无法自己研究新魔法,也是因为源头就错了。但因为按照天使的方法的确可以使用魔法,也没有人会觉得对方传授的方法有误。这就造成安达鲁斯的魔法师其实都“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一旦出现变故根本无力解决。

    而莎琳娜等元素精灵虽然会使用正确的魔法,但这种事也不是一两天就能纠正学会的,因此也只能干着急。

    失去了法师的支撑,仅凭战士武技完全无法应对天使联军的猛烈进攻,东大陆战线迅速崩溃。而就在这时,沈云出关了……

    他现在其实很有些莫名其妙,那个被光头院长夸得神乎其神的“传承”里竟然只有一种融合秘法,虽说是传说中的“银色圣剑”,但媒介却完全摸不着头脑。沈云出来后只觉自己除了多知道了一些八卦。却是没啥收获。

    不过也是到了这里才知道,原来那位被称作最接近神的炼金师的前辈竟然是安德希尔研制的第一代人类,同时也是六贤者的创始人。他当初得知天使的计划后就从安德希尔逃到安达鲁斯后潜形匿迹,直到人类大量出现才开始活动,却不想最终还是被天使发现诛杀。临终也只来得及留下一个最重要的传承。

    传承地点在东大陆,沈云出关后就快速向蓝水赶去。一路越走,脸色越是沉重。

    此刻的东大陆已经不复几个月前的和平,一片被战火灼烧过的痕迹。天使联军已经通过无尽峡谷向前推进了数百里,安达鲁斯联军所能放手的范围在也逐渐缩小。无数平民被改造魔兽杀害化作元素消散在空气中,各大种族手中掌握的军力也日益减弱,现在已经只能勉强维持几个主要城市的防御了。

    “该死。那银色圣剑到底是什么?”

    看着眼前的境况,沈云只觉心急如焚,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传承中的秘法他虽然已经学会,但还缺少一件重要的媒介,而蛋疼的是,他不知道那媒介是什么。

    一边思索。一边低头赶路,突然,沈云心中一动,向远处峡谷望去。

    ……

    山谷中,一幢简陋的草屋前。数名黑翼舒展的男人正围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真实意外收获啊,半种!”亚丁笑吟吟地看着眼前的男女,眼中有种说不出的兴奋和快意。自从当年学院战后,他被沈云打出的伤一直都没能痊愈。虽然因为是大统领之子的关系不至于被鄙视,但他在族内的地位也日益下落。

    对此,他最恨的自然是沈云。其次的就是曾经正面迎战自己,无视自己纯血天使身份的“半种”肖恩了。他今天本事带着几个下从来这里侦查,谁知竟发现了在这里隐居的肖恩和黛菲,这对他来说真是意外收获。

    相较于一年前的冷峻帅气,如今的肖恩脸上多了许多沧桑。他的右颊上有一条明显的伤疤,鲜血在翻卷的皮肉伤洒落,但他还是握紧手中的血色长剑,把女孩儿紧紧护在身后。女孩儿的手里抱着一个小小的孩子,此刻正被面前凶神恶煞的几个吓得哇哇大哭,黛菲轻声安慰着,随即抬起头狠狠瞪着这些不速之客。

    “区区半种竟然也能觉醒,我该夸奖你们两句么?”亚丁扫了一眼肖恩和黛菲身后的黑白羽翼,刚想说什么,眼角忽地闪过一道银光。再仔细看去时,却发现那道银光已经被黛菲小心的包好,不知怎的,一种可怕的预感在他心中浮起,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冲黛菲喝道:“把孩子拿来给我看看!”

    黛菲闻言身子一抖,手却把襁褓抱得更紧了。肖恩也是神情一冷,已经做好了搏命的准备。

    “你们两个,去把那孩子抓来!”见黛菲不肯就范,亚丁立刻对身旁的下从吩咐道。

    这两个人虽不知少主怎么会对一个孩子感兴趣,却还是依言上前。但在下一刻,一把通体赤红的血剑拦在了面前。

    “不能,过去!”肖恩声音低低的却异常坚决。

    两个二翼暗天使一皱眉,下意识回头看向亚丁。一见少主的神色就立刻拔出长剑。笔直向肖恩的要害刺去。

    觉醒羽翼后的肖恩实力较之前已经有了长足的长进,笔直这两个二翼也要略胜一筹。一时间三人战成一团,倒也都奈何不了对方。

    亚丁看了一阵,渐渐觉得不耐烦起来。也懒得再叫手下帮忙,直接挥手,一只由暗元素形成的飞鸟就迅速形成,向肖恩飞速掠去。

    即便伤势未愈,身为四翼的亚丁也不是肖恩能对付的,更何况他现在还和两个二翼缠斗着。飞鸟几乎毫无阻碍的穿过肖恩的胸口,与此同时。两把闪烁着魔法光芒的长剑也交错穿过。

    黛菲悲鸣一声,抱着孩子就向肖恩扑去,却被亚丁背后一剑,直接将他和肖恩穿在了一起。

    亚丁一把抢过襁褓,又一脚踢开犹自挣扎着想要爬起的肖恩和黛菲。这才把襁褓拉开。下一刻,两只泛着银光的小小羽翼就从里面伸展开来。

    “银色……银色的……”亚丁瞳孔一缩,想起族中的传闻,身体下意识就是一哆嗦。再看向怀中的孩子时,眼中已满溢着杀意。

    “杀了她!”

    如避蛇蝎般将手里的襁褓抛给一个下从,亚丁扭过头去看肖恩黛菲两人。还没等他说什么,身旁就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声音洪亮而凄惨,分明不是那个只有伴随大的孩子能发出的。

    亚丁霍然回头,就看见那个下从正睁着绝望的双眼看向他,胸口一截绝大的剑刃透体而出,那宽大的剑身几乎直接把他一分为二。而在他的身后,一个长相秀气的黑发青年正满脸杀气。那孩子却被他小心地托在臂弯。

    “你……是你!”亚丁瞳孔猛然收缩。眼前的人他太熟悉了,就是他,害得自己永无晋阶六翼的希望,从此失去了争夺统领之位的希望,也失去了权利和荣耀。

    相较于他的愤恨。肖恩和黛菲则满是意外和惊喜。虽然穿胸而过的长剑已经让他们口鼻都溢出鲜血,但那渴望的眼神分明在说:“救救她!救救我的女儿!”

    沈云眼角一酸,差点留下泪来。只一眼,他就已经知道肖恩和黛菲没救了。就算他们觉醒了天使体质,但如此要害被贯穿,要是萌萌在这里或许还有希望,但现在却绝无活命的可能。

    “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她。”轻轻的,沈云向肖恩和黛菲说道。而听见他的承诺,肖恩和黛菲明显的松了口气,再看了沈云手中的襁褓一眼,肖恩努力抬起手臂,轻轻安在黛菲的手上。黛菲微微一笑,几乎同时,两人看向了对方,直到停止呼吸,他们也没有把眼睛闭上,仿佛要把这瞳孔中的倒影深深映入灵魂……

    “给我杀了他,还有那个孩子,给我……”

    看着沈云冷漠而杀意的眼眸,亚丁突然感到一阵心寒,再想起那个传说,立刻大声命令起下从进攻。但他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低头看去,却只看见一只宽大的剑柄、和握在剑柄上的那只手……

    以沈云如今的实力,四翼天使已经不够看了,更何况还动用了新领悟的技能“闪现”。秒杀亚丁后,沈云纵身扑向其他暗天使。几个暗天使见少主都被秒杀,也是没了战意,心胆俱丧之下被沈云一一得手。

    铛的一声,无尽之刃被他随手抛在地上。沈云看着肖恩和黛菲的遗体,心中有股难以抑制的悲伤。他会来到这里,完全是因为他对自己召唤出的武器有种特殊感应,而肖恩所持的饮血剑正是他所赠,但是现在,他却突然有种情况从没来过的想法……

    哇哇的哭声把沈云惊醒,下意识一低头,沈云发现手中的襁褓竟隐隐有些血迹。这让沈云大吃一惊,骇然之下连忙打开襁褓检查,这才松了口气——他感到时正碰到那二翼暗天使想对孩子下手,所幸沈云动作快,才及时击杀了那个暗天使。不过现在看来。孩子当时还是受了些伤,所幸只是破了点皮肉,稍微治疗下就能好。

    不过,血迹斑斑的总睡得不舒服。沈云想着。就准备找快步给她擦擦,可当他的手指一触到那血迹,从密地中学来的秘法竟不受控制的自发运转起来。

    “这是……银色的圣剑……?!”

    ……

    蓝水城,城市废墟上。

    光头院长怒吼着和一个六翼暗天使战成一团,他的双臂都已经消失了,却也让对方在腹部开了个洞,一时间也算旗鼓相当。

    菲尼克斯和帝路亚正合斗一位八翼光天使。原本以他们的实力单对单也不会落败,但此刻两人却完全被那光天使压着打——连日来无休止的战斗和光暗联军庞大的有声力量让两人疲于奔命,此刻已经只能发挥出三成实力了。

    “安达鲁斯的历史,从今天重新开始!”光天使第一军团大统领布兰卡微笑的站在不远处。对身边暗天使统领悠然道。

    他们已经不需要下场了。

    安达鲁斯的武力终究和安德希尔相差太多,在经过短暂的对峙后,搞清楚对方具体情况的安德希尔就直接投入了最强战力。这种没有战术、没有计谋的打法十分粗野,却对武力差了一个层次的安达鲁斯联军极有效。如今他们虽然在其他几个城市还有力量,但蓝水城的这些却已经集中了所有高端战力。一旦他们身死,安达鲁斯也就等于完了。

    不仅是他们在战斗,所有人都在用尽全力。御芊芊俏脸煞白,却还努力将冰系魔力覆盖全场、维尔拉的十颗绒球已经全断了,现在正拿着一柄匕首在人群中翻飞、莉莉娅手中的巨刃不停,眉宇间却已经有了浓重疲态,哈克躲在众人身后。时不时的扔出一个魔法爆弹……

    但是,终究只是徒劳…

    众人其实都已经绝望了,支撑他们不放弃的是对生存的渴望,还有对亲近之人的思念。

    “好想……好想再看你一眼……阿云……”

    御芊芊手指一松,因魔力耗尽而消失的魔法屏障轰然破碎。眼看着染血的长剑从面前光天使的手中挥下,御芊芊轻轻闭上了眼睛。心底却闪过一丝遗憾。

    一秒、两秒、三秒……

    想象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女孩儿诧异地睁开眼睛,却发现周围的人也和她一样傻了。或者说,安达鲁斯联军一方的人是看呆了,而光暗天使一方是真呆了……

    原本气势汹汹杀气十足的光暗天使们此刻就像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明明脸色狰狞憋了一脑门冷汗,身体却动不了分毫,就连那些八翼的大统领都是如此。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魔法!!”

    布兰卡在心底狠狠咆哮,下一刻,一抹银光在他眼角闪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道银光已经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这是……阿云?!”

    御芊芊惊异地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那个笼罩在淡淡银芒中的身影。相比她的诧异,光头院长倒是很快反应了过来,只见他双眼异彩连闪,只是盯着沈云身后的双翼喃喃道:“银色圣剑,这就是银色的圣剑!”

    银色的圣剑!

    布兰卡等人此刻也反应了过来。他们都是天使议会里的高层,自然听说过族内的禁忌和传闻:光暗天使虽然同宗,却决不允许通婚,只因为在传说中,光暗的后裔会解放银色的圣剑。而这把圣剑,会把天使彻底毁灭。

    布兰卡原本对此嗤之以鼻,他觉得以天使议会的强大,怎么可能是某一个天使能毁灭的,哪怕他是十翼天使也不行!但他现在不得不承认,古老的预言还是有道理的。

    因为他发现,身为大统领的自己在这银色的身影前完全失去了自控能力,而当沈云轻轻打了个响指,说了声“分解”后,布兰卡的身体居然迅速分解起来。连同在场的其他天使一起,只是一个呼吸间就化作了最原始的元素,消散在空气中……

    结束了?

    沈云的动作太快,快到在场没一个人反应过来。之前大家累死累活还打不过的对手就在沈云一个响指间灰飞烟灭,如此巨大的反差就算以光头院长的见识也没能缓过来,更别说其他人了,直到沈云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结束了!”

    沈云悬浮虚空,身后银翼舒展。他抬起头,握紧拳头,仿佛在对自己,又仿佛在对其他人说:“从今天起,安达鲁斯由自己做主!这一次,真的结束了……”

    (全文完)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