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至尊毒王 677 万道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喂,不就是一顿饭钱么?给不了,也不用哭吧?”酒楼的店小二看着张合突然哭泣,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掌柜的怕张合是来吃霸王餐的,所以就让店小二先来要账,却没想到,话刚一开口,张合就突然大哭起来。

    “血夜仙王,我必杀之!”张合抬起头来,满脸煞气。

    他深深看了一眼血皇山的方向,在血夜仙王动身赶来的那一刻,他便已经知道了。张合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所以他的神魂力量再次发动,身影瞬息原地消失。

    店小二看到张合瞬间原地消失,不由惊呆。他这才知道,这个落魄青年,居然是个超级高手。他再一低头,看到那酒桌上,放着一块硕大而又jīng纯的仙石,更是张大了嘴巴。

    对方不仅是个高手,而且还是个巨富啊!

    慢着,刚才他说什么?血夜仙王,我必杀之?店小二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那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他拿起酒桌上的那块仙石,突然面前的空间裂开,一个身穿红sè大鼈的威猛男子,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他身上散发出一股惊天动地的强大气势,整个rì月城的人,都能够感应到。

    来者自然是血夜仙王,他站在这里,看看左右,却没有看到张合的踪影。

    “刚才在这里的人呢?”血夜仙王一把抓住面前的店小二。

    “走……走了!”店小二结结巴巴的道。他虽然不是高手,却也能看出来,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超级高手中的高手,绝对不是自己所能招惹的。

    血夜仙王一松手,手里的秩序之剑一转,静静感应周围的极其波动。他感应到了一丝隐晦的灵魂力量气息,刚刚从这里消失,往城外散去。

    “张合,你难逃本尊的手!”血夜仙王咆哮一声,也再次消失。

    店小二呆愣地看着周围,发现周围的酒客们,已经全部趴在地上,身体筛糠一样剧烈颤抖。他突然感觉胯下温热,低头一看,自己的裤裆居然已经湿了。

    “刚才那个人,又是什么来历……”店小二心里闪过最后这一个念头,便两眼一翻白,直挺挺的摔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

    等血夜仙王追出去的时候,张合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只是在他消失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大大的杀字。笔画铁画银钩,散发出凌然的杀气。

    血夜仙王暴跳如雷,万万没想到,事到最后,眼看就要成功,却还是功亏一篑。

    “张合,你逃的一时,逃不了一世!本尊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血夜仙王咆哮着,他手里的秩序之剑舞动,周围的空间偏偏崩碎,却无法洞穿那空间之后的仙界晶壁。

    此刻的血夜仙王的力量还没有彻底的恢复,根本无法全力催动秩序之剑,所以根本无法破开结实的仙界晶壁。他也只能望着结实的晶壁,愤怒咆哮。

    因为他知道,今天张合能离开晶壁,说明他已经吸收了云梦天意,否则,他是绝对不可能拥有这力量的。

    “张合,你等着!”

    血夜仙王身形一闪,也原地消失。

    ……

    张合从仙界离开,自然是率先回到了云梦世界。

    回到云梦世界之后,他心里充满了仇恨,赤玲珑的死,不论怎么说,都是被血夜仙王逼迫至死。张合此刻对血夜仙王,充满了仇恨。

    但是,张合也知道,自己此刻不能被仇恨蒙蔽。他知道,血夜仙王肯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只要给他机会,他还是会从仙界出来,前来找自己的。

    在这之前,张合必须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修为。而此刻的他,要提升自己的修为,就是建设好云梦世界,才能从云梦世界这里,获取足够多的愿力。

    愿力足够多,才能让张合的内世界强大,让张合的大道更加强大。

    张合让连云碧等人去准备重建真武学院,现在张合就是云梦世界的天意,在他的帮助下,要重建真武学院,自然轻松无比。

    张合将原本真武学院那附近的灵脉,重新进行恢复,让这里变得天地元气充沛。然后他又直接将那里的地形地貌改变,让它变得易守难攻。在张合的控制之下,真武学院原本的地形地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了张合的帮助,真武学院的重建也变得无比的轻松。张合又发出了召集令,所有真武学院昔rì的弟子和门人,快速又从各地赶了回来。

    这样下去,可以预计,真武学院将会成为云梦世界上最大的学院。

    不过,张合做完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后,便直接开始闭关修炼。只不过,张合闭关修炼的地方,并非是在云梦世界之内,而是在当初云梦天意所在的那个空间之中。

    这个空间非常独特,就是在这里,有着云梦世界蜕变之后产生的大量的造化之力。张合来到这里后,便将造化神斧放了出来。

    造化神斧力量透支地厉害,见到这么多的造化之力哪里还能忍得住,立刻扑了进去,疯狂的吸收,恢复自己的力量。而张合,则是分出了自己的一个神魂,专门控制着云梦世界。只要云梦世界不出现什么大的变故,张合便不打算插手其中。因为,云梦世界的一切发展,都是由平衡大道掌控。

    在平衡大道的控制之下,一切发展,都是井然有序,不会超出应有的范畴。

    张合自己则是在这里开始修炼。当然,他的修炼,并非是单纯修炼大道和内世界,而是一项更加重要的事情——借助云梦世界的本源力量,打造云梦世界的超神器。

    这是造化神斧告诉张合的。

    神界的本源力量和本源大道,最终形成了秩序之剑。而张合要想对抗血夜仙王,就必须对抗他手里的那把秩序之剑。张合必须先打造出自己的超神器,才有对抗秩序之剑的希望。否则,张合不可能是血夜仙王的对手。

    现在,张合要做的,便是在这里,打造出云梦世界的超神器。

    ……

    张合本身就是炼器高手,但是现在要炼制一件云梦世界的超神器,却不是简单的事情。首先困难之处,在于其所需要的材料,都不是凡物。要炼制云梦世界的超神器,所需要的材料,都必须从云梦世界里寻找。这里说要从云梦世界里找,并非是在云梦世界之内,而是在云梦世界的本源力量之中。

    要成就云梦世界的本源超神器的材料,都存在于云梦世界的本源力量之中。而云梦世界的本源力量,现在便在张合所在的这一片独特空间之内。只不过,这里的本源力量浩瀚无边,而且还在不断增长,张合要想从中得到自己需要的材料,就必须将这些本源力量,运用到云梦世界之中,里面的材料才会显现出来。

    这个道理,就像是水落石出一般。

    要是依靠张合自己的力量,想从这本源力量之中凑齐足够材料,真的是非常困难。但是,因为张合这里有造化神斧,这个最困难的问题,反而不是问题了。

    造化神斧一边吸收造化之力,不停恢复自身修为,一边不停在云梦世界的本源之力中游走。本源之力根本阻挡不住造化神斧的力量,造化神斧在其中,就像是闲庭信步一样轻松。就这样,大量的材料,不断被造化神斧搜集了出来。

    而张合也想好了,自己要炼制一件什么样子的超神器。

    “平衡大道,讲究的便是平衡。我要炼制的这一件超神器,自然也跟平衡有关。”

    张合直接熔炼了材料,然后按照心里的构思,开始将这些熔炼之后的材料,开始打造成相应的组成部分。

    时间流逝,张合rì夜在这里打造超神器,功夫不负有心人,渐渐的,一个造型独特的天平,出现在了面前。整个天平呈现一种象牙白的颜sè,给人一种圣洁祥和的感觉。在天平两端,是两个圆形的托盘,上面符箓明灭流转,隐隐散发出玄妙大道气息,似乎世间一切事物,都可以被装载其上,经受称量。

    “这就是你炼制的超神器?看上去,怎么更像是小商小贩的称量器皿?”造化神斧有些郁闷的看着张合面前的超神器。

    “不要小觑了它。它上面可是包含了我对平衡大道的全部理解,本身还跟云梦世界息息相关。你如果不服气,可以过来试探一下它的厉害。”张合对造化神斧笑道。

    “我这段时间吸收了足够的造化之力,本身力量已经彻底恢复,不仅如此,还借助云梦世界的本源力量,对我的本体进行了重新淬炼,现在实力比之前更加强大。你要让我试试,就不怕我把你辛苦炼制的这超神器,给一下毁掉?”造化神斧道。

    “如果能够被你毁掉,它就不配叫做超神器了。”张合手一扬,面前的天平便腾空而起,上面的圣洁祥和气息,更加强横。

    造化神斧也连忙做好准备,却无发现,那天平只是悬浮空中,却没有攻击自己,不由大为惊奇:“你怎么不攻击我?”

    “我炼制这超神器,从来不会主动攻击。”张合道,“不过,你可不要因此而小觑了它,否则,它绝对会让你后悔。”

    “那我倒要看看了!”说着,造化神斧猛地扬起本体,对着面前的天平,便是狠狠一斧头看了出去。开天大道的威能一下爆发,似乎要将这天平,一下劈成碎片。

    但是,天平之上却释放出一股力量,绵绵无尽,一下将造化神斧这迅猛一击包裹,同时,在天平的另外一端,同样一股恐怖的攻击力量,倏然击向了造化神斧。

    “攻击反弹?这不是跟在仙界,你对抗仙界天意是一样的?”造化神斧一下反应过来,却又不可思议地大叫,“不过,你眼前这手段,却比当初你对抗仙界天意时候,要强横了许多倍。最起码,当初的你,还不能在我攻击你的时候,同时发动攻击。”

    之前张合对抗仙界天意时候,也是等待仙界天意的力量攻击下来之后,再扭转回去,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但是现在,造化神斧的这一击刚一脱手,张合便已经同时cāo控着力量,来攻击造化神斧。这两者之间,是同时发生的。

    这也是造化神斧为什么会吃惊的原因。

    “这就是平衡的力量。它就如同这天平,一头沉下之时,另外一端必然要翘起来。你来攻击我的时候,也要同样受到攻击。不过,这种平衡,只是最为朴素简单的运用。如果我控制得当,还可以将这反击的力量,转嫁到其他地方,还可以将反击的力量,不断积累起来,等到一定程度之后,再突然爆发开来。甚至,我还能控制反击的节奏,可以延长反击的你时间,自然也可以缩短反击你的时间。”

    张合将自己这件平衡的能力,耐心向造化神斧讲述了一下。

    造化神斧震惊动容:“缩短反击时间?那岂不是说,我刚一出手,还没有攻击到你,你便可以已经以各种力量,反击到我身上了?你这平衡大道,未免太恐怖了。”

    “平衡大道,是云梦世界的本源大道,又岂会简单?平衡之中包括了因果,时空,五行,yīn阳等等大道力量啊。我现在才真正察觉到,这平衡大道的奥义,我恐怕也不过是才掌握了其万分之一的真谛都不到。”张合叹了一口气。

    他在炼制这云梦世界的超神器的时候,对平衡大道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他现在越发觉得,自己对平衡大道理解的还不够透彻深入。

    “云梦世界不愧是完美世界……”造化神斧叹了口气,“对了,你炼制这天平,又叫做什么名字?”

    “万道天平!它就叫做万道天平。”张合毫不犹豫的道,平衡大道囊括了各种力量,甚至,张合现在感觉出,自己通过平衡大道,可以领悟出其他的大道来。

    “只是,这万道天平,现在不过是刚刚成型,还没有彻底完善。需等它里面拥有器灵之后,就像你一样,产生自我只会,才能算是真正的超神器。到时候,便可以让它来控制整个云梦世界,我也便可以轻松许多……”张合笑着说着。

    就在这时,张合突然脸sè一变,因为周围的空间,居然开始出现片片崩裂。

    “怎么回事?”造化神斧也突然脸sè大变。

    “是血夜仙王,他从仙界出来了!”张合神sè平静,目光透过这里看着外面,“没想到,来的这么巧。我刚刚打造出万道天平,他就过来了。”

    “现在要怎么办?你的万道天平还没有彻底完善,对上秩序之剑,肯定是要吃亏的吧?”造化神斧担忧的道。

    “万道天平虽然还没有彻底完善,但是要对抗秩序之剑,也绝对没有问题。”张合哈哈一笑,“走,既然血夜仙王这么着急来送死,那我便成全了他!”

    说着,张合抓起那白sè的万道天平,带着造化神斧,下一刻便离开了这独特空间,出现在了外面。

    ……

    在云梦世界之外,血夜仙王正手持秩序之剑,攻击面前的云梦世界的晶壁。此刻的云梦世界已经蜕变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世界,也自然产生了自己的晶壁。

    而且,这晶壁比仙界的晶壁,还要强横。

    血夜仙王手持秩序之剑,不停攻击晶壁,却也无法瞬间将其击穿。因为云梦世界的晶壁,可以瞬间将攻击在上面的力量分散到各处,即便是晶壁出现损伤,也可以快速的自动修复。

    血夜仙王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满腔信心地从仙界出来,要来寻张合的麻烦,却没想到,在人家的家门口,连一层晶壁都无法破碎掉。

    “血神,没想到这么快,我们便见面了。”张合出现在外面,好整以暇地看着血神。

    “张合,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吸收掉云梦天意。”血神收了秩序之剑,回身看着张合,眼睛里散shè出**裸的仇恨,“这云梦天意,本来应该是属于我的。你却从我手里将它抢走,我们之间的仇恨,只有用你的死亡,才能来消解。”

    “只有用我的死亡才能消解这份仇恨?你连我云梦世界的晶壁都无法破掉,还敢在我面前说大话?”张合哑然失笑,“不说云梦天意,单说你逼死了赤玲珑这一份仇怨,我也不会放过你。我想,要消解我们之间的仇恨,除了我的死亡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解决办法,那便是你的死亡!”

    “哈哈,你真的以为,我无法攻破云梦世界的晶壁不成?别忘了,秩序之剑是当年神界的本源超神器,虽然神界毁灭,秩序之剑失去了立足根本,但是,只要有合适条件,它依旧可以发挥出强大威能。云梦天意已经被你吸收,我再无希望得到它。既然我得不到的东西,那么你也别想拥有。今天,我就要先灭掉云梦世界,然后再杀掉你,消解我的心头之恨!”

    说着,血夜仙王邪魅一笑,身体突然爆开,直接化成了黑红sè力量,cháo水一般涌动,席卷向了张合这边来:“张合,当你从云梦世界里出来的那一刻,便注定了失败。”

    血夜仙王的声音传来,给人一种飘忽不定感觉,刚才在他手里的秩序之剑,也已经消失不见。

    张合眉头微蹙,他感觉到了yīn谋诡计的气息。

    “这吞噬大道,是血神的成名大道,里面含有混乱,嗜血,撕裂等大道力量。不过,跟我的开天大道相比,却还是差了一点,现在就让我会会他。张合,你专心去应付血神。”造化神斧说着,便从张合身体里冲了出来,化出了造化神斧的真身,迎上了那黑红sè的大道力量。

    就在造化神斧跟那黑红sè吞噬大道对抗的时候,张合突然感觉一种心悸感觉。

    他看向周围,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却感觉到,从周围无尽的星域空间之中,传递来了一种可怕的压迫感觉。张合突然反应过来,灵魂力量透过内世界,一下往外看去,

    顿时,张合真真正正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血神这是疯了吗?”

    一道道恐怖的力量,化成粗大的阵线,从仙界之上散发出来,将云梦世界周围的其他世界,全部勾连了起来。这些世界被连接起来,将在中间的云梦世界,包裹的严严实实。

    这个架势,就是以仙界为中心,cāo控其他世界,一同来攻击云梦世界。

    张合所感觉到的那种可怕的压迫感觉,便是来自于这些被串联起来的世界。张合在这一刻,真的是感觉到手足冰冷,他能够预料到,如果这些世界,真的全部用来镇压云梦世界的话,云梦世界根本承受不住这恐怖的力量。

    血神这样做,分明是想以硬碰硬的法子,甚至不惜毁掉了仙界,也要摧毁云梦世界。

    现在张合才真正明白,为什么造化神斧一直说血神是不可理喻的疯子。他现在能够因为仇恨,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确实让张合见到了他的疯狂程度。

    “张合,你感觉到恐惧了吗?”血神的声音又飘飘忽忽地传来,透出一股子狰狞和得意,“你如果跪下求我,或许我可以考虑一下,不这么快摧毁云梦世界,怎么样?”

    在这刹那之间,张合已经隐约明白了血神那变态的心思。

    张合深吸一口气:“血神,你是想见到我因为云梦世界的毁灭,而恐惧和痛心吧?可惜,你没有机会看到。因为,在此之前,你便已经死去。”

    说着,张合身形以惊人的速度,突破了各个世界晶壁的力量,直接出现在了仙界那里。

    “你居然能这么快反应过来,果然够聪明。可是,你以为,你能够阻止我么?”血神的身影从仙界的晶壁之后冒了出来,对张合一脸的嘲讽。

    张合刚要说话,在他身后一柄朴实无华的长剑,从黑暗之中探出,悄无声息的刺向了张合的后心要害。

    “天yù使其亡,必先令其狂。血神,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真以为,这世界没有人能治得了你么?”张合脸上浮现古怪笑容,接着在他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闷哼。

    “怎么可能!”血神的声音从张合身后传来。

    张合缓缓回身,在他手上,万道天平已经正在缓缓恢复平衡。在张合身后,血神手持秩序之剑,震惊地站立那里。可是他手上的那秩序之剑的却插入他自己的身上。秩序之剑的力量,像是剧毒一样,没入了血神体内,破坏他的身体。

    “这就是平衡。你要伤我,就肯定会伤害你。我们这些世界的大道,都是寻求长远。而我的平衡大道,要比秩序大道更加厉害。想用失去了根本的秩序之剑来伤害我,根本没有任何胜算。血神,你其实是死在了自己手上。”

    张合缓步往前走。

    “不可能的!你才吸收了云梦天意,怎么可能会成长的这么快?”血神大叫着,看着张合慢慢逼近自己,他脸上露出狰狞笑容,“张合,你以为杀了我,这一切都会中止么?做梦!”

    说着,血神将秩序之剑抽出,张合感觉不对,万道天平一下飞出,力量就笼罩向了血神,以此阻止他做任何不利的事情。

    “任何大道,都是寻求长久。可是,有一种大道,是寻求毁灭!秩序之剑,崩裂吧!”血神狞笑着,手里的秩序之剑突然出现了细密裂缝,上面散发出来的秩序气息,突然变得紊乱起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万道天平,无法控制这种力量?”张合大惊失sè,他感觉到,自己的万道天平居然完全控制不了血神施展出来的这力量。

    秩序之剑崩裂瓦解,上面的无数秩序气息的符箓,一下散开,化成了黑sè的符箓,像是黑sè的雾气,一股混乱和死亡的气息,从上面传递开来。一个硕大的黑洞,在血神刚才所在的位置出现,不断往外扩大着。

    “这种大道,跟秩序大道截然相反!之前我施展过一次,那一次,导致了整个神界的毁灭。这一次,你逼迫我再次施展,算是你的荣耀。”血神的声音从黑洞后面传来。

    “什么?神界当初的毁灭,原来是你做的?”造化神斧恰好赶了过来,听到这话,顿时睚眦俱裂。

    “神界本来也注定要毁灭,它根本不是完美世界,而且,它已经死气沉沉。只有毁灭了,才能出现新的世界。”血神无所谓说着。

    “现在要怎么办?我的万道天平根本无法突破这混乱的力量。再这样下去,我们也只能逃之夭夭了。”张合看向造化神斧。

    “这种大道是追求毁灭,我的开天大道,其实也是一种毁灭。只不过,我的毁灭是为了造化,血神这种毁灭,却是真正的毁灭。张合,我们现在必须先击杀了血神,否则一切都将陷入无可挽回的境地。来吧,就让我做一个马前卒,为你破开这眼前的混乱。你抓紧机会,寻找到血神真身,将其击杀!”造化神斧果决道。

    “啊?这样的话,你岂不是也要受伤?甚至……”张合大吃一惊。眼前这混乱的力量,绝对无比恐怖。造化神斧去攻击它,绝对会吃大亏。

    “我也是神界天意诞生的神器,我一直以为,神界的毁灭,是因为神界的不完美,却没有想到,导致神界毁灭的,居然是血神。今天,无论如何,我哪怕拼着形神俱灭,也要跟血神算算这一笔账。”说着,造化神斧一下化成了本体来,上面暗金sè的火焰,轰然燃烧起来。

    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从上面散发出来。

    “跟着我!”造化神斧说着,形体骤然缩小,化成了一个一丈左右大的战斧,对着面前的混乱黑洞,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暗金sè火焰熊熊燃烧,所到之处,那混乱黑洞便被硬生生切开了一道小口子。造化神斧本体上的暗金sè火焰,也在不断变小。造化神斧上的力量气息,也在快速的减弱。

    可见,造化神斧是在以自己的全部力量为代价,为张合开辟这一道口子。造化神斧直接劈杀到了这混乱黑洞最深处,因为从里面,张合已经感应到了血神的气息。

    这混乱黑洞上的口子虽然很小,但是对于张合来说,却已经足够了。只要他的神识可以延伸进入,他便可以瞬息出现在其中。

    轰!

    张合的神魂力量轰然涌动起来,一道强大的神识,骤然钻入了那一道小口子之内,接着张合便‘看’到了在混乱黑洞之中的血神。造化神斧此刻已经气息微弱到了极点,被血神直接一把抓在了手中。

    “哈哈哈,造化神斧,你真是太自不量力,居然想要劈开我的混乱黑洞。”血神得意大笑。

    就在此刻,六道赤红sè的爪痕,骤然出现在了血神面前。上面散发出了凌然无匹的破坏气息,血神之前被秩序之剑所伤,已经比较虚弱,此刻在这狭小空间之中,哪里能躲得开?

    血神愕然,便感觉自己身体传来剧痛,他接着便看到,自己抓住造化神斧那一只手,已经被切割下来。

    “怎么可能……”血神难以置信,他接着便看到,自己的身体上出现了几道巨大口子。其中一道最可怕的口子,出现在自己的心口地方。刚才的秩序之剑伤口,就在他的前心地方,但是还没彻底伤害他的心脏,但是此刻这一道深深的伤口,却刚好落在这一道伤口之上,重创了他的心脏。

    心脏是血神的弱点,若非是秩序之剑破坏了他的防护,他也不会这样被张合再次击伤。血神此刻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飞速流逝。失去了他的控制的混乱力量,也再次重新归于平静,慢慢逆转回去,重新化成了秩序之剑。

    “血神,你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吧!”造化神斧狂笑,最后的一点开天大道的力量,轰然爆发,斩落在了血神的身体上。

    “不!我是伟大的血神,我不能死,我也不想死!不……”血神眼里终于闪过了惊惧之sè,他想要阻止,想要求饶,可是,造化神斧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

    砰!

    开天大道用来破坏血神的身体,它哪里能经受的住?当场血神的身体,化成了最细碎的齑粉,消散在这茫茫的无尽星域之中。

    可是,周围的那些以仙界为核心,构建起来的阵法,却还在自主运转着。恐怖的力量,正从四面八方,挤压向最中心的云梦世界。这些世界全部被串联起来,此刻要去掉上面的阵法,只会加速它们的崩灭,也会给云梦世界带来更大的危险。

    所以,一切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不断靠近云梦世界。

    “张合,现在要怎么办?”造化神斧看着眼前局势,神sè复杂。

    “血夜仙王已经被诛杀,这些阵法也就失去催动的力量。这样就不用担心,只是这段时间,可能需要辛苦一下我们两个人了。”张合眯着眼睛,看着远处正在不断逼近这边的许多世界。

    “需要辛苦我们两个人?”造化神斧疑惑地看着张合。

    “难道你不觉得,这也是一个机会么?云梦世界还是太小,太小就不容易发展起来。这就像是在汪洋大海上行使的船舶,只有船越大,才能越安稳。我们要想让云梦世界在将来更加安稳,现在就必须让它不断变大起来。”张合淡淡道。

    “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继续开辟云梦世界,让它有足够的容纳力量,等这些世界过来的时候,然后直接将它们吸收容纳成云梦世界的一部分?”造化神斧倒吸一口凉气,脸sè有些发苦,“本来我以为诛杀了血神,我便可以轻松许多,现在却还要这样做,这不是要累死我么?”

    “辛苦一段时间后,就会好了,到时候,我也会把云梦天意,从我体内剥离出来,重新融入到云梦世界之中,然后我做一个zì yóu自在的人。好了,不要再抱怨了,到时候,云梦世界壮大了,你获得的造化之力,岂不是就会更多?”张合哈哈一笑,一把将那再次成形的秩序之剑抄在手里,然后朝着云梦世界扬长而去。

    造化神斧在后面大叫:“带上我啊,我刚才力量消耗严重,可不能自己赶路。”

    ……

    六年后,一个安静祥和的小山村。这里原本是谪仙界的里一个地方,只是,后来谪仙界,仙界和其他许多世界,都被云梦世界吞没,所有的世界,变成了一个组成部分。而因为这里土地特别肥沃,所以许多人便开始往这里移民。

    现在,这个小山村里的人,都是从迅猛发展的云梦世界里移民而来的。大家在一起,过的非常的融洽。

    正值中午,小山村外的羊肠小道上,一个脸sè红扑扑的少年,正背着一个小书包,往家里赶去。

    此刻村落里,炊烟袅袅,一股饭菜的香味儿,飘荡在周围。

    少年抽了抽鼻子,肚子已经开始咕噜噜叫起来,他立刻加快脚步,往家里跑去。

    “娘,我回来了。”少年在一个简陋的木屋前,大声喊着,一边推开了门。

    从木屋中,一个粗布麻衣美丽少妇,端着洗衣盆,从里走了出来,看到少年,脸上浮现笑容:“赤儿,饿了吧。饭菜已经在锅里了,很快就能吃,你先等娘把这些衣服晒起来。”

    “哎!”少年点点头,便要往屋里走去。

    “张赤!你的衣服怎么又破了?是不是在学堂里,又跟人打架了?”少妇突然看到少年的衣服撕裂,眉头一皱,突然严厉道。这个少年,名叫张赤。

    张赤吐了吐舌头,捏着衣服角,委屈道:“娘,是他们先欺负我的,谁让他们说我是没爹的孩子,是野种呢!”

    少妇听了这话,一脸的怒意立刻烟消云散,片刻之后,她无奈的摆摆手:“赤儿,听娘的话,以后不要随便打架了,知道了么?那些”

    “娘,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我的父亲是谁?你就跟我说说,我的父亲到底是谁嘛!”张赤却上前拉着少妇的衣角,一脸哀求的道。

    少妇苦笑。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喧嚣的声音。

    “快看天上,那是怎么回事?好大的船,居然在天上飞!”

    “那是修者的法宝。以前倒也见过修者的法宝,但是没有见过这样奢华大气啊。”

    “快看,那大船好像是我们这里飞来了!”

    少妇心里一惊,搂住身边的张赤,抬头便往天上看去。在他们头顶上,一个巨大而又造型奢华的船型法宝,正缓缓下落。看那架势,这船型法宝,真的是要落在这边来。

    “哇,好大的法宝。娘,以后我成为修者的话,一定会让娘你也坐上这样的法宝!太气派了!”张赤眼睛里闪烁小星星,羡慕无比的看着头顶上的巨**宝。

    少妇却神sè狐疑,一言不发看着头顶的那船型法宝。那船型法宝距离地面三十多丈的时候,倏然停住。

    一个身穿青sè衣袍的身影从上面走了出来。接着,那个身影看了看周围,从天上直接往少年的家这边落下来。少妇看到那个身影,突然身子颤抖起来。

    张赤感觉到母亲的异样,抬头一眼,母亲居然哭了起来,他不由害怕起来:“娘,你怎么了?”

    少妇低下头,看着自己儿子,破涕为笑:“赤儿,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谁是你的父亲么?看,你的父亲来接我们了。”

    “父亲?”张赤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从天而降的那个青年,突然震惊道,“娘,他的模样,跟我们学堂外挂着的那救世主的画像好像啊。”

    “没错,因为你的父亲,就叫张合。”少妇说着,对这迎面走来的青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