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重生之极限进化 完本感言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完本感言

    天机:

    全书完,三个字写了下来,心里真的是一空。

    这书有着我一年多的感情,或许有人说女主是花瓶,没有存在感,又或者说这一本书是‘种马’女人太多。太多这类的吐槽,但我却是真正爱着一本书的每个女主角色,用心把她们描写出感情来。

    或许是我功力不够,难以刻画出全部女主的性格,造成了这一种‘种马’‘花瓶’的错觉。而且这一本书其实算是有很浓的温情元素,心里有很多说话要说,但又不知道该怎样说。

    我只想说,这书我尽心尽力了。

    这书也是我放纵的一本书,美女几乎都全部收了,如果非要说种马小说,那我就种马一回吧。但我还是希望说是后宫系列,毕竟种马是没有感情,但我至少注入了感情。

    最后,多谢一直以来的书友,有打赏榜上的土豪,掌门1网蜜reader1、护法2狮心少女、护法3陌漢淚、堂主4暴君999、舵主5堕落柒夜、舵主6绅士一名、舵主7半度情天、豪侠8无处不狗、血豪侠9魂_孤、大侠10大萌神长门、大侠11沐水、大侠12左道浮生、大侠13凉宫春日消失、大侠14753huiyrefdg……

    还有其他订阅的书友,我就不一一列出来了,我诚恳在这里,多谢你们的支持。

    特别多谢是,几个群里、贴吧,一路以来的支持骨干书友:陌漢淚、魂_孤、无处不狗,百万女王表姐(她太多名字了),还有无尽九重天(一直尽心尽力管理贴吧的萌萌哒九妹,希望以后继续做我新书的管理。)……

    还有多谢我责编长河落日,这本书他比我还要寄托期望有好成绩,可是我做不到他和自己期望的成绩,感到有些愧疚……只希望下本书更好。

    如果顺利的话,大概十月可能会出新书,题材有两个方向,一个是玄幻,一个是机甲。大家给点意见。至于,这本书的番外,不太好决定,毕竟现在净化严打,这个看情况吧。

    希望还没订阅的书友,能够订阅一些。十万个感谢,2群号:220484588。欢迎加入大家庭一起打闹。

    我们下本书再见。

    2014/8/15/18:30。第1章.梦幻与真实的新生

    窗外温暖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一间洁净整齐的房间里面,渐渐一缕顽皮的阳光,爬上了一张柔和文气的睡脸,沉睡的年轻人眉心皱了皱,不知道是否被阳光抓弄而感到不适,但接下来他眉心越蹙越紧,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仿佛身处了一个噩梦之中,无法醒来。

    “啊!”

    一声痛苦喊声,打破了充满平静而温柔的早上。木萧身体猛地竖立坐了起来,睁开一双冷冽如剑的眸子,绽放一闪而逝的摄人光芒,跟他脸上那张柔和文气的脸庞,格格不入。

    “发生什么事?!”木萧呼吸急促,胸膛起伏,心跳非常快,如狼凶厉的目光一扫房间,下意识又问:“这是哪里?我不是正在死战吗?!”

    他整个人意识定格。

    “不对!我应该死了的……可是我又活过来?”

    这时候房间依然平静,只有一个如雕像般,一动也不动的人坐在床上。

    木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很快排除了自己被人所救的可能性,也否定了敌对家族生擒自己的可能,冷眼看着房间一切布置,忽然发现有些东西器物,在他的新世界是已经是老古董,但自己陌生又无比熟识,仿佛触摸上去就明白用法。

    “这一股强烈的违和感到底是……”

    木萧心中涌起熟识而陌生矛盾的感觉。

    这一刻,他好像触动了某个契机,意识海如闪电一般划过无数影片,曾经逝去的年少记忆与成为新人类的记忆全部涌现,那平凡与杀戮的进化之路,如此历历在目,但最终自己却死在月球的激战之中!

    此时此刻,木萧脸上已经没有了警惕性,而是充满了错愕,然后又是惊愕,最后变成了浓浓化不开的凝重与不可思议。

    “这是重生吗?”

    他依然不相信脑海中那些‘荒诞’之事,立刻翻身下床走到一张金属书桌上,手掌一按金属面,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像是玉一般温润触感,生出又是那一股熟识而陌生的感觉。

    金属桌面亮起光线如细小蛇飞开运转起来,弹出一张面积一米的光屏浮现在他眼前,一把好听甜美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

    “萧主人,欢迎使用茜茜。”

    光屏上幻化出一个十分立体的美女,她表情活灵活现的甜笑道:“今天萧萧你早了十分钟起床喔!那茜茜取消闹钟指令了!请萧主人您批准!”

    “哈!”

    木萧低头扶住额头,一手撑住金属桌边上,发出了一声复杂之极的笑。眼前的画面,身体的触感,空气的味道,房间第1章.梦幻与真实的新生

    窗外温暖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一间洁净整齐的房间里面,渐渐一缕顽皮的阳光,爬上了一张柔和文气的睡脸,沉睡的年轻人眉心皱了皱,不知道是否被阳光抓弄而感到不适,但接下来他眉心越蹙越紧,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仿佛身处了一个噩梦之中,无法醒来。

    “啊!”

    一声痛苦喊声,打破了充满平静而温柔的早上。木萧身体猛地竖立坐了起来,睁开一双冷冽如剑的眸子,绽放一闪而逝的摄人光芒,跟他脸上那张柔和文气的脸庞,格格不入。

    “发生什么事?!”木萧呼吸急促,胸膛起伏,心跳非常快,如狼凶厉的目光一扫房间,下意识又问:“这是哪里?我不是正在死战吗?!”

    他整个人意识定格。

    “不对!我应该死了的……可是我又活过来?”

    这时候房间依然平静,只有一个如雕像般,一动也不动的人坐在床上。

    木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很快排除了自己被人所救的可能性,也否定了敌对家族生擒自己的可能,冷眼看着房间一切布置,忽然发现有些东西器物,在他的新世界是已经是老古董,但自己陌生又无比熟识,仿佛触摸上去就明白用法。

    “这一股强烈的违和感到底是……”

    木萧心中涌起熟识而陌生矛盾的感觉。

    这一刻,他好像触动了某个契机,意识海如闪电一般划过无数影片,曾经逝去的年少记忆与成为新人类的记忆全部涌现,那平凡与杀戮的进化之路,如此历历在目,但最终自己却死在月球的激战之中!

    此时此刻,木萧脸上已经没有了警惕性,而是充满了错愕,然后又是惊愕,最后变成了浓浓化不开的凝重与不可思议。

    “这是重生吗?”

    他依然不相信脑海中那些‘荒诞’之事,立刻翻身下床走到一张金属书桌上,手掌一按金属面,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像是玉一般温润触感,生出又是那一股熟识而陌生的感觉。

    金属桌面亮起光线如细小蛇飞开运转起来,弹出一张面积一米的光屏浮现在他眼前,一把好听甜美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

    “萧主人,欢迎使用茜茜。”

    光屏上幻化出一个十分立体的美女,她表情活灵活现的甜笑道:“今天萧萧你早了十分钟起床喔!那茜茜取消闹钟指令了!请萧主人您批准!”

    “哈!”

    木萧低头扶住额头,一手撑住金属桌边上,发出了一声复杂之极的笑。眼前的画面,身体的触感,空气的味道,房间第1章.梦幻与真实的新生

    窗外温暖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一间洁净整齐的房间里面,渐渐一缕顽皮的阳光,爬上了一张柔和文气的睡脸,沉睡的年轻人眉心皱了皱,不知道是否被阳光抓弄而感到不适,但接下来他眉心越蹙越紧,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仿佛身处了一个噩梦之中,无法醒来。

    “啊!”

    一声痛苦喊声,打破了充满平静而温柔的早上。木萧身体猛地竖立坐了起来,睁开一双冷冽如剑的眸子,绽放一闪而逝的摄人光芒,跟他脸上那张柔和文气的脸庞,格格不入。

    “发生什么事?!”木萧呼吸急促,胸膛起伏,心跳非常快,如狼凶厉的目光一扫房间,下意识又问:“这是哪里?我不是正在死战吗?!”

    他整个人意识定格。

    “不对!我应该死了的……可是我又活过来?”

    这时候房间依然平静,只有一个如雕像般,一动也不动的人坐在床上。

    木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很快排除了自己被人所救的可能性,也否定了敌对家族生擒自己的可能,冷眼看着房间一切布置,忽然发现有些东西器物,在他的新世界是已经是老古董,但自己陌生又无比熟识,仿佛触摸上去就明白用法。

    “这一股强烈的违和感到底是……”

    木萧心中涌起熟识而陌生矛盾的感觉。

    这一刻,他好像触动了某个契机,意识海如闪电一般划过无数影片,曾经逝去的年少记忆与成为新人类的记忆全部涌现,那平凡与杀戮的进化之路,如此历历在目,但最终自己却死在月球的激战之中!

    此时此刻,木萧脸上已经没有了警惕性,而是充满了错愕,然后又是惊愕,最后变成了浓浓化不开的凝重与不可思议。

    “这是重生吗?”

    他依然不相信脑海中那些‘荒诞’之事,立刻翻身下床走到一张金属书桌上,手掌一按金属面,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像是玉一般温润触感,生出又是那一股熟识而陌生的感觉。

    金属桌面亮起光线如细小蛇飞开运转起来,弹出一张面积一米的光屏浮现在他眼前,一把好听甜美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

    “萧主人,欢迎使用茜茜。”

    光屏上幻化出一个十分立体的美女,她表情活灵活现的甜笑道:“今天萧萧你早了十分钟起床喔!那茜茜取消闹钟指令了!请萧主人您批准!”

    “哈!”

    木萧低头扶住额头,一手撑住金属桌边上,发出了一声复杂之极的笑。眼前的画面,身体的触感,空气的味道,房间第1章.梦幻与真实的新生

    窗外温暖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一间洁净整齐的房间里面,渐渐一缕顽皮的阳光,爬上了一张柔和文气的睡脸,沉睡的年轻人眉心皱了皱,不知道是否被阳光抓弄而感到不适,但接下来他眉心越蹙越紧,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仿佛身处了一个噩梦之中,无法醒来。

    “啊!”

    一声痛苦喊声,打破了充满平静而温柔的早上。木萧身体猛地竖立坐了起来,睁开一双冷冽如剑的眸子,绽放一闪而逝的摄人光芒,跟他脸上那张柔和文气的脸庞,格格不入。

    “发生什么事?!”木萧呼吸急促,胸膛起伏,心跳非常快,如狼凶厉的目光一扫房间,下意识又问:“这是哪里?我不是正在死战吗?!”

    他整个人意识定格。

    “不对!我应该死了的……可是我又活过来?”

    这时候房间依然平静,只有一个如雕像般,一动也不动的人坐在床上。

    木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很快排除了自己被人所救的可能性,也否定了敌对家族生擒自己的可能,冷眼看着房间一切布置,忽然发现有些东西器物,在他的新世界是已经是老古董,但自己陌生又无比熟识,仿佛触摸上去就明白用法。

    “这一股强烈的违和感到底是……”

    木萧心中涌起熟识而陌生矛盾的感觉。

    这一刻,他好像触动了某个契机,意识海如闪电一般划过无数影片,曾经逝去的年少记忆与成为新人类的记忆全部涌现,那平凡与杀戮的进化之路,如此历历在目,但最终自己却死在月球的激战之中!

    此时此刻,木萧脸上已经没有了警惕性,而是充满了错愕,然后又是惊愕,最后变成了浓浓化不开的凝重与不可思议。

    “这是重生吗?”

    他依然不相信脑海中那些‘荒诞’之事,立刻翻身下床走到一张金属书桌上,手掌一按金属面,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像是玉一般温润触感,生出又是那一股熟识而陌生的感觉。

    金属桌面亮起光线如细小蛇飞开运转起来,弹出一张面积一米的光屏浮现在他眼前,一把好听甜美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

    “萧主人,欢迎使用茜茜。”

    光屏上幻化出一个十分立体的美女,她表情活灵活现的甜笑道:“今天萧萧你早了十分钟起床喔!那茜茜取消闹钟指令了!请萧主人您批准!”

    “哈!”

    木萧低头扶住额头,一手撑住金属桌边上,发出了一声复杂之极的笑。眼前的画面,身体的触感,空气的味道,房间第1章.梦幻与真实的新生

    窗外温暖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一间洁净整齐的房间里面,渐渐一缕顽皮的阳光,爬上了一张柔和文气的睡脸,沉睡的年轻人眉心皱了皱,不知道是否被阳光抓弄而感到不适,但接下来他眉心越蹙越紧,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仿佛身处了一个噩梦之中,无法醒来。

    “啊!”

    一声痛苦喊声,打破了充满平静而温柔的早上。木萧身体猛地竖立坐了起来,睁开一双冷冽如剑的眸子,绽放一闪而逝的摄人光芒,跟他脸上那张柔和文气的脸庞,格格不入。

    “发生什么事?!”木萧呼吸急促,胸膛起伏,心跳非常快,如狼凶厉的目光一扫房间,下意识又问:“这是哪里?我不是正在死战吗?!”

    他整个人意识定格。

    “不对!我应该死了的……可是我又活过来?”

    这时候房间依然平静,只有一个如雕像般,一动也不动的人坐在床上。

    木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很快排除了自己被人所救的可能性,也否定了敌对家族生擒自己的可能,冷眼看着房间一切布置,忽然发现有些东西器物,在他的新世界是已经是老古董,但自己陌生又无比熟识,仿佛触摸上去就明白用法。

    “这一股强烈的违和感到底是……”

    木萧心中涌起熟识而陌生矛盾的感觉。

    这一刻,他好像触动了某个契机,意识海如闪电一般划过无数影片,曾经逝去的年少记忆与成为新人类的记忆全部涌现,那平凡与杀戮的进化之路,如此历历在目,但最终自己却死在月球的激战之中!

    此时此刻,木萧脸上已经没有了警惕性,而是充满了错愕,然后又是惊愕,最后变成了浓浓化不开的凝重与不可思议。

    “这是重生吗?”

    他依然不相信脑海中那些‘荒诞’之事,立刻翻身下床走到一张金属书桌上,手掌一按金属面,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像是玉一般温润触感,生出又是那一股熟识而陌生的感觉。

    金属桌面亮起光线如细小蛇飞开运转起来,弹出一张面积一米的光屏浮现在他眼前,一把好听甜美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

    “萧主人,欢迎使用茜茜。”

    光屏上幻化出一个十分立体的美女,她表情活灵活现的甜笑道:“今天萧萧你早了十分钟起床喔!那茜茜取消闹钟指令了!请萧主人您批准!”

    “哈!”

    木萧低头扶住额头,一手撑住金属桌边上,发出了一声复杂之极的笑。眼前的画面,身体的触感,空气的味道,房间第1章.梦幻与真实的新生

    窗外温暖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一间洁净整齐的房间里面,渐渐一缕顽皮的阳光,爬上了一张柔和文气的睡脸,沉睡的年轻人眉心皱了皱,不知道是否被阳光抓弄而感到不适,但接下来他眉心越蹙越紧,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仿佛身处了一个噩梦之中,无法醒来。

    “啊!”

    一声痛苦喊声,打破了充满平静而温柔的早上。木萧身体猛地竖立坐了起来,睁开一双冷冽如剑的眸子,绽放一闪而逝的摄人光芒,跟他脸上那张柔和文气的脸庞,格格不入。

    “发生什么事?!”木萧呼吸急促,胸膛起伏,心跳非常快,如狼凶厉的目光一扫房间,下意识又问:“这是哪里?我不是正在死战吗?!”

    他整个人意识定格。

    “不对!我应该死了的……可是我又活过来?”

    这时候房间依然平静,只有一个如雕像般,一动也不动的人坐在床上。

    木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很快排除了自己被人所救的可能性,也否定了敌对家族生擒自己的可能,冷眼看着房间一切布置,忽然发现有些东西器物,在他的新世界是已经是老古董,但自己陌生又无比熟识,仿佛触摸上去就明白用法。

    “这一股强烈的违和感到底是……”

    木萧心中涌起熟识而陌生矛盾的感觉。

    这一刻,他好像触动了某个契机,意识海如闪电一般划过无数影片,曾经逝去的年少记忆与成为新人类的记忆全部涌现,那平凡与杀戮的进化之路,如此历历在目,但最终自己却死在月球的激战之中!

    此时此刻,木萧脸上已经没有了警惕性,而是充满了错愕,然后又是惊愕,最后变成了浓浓化不开的凝重与不可思议。

    “这是重生吗?”

    他依然不相信脑海中那些‘荒诞’之事,立刻翻身下床走到一张金属书桌上,手掌一按金属面,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像是玉一般温润触感,生出又是那一股熟识而陌生的感觉。

    金属桌面亮起光线如细小蛇飞开运转起来,弹出一张面积一米的光屏浮现在他眼前,一把好听甜美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

    “萧主人,欢迎使用茜茜。”

    光屏上幻化出一个十分立体的美女,她表情活灵活现的甜笑道:“今天萧萧你早了十分钟起床喔!那茜茜取消闹钟指令了!请萧主人您批准!”

    “哈!”

    木萧低头扶住额头,一手撑住金属桌边上,发出了一声复杂之极的笑。眼前的画面,身体的触感,空气的味道,房间第1章.梦幻与真实的新生

    窗外温暖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一间洁净整齐的房间里面,渐渐一缕顽皮的阳光,爬上了一张柔和文气的睡脸,沉睡的年轻人眉心皱了皱,不知道是否被阳光抓弄而感到不适,但接下来他眉心越蹙越紧,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仿佛身处了一个噩梦之中,无法醒来。

    “啊!”

    一声痛苦喊声,打破了充满平静而温柔的早上。木萧身体猛地竖立坐了起来,睁开一双冷冽如剑的眸子,绽放一闪而逝的摄人光芒,跟他脸上那张柔和文气的脸庞,格格不入。

    “发生什么事?!”木萧呼吸急促,胸膛起伏,心跳非常快,如狼凶厉的目光一扫房间,下意识又问:“这是哪里?我不是正在死战吗?!”

    他整个人意识定格。

    “不对!我应该死了的……可是我又活过来?”

    这时候房间依然平静,只有一个如雕像般,一动也不动的人坐在床上。

    木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很快排除了自己被人所救的可能性,也否定了敌对家族生擒自己的可能,冷眼看着房间一切布置,忽然发现有些东西器物,在他的新世界是已经是老古董,但自己陌生又无比熟识,仿佛触摸上去就明白用法。

    “这一股强烈的违和感到底是……”

    木萧心中涌起熟识而陌生矛盾的感觉。

    这一刻,他好像触动了某个契机,意识海如闪电一般划过无数影片,曾经逝去的年少记忆与成为新人类的记忆全部涌现,那平凡与杀戮的进化之路,如此历历在目,但最终自己却死在月球的激战之中!

    此时此刻,木萧脸上已经没有了警惕性,而是充满了错愕,然后又是惊愕,最后变成了浓浓化不开的凝重与不可思议。

    “这是重生吗?”

    他依然不相信脑海中那些‘荒诞’之事,立刻翻身下床走到一张金属书桌上,手掌一按金属面,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像是玉一般温润触感,生出又是那一股熟识而陌生的感觉。

    金属桌面亮起光线如细小蛇飞开运转起来,弹出一张面积一米的光屏浮现在他眼前,一把好听甜美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

    “萧主人,欢迎使用茜茜。”

    光屏上幻化出一个十分立体的美女,她表情活灵活现的甜笑道:“今天萧萧你早了十分钟起床喔!那茜茜取消闹钟指令了!请萧主人您批准!”

    “哈!”

    木萧低头扶住额头,一手撑住金属桌边上,发出了一声复杂之极的笑。眼前的画面,身体的触感,空气的味道,房间第1章.梦幻与真实的新生

    窗外温暖明媚的阳光,照耀在一间洁净整齐的房间里面,渐渐一缕顽皮的阳光,爬上了一张柔和文气的睡脸,沉睡的年轻人眉心皱了皱,不知道是否被阳光抓弄而感到不适,但接下来他眉心越蹙越紧,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仿佛身处了一个噩梦之中,无法醒来。

    “啊!”

    一声痛苦喊声,打破了充满平静而温柔的早上。木萧身体猛地竖立坐了起来,睁开一双冷冽如剑的眸子,绽放一闪而逝的摄人光芒,跟他脸上那张柔和文气的脸庞,格格不入。

    “发生什么事?!”木萧呼吸急促,胸膛起伏,心跳非常快,如狼凶厉的目光一扫房间,下意识又问:“这是哪里?我不是正在死战吗?!”

    他整个人意识定格。

    “不对!我应该死了的……可是我又活过来?”

    这时候房间依然平静,只有一个如雕像般,一动也不动的人坐在床上。

    木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很快排除了自己被人所救的可能性,也否定了敌对家族生擒自己的可能,冷眼看着房间一切布置,忽然发现有些东西器物,在他的新世界是已经是老古董,但自己陌生又无比熟识,仿佛触摸上去就明白用法。

    “这一股强烈的违和感到底是……”

    木萧心中涌起熟识而陌生矛盾的感觉。

    这一刻,他好像触动了某个契机,意识海如闪电一般划过无数影片,曾经逝去的年少记忆与成为新人类的记忆全部涌现,那平凡与杀戮的进化之路,如此历历在目,但最终自己却死在月球的激战之中!

    此时此刻,木萧脸上已经没有了警惕性,而是充满了错愕,然后又是惊愕,最后变成了浓浓化不开的凝重与不可思议。

    “这是重生吗?”

    他依然不相信脑海中那些‘荒诞’之事,立刻翻身下床走到一张金属书桌上,手掌一按金属面,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像是玉一般温润触感,生出又是那一股熟识而陌生的感觉。

    金属桌面亮起光线如细小蛇飞开运转起来,弹出一张面积一米的光屏浮现在他眼前,一把好听甜美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

    “萧主人,欢迎使用茜茜。”

    光屏上幻化出一个十分立体的美女,她表情活灵活现的甜笑道:“今天萧萧你早了十分钟起床喔!那茜茜取消闹钟指令了!请萧主人您批准!”

    “哈!”

    木萧低头扶住额头,一手撑住金属桌边上,发出了一声复杂之极的笑。眼前的画面,身体的触感,空气的味道,房间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