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分手不分床 第十六章
全本小说网 migoc.net 加入收藏
    坐在沙发上的苏启忽然站了起来,「苏曼曼找我,我出去一趟。」

    「喂喂,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起码叫一声曼姐嘛!」唐嫣然指出他的用语不敬。

    她现在跟苏家的女人感情好得不得了,自然而然地就站在她们那一边。

    苏启无语地看了她一眼,「我下午回来,妳要记得吃中饭。」交代完以后他就离开了。

    唐嫣然颓然地靠在椅背上,好吧,也不是没有变化,起码他现在做什么、想什么,他学会用嘴巴告诉她了,不是没有进步的,她大力地摇了摇头,脚一蹬,整个人忽然重心不稳,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啊!」她的屁股。

    外头传来开门声,苏启从门外走了进来,「妳怎么了?」他走过去将她从地上扶起来,他已经习惯了她的迷糊、她的傻气,没事找事做地为难自己。

    唐嫣然噙着泪,难过地看着他,「我屁股好痛。」

    苏启一把将她抱起来,往大床走去,「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有事吗?

    「嗯,不用我出马了。」不知是可怜他还是同情他,大哥和苏曼曼同时将工作分担到他们自己身上,让他有更多的时间追她,天知道他根本对「追」没有任何概念。

    苏启让她趴在床上,「别动,我拿药酒。」

    「不要,我讨厌那个味道。」唐嫣然惊呼,「揉几下就好了。」

    话音刚落,苏启一片沉默,唐嫣然随后明白自己的话多么暧昧,她别扭地解释道:「我自己揉,不用……」话还没说完他的大掌已经放在她的屁股上,不重不轻地揉捏着。

    「呀……」痛!屁股上的大掌一顿,然后一张卫生纸送到她的面前,「不要发出那种声音。」

    唐嫣然窘窘地看着那张递来的卫生纸,他的意思不会是让她咬着卫生纸不要发出声音吧?这画面太奇怪了!

    她推开他递来的卫生纸,忍着痛呜咽道:「我不发声,不发声……」憋死她自己得了。

    她身后的苏启笑了,将卫生纸塞到她手上,「是擦眼泪的。」

    排排黑线挂在脸上,她无地自容,默默地拿过来轻拭眼角,不忘说明,「真的很痛。」

    「我知道。」苏启揉了几下,伸手脱去她的裤子。

    唐嫣然吓得反手捂住屁股,「你干嘛?」

    苏启再一次无语了,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俯下身在她的耳边低语,「虽然我们已经有三个月没有了,但我不至于像个野兽。」

    再一次自行惭愧,唐嫣然移开了手,手干脆捂着嘴巴不说话了。

    苏启顺利地褪下她的裤子,隔着内裤轻揉了一会儿,便去浴室弄了一条热毛巾,单手扯下她的内裤,将热毛巾敷在她的伤处。

    热呼呼的毛巾让她的肌肤先是一阵烫热,但随即又令她舒服地眉开眼笑,「好像不怎么痛了。」

    苏启移开目光看着地板,「嗯。」

    从第一次见她开始,她就是一个个性比较迷糊的女孩,不是弄湿自己就是伤到脚呀、手呀,在他面前上演着各种自虐场景。

    「做事不要这么莽撞。」奇怪的是生活中的她那么不细心,但她的书每一个细节都描绘得很精细。

    「知道啦。」她无奈地吸了吸鼻子。

    「前几天碰到闫婷婷了。」

    「啊?」唐嫣然正拿着卫生纸拭着还微湿的眼角,「她说什么?」唐嫣然小心翼翼地问,虽然分手是她几番考虑之后决定的,但闫婷婷绝对是导火线。

    苏启轻轻地俯下身轻靠在她的身上,「妳说她说了什么?」

    「我、我怎么知道?」她心虚地将头埋进枕头里。

    「妳真的不知道?」苏启麦色的手掌轻轻地放在唐嫣然的腿根处,状似不经意地说:「真的不知道就算了。」

    室内的空气一下闷热起来,她全身开始冒出一点一点的汗,感官都集中在他那只手上,这是裸的威胁!先说自己不是禽兽,不会对她怎样,结果呢,他肯定是一只最奸诈的禽兽,她宁死不屈!

    可她现在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收拾了腹诽的心情,她试着平淡地解释,「闫婷婷有找过我,嗯……」

    原来向她打小报告的人就是闫婷婷。

    「继续说。」苏启的手在她的腿上轻轻地滑动着,从大腿的内侧轻滑至她的脚踝,爱不释手地把玩了一会儿她的小脚丫又缓缓地往上移。

    「就是……」她扭了扭屁股,内裤半挂在她的腿上。

    「不要乱动,毛巾要掉下来了。」

    人面兽心,他凭什么一边对她动手动脚,一边用这么正常的语气跟她讲话。

    她悲哀地一动不动趴在床上,内裤爱掉不掉地挂在臀下,不至于春光乍泄,「她跟我说她在医院看见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苏启应了一声,顺手扯开了内裤。

    屁股一阵凉意,「喂!」唐嫣然作势要坐起来,被苏启一手压住。

    「躺好。」他威信十足地命令道,唐嫣然委屈地躺了下去。

    他的手在她弹性十足的臀肉上捏了好几下,随即沿着臀沟往下游移,「她说什么妳就信?」老虎不发威,当他是病猫!

    唐嫣然几乎可以想象到他恼怒的神色,她开始担心受怕了,「我没有。」

    「哦?妳确定她的话完全没有起作用?」他不信地反问。

    有啦、有啦,有那么一丁点作用啦!

    当他的指尖轻触着她的花珠,她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才要说出口的解释也哽在喉咙里,赶紧求情,「苏启、苏启,你先让我起来,我们慢慢讲啦。」

    他的食指突地挤进她的花 穴 中,她难受地蹙眉,他徐徐地说:「我不想听。」罪名已经一成立,再多的供词都没有用,除非有证据证明她是清白的。

    唐嫣然在心里呜呜然,「你不要这样,我……」她有点怕,她看不见他的表情,身体却被他触摸着。

    光听他的声音,她以为他很生气,但这也只是她的猜测,无知的惧怕攫住她的心脏,心理的紧张透到了四肢百骸。

    苏启感觉到她的害怕,嘴边扯开一抹笑,凑近她的耳朵轻声道:「妳这么不相信我,我很难过。」

    唐嫣然单纯地信了他的话,紧张万分地摇着头,「不是这样,我……啊……」

    抓着被单的手突然握紧,唐嫣然难受地皱着脸,下身的男性手指在她的体内蠕动着,一下一下地刮划着她的花壁,她的体内一阵一阵激烈的收缩。

    他再轻插一指,对她耳语,「以后还敢不敢耳根子这么软?」

    闫婷婷那个女人自然是不会对他说什么,只是她一副想倒追他的模样,让他确定这个女人确实是干了什么,否则她怎么会这么肯定他现在正被唐嫣然冷冻着。

    他记得闫婷婷想要向苏氏推销她家的采购计划,哼!她以为放了火就不用付责任吗?

    「不会了、不会了。」她不打自招,已经承受不住这甜蜜的折磨。

    苏启伸出舌尖轻舔着她娇小可爱的耳廓,一口含住她的耳垂细细地吮着,柔柔地啃着。

    「苏启……」她闭上眼睛,整个人被他撩拨到了顶峰。

    「想要了?」苏启的眼望着她迷蒙的神情,眼底染上了之色。

    唐嫣然轻咬着唇,好半天才吐出一句,「把手机关机。」

    苏启顿时爆笑,唐嫣然羞得将头埋进枕头里,不敢瞧他。

    他依言将手机关机,褪去衣服,顺便将她上半身的衣服脱掉,将她抱在怀里,「屁股还痛不痛?」他的手放在她的臀上。

    唐嫣然摇摇头,「不痛了。」她的手绕上他的脖颈,将小嘴送到他的嘴边。

    苏启一口含下,重重地吻着她柔嫩香甜的嘴,越是如棉花糖柔软,越是能激发男性的野性,唐嫣然被吻得喘不过气,别过头轻喘一口,随即又被他尾随而来的热吻给吞噬。

    许是一段时间没有欢爱,他们同样很激动,唐嫣然甚至感觉不到他抓住自己胸部的手,是多么地用力,只觉得又痛又舒爽。

    他将她又白又细的腿环上自己的腰,以坐姿缓缓地进入她的体内,她的身体半湿半干,他甫一进入便被她咬得紧紧的。

    「嗯啊……」她在他的耳边难耐地喘着。

    他的手分别搭在她两边臀瓣上,将她不断地重重压向自己,火热的欲 望像是进入了一个神秘的隧道,又窄又悠长。

    唐嫣然全身泛着一层艳丽的粉色,脸颊两团红晕更是娇艳,衬得她熠熠生辉,苏启惊艳地离不开她,他的窄臀一进一出,每一次都能带出惊喜的春水。

    叮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两人同时看了对方一眼,「是妳的。」苏启咬着牙,额上青筋微浮,他正尽兴中,无法被打断。

    唐嫣然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去,她死死地攀住他的脖子,身体随着他的进出上下起伏着,身体的欲火燃烧得她像身在火中,而他是她唯一的水源,「不要理。」

    似曾相识的对话又一次上演,「响了很久了。」苏启带着笑,下身挺动的力道丝毫没有减弱,反倒有加强的趋势。

    「啊……」花 穴 某处柔软的一块被他侵占着,她溃不成军地颤着嗓子,「谁啊,不理。」苏启顿时满意了,一个下压将她锁在身下,「乖女孩。」

    这样听他的话,这样为他动情,这样为他所爱,他捧住她水蜜桃似的臀,展开一连串甜蜜的攻击。

    墙角的手机被摔得稀巴烂,唐嫣然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偷偷地笑了,最后她的手机响得实在烦人,被苏启摔坏了,身体有一种欢爱过后的舒畅感,让她瘫着身子一动不动,她慵懒地闭着眼睛。

    浴室的门打开,苏启走了出来,他擦干湿漉漉的头发,走到唐嫣然身边看着她假寐的脸庞,他俯下身子亲了亲她的嘴。

    「该起来吃饭了。」

    「不要,好累。」她想躺着不想动。

    他低低地笑了,「我叫外卖。」

    「嗯。」她现在不会反对叫外卖,因为苏启只会做早餐,而她想吃白米饭,可她没有力气起来做。

    苏启着上身,下身围着浴巾,拿起手机开机,一连串相同的号码出现在他的手机屏幕上,他打了回去,「喂,大哥。」

    大哥?唐嫣然睁开眼,仔细听他的对话对象是她的大哥还是他的大哥。

    「嗯,不好意思,大哥,我们刚才有事。」

    唐嫣然立刻知道是自己的大哥,她的大哥才会这么婆妈,她软绵绵地坐了起来对他眨眨眼,苏启摇摇头,对着唐巍然说话,「什么事情?没什么事。」

    苏启看向唐嫣然,她的脸上顿时冒热气,要死,大哥问这么仔细干什么!

    「大哥,我知道了,晚上的聚餐我们会去的,再见。」

    唐嫣然一看他放下电话,就追问道:「刚刚的电话是大哥打的?」

    「是。」

    唐嫣然羞愧地说:「以后还是不要关机了。」

    她的话引得苏启发笑,「我订外卖,等等吃了饭、睡一个觉,我们再去跟大哥聚餐。」

    「嗯。」

    苏启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脸的宠溺。

    唐嫣然打了一个呵欠,躺在床上,「外卖到了叫我,我再瞇一会儿。」

    苏启轻声站起来走出卧室,糖果立刻跟在他的身边,他揉了揉糖果的头,从柜子里拿出狗粮替牠加满,「喜欢这里吗?还是我那里更舒服吧。」

    糖果似是听得懂人话,高兴地摇了摇尾巴。

    苏启又拍了糖果好几下,在客厅吹干了头发,叫了外卖,蹑手蹑脚地走回卧室,唐嫣然如睡美人一般沉睡着。

    他柔情地笑了,掌心里亮出一枚闪亮的钻戒,他在床边坐下,温柔地套进她的指头,大掌轻抚着她的额头。

    不管她想他怎么追,她都是他专属的甜心蜜糖,逃不开了。

    【全本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全本小说阅读网(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